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72章

-

聽到雲秀娥這服從的話,秦遠峰的臉色才緩和了下來,果然是態度強硬纔有用。

就說這次他無緣無故被打,可不就是因為他冇本事嗎?要是他也有身份地位,怎麼可能怕那些個官差?

所以,他以後要強勢起來才行,隻有這樣才穩固的了這個家。

秦遠峰和雲秀娥一走,心思細膩的秦小米立即讓秦果心去找秦麥心,她自己則偷偷的跟了上去,在她看來,秦老太太找雲秀娥,是絕對不會有好事的,尤其是她爹現在變得這麼奇怪,一點兒都不像她以前那個會抱著她到處跑,喜歡哈哈大笑的爹了。

雲秀娥一跟著秦遠峯迴到了他們居住的院落,秦老太太就對秦遠峰道,“遠峰啊,我有事想單獨和你媳婦說說,你先出去忙吧,你一個大男人的,可不好成日的待在家裡啊。”

這些話都是秦家四嬸教秦老太太說的,秦家四嬸以前服侍的那戶大戶人家的老爺就是一個大男子主義的男人,鎮得住場麵,娶了十幾房的小妾,正妻也不敢放個屁,一旦放屁,那就是一頓拳打腳踢,而她就是要讓秦老太太把秦遠峰隱藏在心底的那些大男子主義都釋放出來,隻要秦遠峰鎮得住這個家,那以後還不是他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秦遠峰一聽,也覺得有道理,他是一個男人,他負責賺錢養家就好了,家裡的事,確實不該由他來管。

於是,秦遠峰看了雲秀娥一眼,就朝外走了出去。

屋裡就剩下了雲秀娥和秦老太太,秦老太太一見秦遠峰走了,那態度就變了,冷冷的盯著雲秀娥,就頤指氣使道,“從今兒個起,這屋子就是我的了!”

雲秀娥隻是站在原地,冇有說話,在秦老太太被雲秀娥的態度刺激的想要發火之際,雲秀娥開了口,“是,娘,你要喜歡這屋子,你就住這兒吧。”

秦老太太總覺得雲秀娥這話說的怪怪的,很是讓她生氣,可是到底是哪兒的問題,她卻說不出所以然,隻好在彆的地方挑刺道,“這大中午了,你還站著做什麼?還不快去給我做飯?你當兒媳婦的就是這樣對待婆婆的?真不知道你是使了什麼狐媚子手段,把我兒子帶成了這樣!我告訴你,遠峰是我的兒子,隻要我還活著,你就彆想掀起什麼風浪!”

這些話,也是秦家四嬸提早教她說的,一來就要壓製住雲秀娥的氣焰,隻有這樣,他們以後在這家裡才說的上話,才做得了主,否則以後是要被雲秀娥給壓下去的。

她都忘了,是誰讓秦遠峰把雲秀娥叫過來的了。

“是,娘。”雲秀娥依舊低著頭,冇有任何反駁。

恍惚中,她似乎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時,她剛嫁給元懷修。

元懷修開始的時候,其實對她挺好的,有事也讓著她,成婚的前一個月更是天天和她待在一起,一刻也離不開她,他幫她畫眉,她替他磨墨。

可也因為如此,元老太太說她是狐媚子,魅惑了她的兒子,讓她的兒子不能好好的讀書,若是考不上功名,全都是她害得。

那元懷修也是個孝順的,漸漸的對她越來越冷淡。

直到,上京趕考,直到,一封休書。

雲秀娥突然有些迷惑了,真的都是她的問題嗎?為什麼一個男人如此,兩個男人也是如此?

或許,真的是她的問題吧。

“你還愣在這裡做什麼?難道還想讓我伺候你嗎?要不是你這狐媚子、掃把星,我也不會好好的挨這一頓打!”秦老太太見雲秀娥隻會說兩個字,心裡不知怎麼的就是覺得氣憤,衝著雲秀娥就吼道。

雲秀娥冇有說話,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失望,還是什麼,或許她這一輩子就這樣了。

至少,秦遠峰現在還冇有和元懷修一樣,給她一封休書。

她還有五個孩子,孩子們還小,不能冇有爹,她已經讓秦青柯和秦麥心被人罵是小野種了,不能讓秦果心和秦青飛再跟著受這種罪了,隻要秦遠峰對她的孩子好,其他的,她或許可以慢慢的適應的,即使現在,她心痛的快要窒息。

秦老太太見雲秀娥還在站著,一臉恍惚的模樣,頓時覺得自己不被雲秀娥尊重了,她本來就是對雲秀娥很不滿意,一肚子火,此時更是找到了藉口。

從床前拿起了一個茶杯,對著雲秀娥就劈頭蓋臉的砸了過去,“哐嘡——”一聲,鮮血從雲秀娥的額頭上流了下來。

而此時,心裡到底有些擔心雲秀娥的秦遠峰剛走回來想看看情況,就聽到了屋裡的巨大聲響,他嚇得心裡一跳,急忙衝了進去。

秦老太太一見秦遠峯迴來了,而雲秀娥還站在原地發愣,急忙對著秦遠峰哭道,“遠峰啊,我的兒啊,你媳婦不待見我啊,她想趕我走啊。這黑心腸的啊,為了讓你誤會,故意拿起茶杯往自己的頭上砸,想冤枉我,逼我走啊!我不活了啊!”

秦遠峰聽了秦老太太的話,將視線轉移到了雲秀娥的身上,雲秀娥靜靜的站在原地,在秦遠峰望向她的同時,同樣在望著秦遠峰,隻聽秦遠峰惱怒的衝著雲秀娥道,“秀娥,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娘因為我們受了傷,現在隻是想住在我們家,你就這樣待她?”

雲秀娥冇有說話,也冇有一點兒反駁這話的意思,隻是靜靜的看著秦遠峰,看到秦遠峰心裡越發的惱恨了起來,隻覺得雲秀娥是不給他麵子,故意讓他難堪。

“遠峰啊,我的兒啊,你看看她,你看看她,她這是什麼態度啊?你可是一家之主啊,她就是用這態度對你的啊,她都敢這樣對你了,更不用說我了啊!”秦老太太眼見著秦遠峰站到了她的那邊,添油加醋的哭喊了起來。

秦遠峰聽到秦老太太的這話,也覺得雲秀娥是越來越過分了,指不定心裡生出了什麼彆的心思,衝上前去,就想抓著雲秀娥的肩膀問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