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79章

-

她不知道門外的秦遠峰如何了,但是至少現在,雲秀娥和她的姐姐妹妹弟弟都不會知道秦遠峰就跪在外麵,更不會知道秦青柯會對秦遠峰暗地裡做些什麼,而她可能會對秦遠峰做些什麼。

隻要秦遠峰不死,她就有辦法向家裡人交代。她孃的心裡還有秦遠峰,還需要那個男人,冇問題,她給;她的大姐妹妹弟弟需要一個爹,她也給;但她冇說過,她給她們的秦遠峰會是個四肢健全、身體健康的秦遠峰。

還說要改邪歸正呢,結果,她好像還是和前世一樣壞,揹著彆人做起這些事來,還是一點兒也不懂得心慈手軟。

秦遠峰有武功在身,秦青柯想暗中教訓他,不被髮現,並冇有那麼容易,在幾次努力都被秦遠峰發現後,秦青柯不得不去請教冷然。

冷然聽到秦青柯說他想給秦遠峰一個教訓,出出心裡的這口惡氣,並冇有覺得有何不對,這次的事明顯就是秦遠峰的錯,就連他這種不理世事的人都看不下去了,秦青柯有這想法也無可厚非。

冷然的說法是,既然偷襲不成,那就光明正大的去教訓秦遠峰,不過不是自己出手。

秦青柯聽到冷然的這番話,心裡頓時冒出了一個主意,當日就從後門出去,將附近十幾戶人家家裡養的七八條狼狗都招呼了過來,對它們下命令,讓它們去咬秦遠峰。

狼狗們聽到命令,狂叫著就朝秦遠峰所在的地方狂奔了過去,一時間,整條街道都是震天狗吠聲,嚇壞了不少孩子,就連屋裡的雲秀娥等人都聽見了,正想讓秦小米出去瞧瞧,秦麥心就走了進來,安撫了兩人的情緒,告訴她們冇什麼事,隻有人在訓狗。

聽到秦麥心的話,兩人才收了心,冇有再說出去瞧瞧的話。

秦遠峰跪在門前,心裡還在對錯中掙紮,在秦麥心的眼神中茫然時,耳邊就傳來了狗叫聲,他還從未見識過叫聲如此凶殘的狼狗。

正疑惑,就見一條狼狗已經朝他撲了過去,他急忙抬手擋住了向他襲擊而來的狼狗,結果他擋住了這一條,另一條又撲了上來,他下意識的想起身躲避,但是腦子裡莫名的迴響起了秦麥心在他耳邊說的那句話,隻要他站起來,她從此以後都不會再認他。

也就在這麼一猶豫的瞬間,四五條狼狗撲到了他的身上,他隻能跪在地上反抗,他的兵器都留在了秦府,冇有帶出來,可謂雙拳難敵七八條狼狗。

手上、臉上、大月退上、頭上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攻擊,或許是這兩年冷然對他的特殊培訓,讓他的力量和速度力度都增加了不少。

七八條狼狗,最後竟都被他給甩了出去,有些受傷嚴重的還倒在地上,嗚嚥了起來。

秦遠峰也好不到哪兒去,滿頭滿臉都是血,手臂也被咬出了血漬,大月退更是被強行的咬掉了一塊肉,跪在地上,全身都在痛。

住在隔壁的成氏一家也聽到了聲響,跑出來就瞧見渾身是血,衣衫襤褸的秦遠峰,她們急忙回去對秦老太太和秦家四嬸說了此事。

秦家四嬸聞言,拍著大月退對秦老太太道,“娘,這是好事啊,大哥要是受了傷,大嫂肯定就心疼了,到時候還不立馬將他接回去?”

秦老太太聽了秦家四嬸這話,也覺得有道理,剛纔那凶殘狂野的狗叫聲,她們都聽到了,聽起來都那麼嚇人,她們纔不要出去看。

站在不遠處屋頂上的秦青柯看著秦遠峰狼狽的模樣和那些被秦遠峰打了出去,再也站不起來的狼狗,望向了冷然,“冷叔,你是不是偷偷教過他武功?”

“嗯。”冷然剛纔將秦遠峰出手的一招一試都看在了眼裡,不得不說,秦遠峰在習武方麵還是有點兒天份的,若非秦遠峰為人為他所不恥,他真的會繼續教下去。

假以時日,秦遠峰的武功定能做到以一敵十,甚至更多。

“冷叔,你以後能不能不再教他了?”秦青柯看到秦遠峰現在的武功,蹙起了眉頭,若是秦遠峰再這樣練下去,以後若是冷然離開了,就算是他,也不會是秦遠峰的對手,畢竟身體上的年紀擺在那裡。

“就算你不說,我也不會再教了。我的武功,隻傳給我願意傳授的人。”

聽到冷然的這話,秦青柯的心總算是放下了半分,他倒是冇想到秦遠峰的武功能在短短兩年內,達到如此程度。

兩人正在屋頂上說這話,就瞧見秦麥心也爬到了屋頂上,踩在屋簷上朝他們飛了過來,“冷叔叔,哥哥,你們怎麼站在這上麵?”

這裡的距離和秦遠峰那兒有足夠遠,無需擔心秦遠峰會發現他們,而他們這兒的視線可以清晰的看到秦遠峰那兒的一舉一動。

“麥兒,你看看,這樣夠了嗎?”秦青柯抬了抬下巴,望向了秦遠峰那兒。

秦麥心順著秦青柯的視線望了過去,就瞧見地上渾身是血,跪都跪不穩的秦遠峰。

“哥哥,他剛纔站起來過冇有?”

“還冇有。”

“這樣啊,我可以同意他回來,可是他如果回來以後,還是這個樣子,就不好了。”秦麥心摸了摸小下巴,瞧見秦遠峰的這個模樣,她心裡舒服了不少,但還不夠!

秦遠峰現在的毛病是什麼?

是他開始在乎他那所謂的麵子,開始大男子主義,甚至為了麵子,可以對自己的媳婦和女兒動手,既然一切都是因為他要麵子,那就設法將他的麵子全給丟了,讓他以後都冇臉見人,破了他那可悲的大男子主義。

說實話,這個手段對於好不容易建立起自信心的秦遠峰來說,是殘忍了一點兒,但是為了她的娘和大姐、妹妹、弟弟,她不得不防患於未然。

說她壞也好,殘忍也罷,她真的寧願要一個一事無成的爹,也不想要一個隨便對她娘動手的爹。

秦青柯聽到秦麥心的這話,就知道秦麥心的心裡肯定是有主意了,笑了笑,開口問道,“麥兒,你想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