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74章

-

但是,從今天開始,他不會再教秦遠峰任何武功!

若是可以,他真的想將他以前交給秦遠峰的,全部收回來!

秦青柯很快就跑了回來,帶回了秦麥心所需的東西,秦果心在這時也走到了屋裡,看到雲秀娥和秦小米的模樣,她忍不住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但看到秦麥心還在忙著救治兩人,她硬是懂事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就是眼淚不停的往下掉。

一盞茶後,秦麥心將秦小米的手指接好,用短竹片固定了回去,和雲秀娥一起被帶到了隔壁的房間,讓秦果心照顧著,屋裡就剩下了秦老太太、秦遠峰、冷然、秦青柯、秦麥心五個人。

秦遠峰看著秦麥心處理著這些事的這段時間,一直處在心神恍惚的階段,他隻是想在秦老太太的麵前有麵子一點兒,讓雲秀娥和秦小米順著他點,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為何就變成了這樣。

秦麥心現在已經冷靜了下來,若是剛進來的時候,她指不定會衝上前去,管他是爹還是爺爺,都給他兩巴掌,但如今她冷靜下來,隻是靜靜的望著麵前的秦遠峰,掃了秦老太太一眼道,“爹,我再喊你一聲爹。其他的,我不問,也不想知道。我隻問你一句,你是不是想把奶奶留在這裡?要是的話,從此以後,我再也冇有你這個爹!”

“麥兒,你……”秦遠峰因為秦麥心的這句話而詫異的張大了嘴巴,什麼叫從此以後都冇有他這個爹?

“第二次了!我說過,彆再讓我知道有第二次,否則,我會采用我的辦法解決問題!”秦麥心拚命的咬住了牙齒,握緊了拳頭,隻有這樣,她才能控製住不對秦遠峰出手。

“麥兒,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秦遠峯迴過了神,在驚愕過後,覺得秦麥心的話很不像一個孩子該說的,而且這話明顯就是在威脅他!

“字麵上的意思。一句話,是留她,還是留我?”秦麥心一動不動的盯著秦遠峰臉上的變化,要不是看在她娘和她弟弟妹妹的麵子上,這個男人在她的心裡算個屁!

前世,她對他毫無感情,更冇有虧欠到他的頭上,就算是這輩子真的要還債,也還不到他的頭上!

秦遠峰再也保持不了冷靜,冷下臉,就對著秦麥心警告的說道,“麥兒,我是你爹,她是你奶奶!”

“是嗎?爹,你還知道你是我爹啊?”秦麥心冷笑道,“我爹可是從來不會打我孃的,也不會把大姐的手指弄斷的。”

“我爹很好的,他經常下廚房去給我們做吃的,每天很勤勞的種田,就為了讓我們過的好一點兒。你還是那個人嗎?不,你不是。”秦麥心聽到秦遠峰的這句話,笑著搖了搖頭,她現在真的是累的氣的失望的連發火的力氣都冇有了。

秦遠峰被秦麥心的話說的噎了一下,但隨即想到他現在也是每天早出晚歸的出去工作,銀子還比以前賺的多,不就是想讓家人過得好一點兒?

秦麥心隻不過是一個什麼都不會乾,隻知道出去玩兒,知道吃飯的孩子,知道些什麼?

秦麥心看出了秦遠峰臉上的排斥和不滿,淡淡的問道,“爹,你覺得我說的不對嗎?”

“總之,這個家裡,我纔是一家之主,事情我說了算!麥兒,就算你不叫我爹,我也還是你爹!而且,你奶奶也絕對不會走!”

“很好!”秦麥心揚起唇角,勾勒出了一抹笑意,回頭對著秦青柯斬釘截鐵的道,“哥哥,你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了。”秦青柯的視線落在秦遠峰的身上,冷若冰霜。

“冷叔叔,麻煩你把這幾個和我們家無關的東西,丟出去!”

“麥兒,我是你爹!你這是大逆不道的行為!”

“大逆不道?嗬……冷叔叔,現在,你就將他們給我丟出去!從今以後,我們家再也冇有他這個人!”

“麥兒!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秦遠峰見秦麥心態度如此強硬,心裡不悅到了極點,衝著秦麥心就咆哮了起來,但在看到冷然真的朝他走了過來,準備對他動手時,他還是有些緊張的倒退了一步,“冷然,你彆忘了,我纔是秦家的一家之主,你不過是個外人,這段時間,要不是我們,你早不知道去哪兒了!”

秦遠峰以前汗冷然都是喊冷師傅的,現在直接叫起名字了,還真是長進了不少。

可惜,不管他說什麼,叫什麼,冷然想要做的,都冇人能阻止的了!

秦遠峰和秦老太太全都被冷然給丟了出去,就連秦家四嬸一家也跟著被丟了出去!

“秦麥心,你這個小野種!你還當我是你的奶奶嗎?你這大逆不道的小野種!你這雜種!”秦老太太氣的站在門口潑婦罵街似的破口大罵。

秦遠峰站在門口握緊了拳頭,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秦麥心居然會叫冷然將他趕出來,他做錯了什麼了?他不過是想讓雲秀娥和秦小米聽話點兒,他有什麼錯?

要不是她們擋在他的麵前,不給他一點兒麵子,他會失手誤傷了她們嗎?

秦家四嬸一家更是氣得怒火中燒,她們剛進了秦府,結果屁骨還冇坐熱就被趕了出來,怎麼可能不生氣?

秦家四嬸瞧了秦遠峰一眼,走到了他的麵前,對著他嗤笑道,“我說大哥啊,她們還當你是家人嗎?竟然這樣對你!”

秦家四嬸見秦遠峰因為她這話,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了起來,轉變策略,歎了口氣,甚是可惜的道,“大哥啊,我當初就是瞧你太軟弱了,纔不願意讓遠方靠近你的。你瞧瞧我們家遠方,在外頭,我可都是聽他的的。”

秦遠方聽到這話,望向了自幾的媳婦,他明知道自己的媳婦在睜眼說瞎話,可看到秦家四嬸給他使的眼色後,還是ti

g著xio

g脯,對著秦遠峰道,“是啊,大哥,在外麵你四弟妹可都是聽我的!”

秦遠峰的心情本來就不好,要是以前這些話在他的心裡還能產生潛移默化的作用,可現在他隻覺得煩躁,覺得秦家四嬸和他的四弟秦遠方是在嘲笑他,忍無可忍的就對著秦家四嬸和秦遠方吼了一聲,“你們都給我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