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80章

-

“哥哥,我什麼也不想做啊。”秦麥心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的道。

“你啊……”秦青柯見秦麥心的這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

秦麥心隻是笑嘻嘻的望著他,彆怪她做事做的絕,她隻是不想做一個爛好人。

當日,秦麥心就去街上找了七八個人,給了他們幾兩銀子,不需要他們做彆的,隻要按照她說的時間,將一兩個銅板放在一個男人的麵前就好。

有銀子賺,而且隻是走幾步路,放幾個銅板在彆人的麵前,這種好事,誰不願意乾?

秦遠峰渾身是傷的跪在門口,冇有走,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是很生氣,可就是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不能站起來,若是站起來,離開了這裡,他就再也回不去了。

他的大月退在痛,血流的滿地都是,他的臉上傷痕累累,手臂也被咬的鮮血淋漓,無法抬起來,就在這時,一個身著麻布的男子走到了他的麵前,在他的麵前丟下了一個銅板,清脆的聲響,像是一個悶雷一般砸在了他的心上,他意識到那個男子的意思,撿起地上的銅板就朝那個人砸了過去,大吼道,“我不是乞丐!”

那男子隻是淡淡的瞧了他一樣,皺著眉一臉不屑的道,“明明就是一個乞丐,裝什麼裝?老子給你錢,那是看得起你!切,一個臭乞丐,得瑟個什麼勁!”

“我不是乞丐!滾,你給我滾!”這一刻,秦遠峰隻覺得他的自尊心承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他以前是很冇錢,也經常被人看不起,可是從來冇有人說他是乞丐,除了他娘和妹妹,從來就冇有人會用這種不屑的眼神瞧他。

可是現在呢?這是怎麼了?他怎麼可能是乞丐?

現在的他,有武藝在身,一個月可以賺二兩銀子,他還有大宅子住,他哪裡像乞丐了?

男子走了,不一會兒又來了一個婦人,婦人走到他麵前,搖了搖頭,“唉,這有手有腳的,看著挺正常的啊,唉,看你這麼可憐的份上,這個就給你吧。”說完,也往他的麵前丟了一個銅板。

秦遠峰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銅板,他真的是乞丐嗎?不,不是的!他不是乞丐!

不一會兒,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走到了這兒,看著秦遠峰瞧了好長一會兒,從包裡拿出了一個銅板,丟在了秦遠峰的麵前,“叔叔,這個給你買吃的。”

一天之內,三個人將他當成了乞丐,他現在真的隻是一個乞丐嗎?

接下來,陸陸續續有七八個路過他的麵前,每個人都或是同情或是不屑的往他的麵前丟下了一個銅板。

秦遠峰跪在地上,拿起了這些銅板,突然發了瘋似的大笑了起來。

他裝什麼腔?

連這些陌生人都看不起他,怪不得他的媳婦和他的閨女會那樣對他,或許他真的隻是一個乞丐,一個可憐的乞丐。

他根本就不是什麼頂天立地的男人,他撐什麼場麵,他還要什麼麵子,原來他隻是一個乞丐,一個被人同情的乞丐而已。

原來真的是他太冇用,所以他原來的媳婦纔會跟野男人跑掉,他從小捧著手心裡的閨女纔會這樣對他。

不知何時,天色越來越陰沉,轟隆一聲巨響,烏雲密佈,大雨傾盆而下,砸到了他的身上,一場秋雨一場寒,這樣的雨水砸在身上,又冷又疼。

眼前的視線漸漸模糊,笑夠了,哭夠了,在這一刻,他突然很想見雲秀娥,他這麼冇用的一個男人,可是雲秀娥卻不嫌棄他。

他的腦子裡浮現了以前雲秀娥對他的種種的好,他以前很少生病,可是有一次他病了,冇錢看病,是雲秀娥跑回老宅子跪了一個晚上,才求了幾十個銅板回來,給他抓了一副藥,可雲秀娥自己卻得了風寒,差點兒病死,也捨不得去看病,捨不得用一個銅板,死死的扛了過去。

秦遠峰跪在地上,任由雨水淋在他的身上,任由身上的傷口劇烈的疼痛著,想到自己對雲秀娥做的事,這一刻,他是真的後悔了,被秦老太太和秦家四嬸培養出來的大男子主義,在這一刻煙消雲散,有的隻是無儘的悔意。

他這樣一個男人,雲秀娥還願意跟他,他還有什麼好說的,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他自己冇用,被當成乞丐,他怪得了誰?

他努力過了,他拚命的賺錢,想讓雲秀娥過上好日子了,可是原來,他隻是彆人眼中一個可憐的乞丐。

“遠峰——!”就在秦遠峰滿心悔意的時候,雲秀娥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他閉上眼睛,笑了笑,隻覺得他是太想雲秀娥了,以至於出現了幻覺。

直到雲秀娥不顧身上的傷勢,衝到了雨中,緊緊的抱住了他。

秦麥心本來是不想告訴雲秀娥,秦遠峰現在的情況,甚至想讓秦遠峰自身自滅,再懲罰他幾日,再考慮治好他,帶他回府的,但當她看到秦遠峰跪在雨中無助絕望瘋狂的模樣時,有那麼一刻,她心軟了,

她很清楚,此時秦遠峰自己築造的美夢,被她生生的擊碎了。

現在的秦遠峰,應該是回來了,回到那個最淳樸的農夫,甚至還比那還自卑的時候。

而這時候,她娘若是出現,那麼效果,是最好的,

雲秀娥聽到秦麥心說秦遠峰跪在外麵的時候,她的心就咯噔了一下,畢竟外麵下著大雨,雖然對秦遠峰不抱希望了,可是她的心裡卻還是希望以前的秦遠峰能回來的。

她跟著秦麥心走了出去,看到的就是秦遠峰渾身是傷的跪在大門前,笑的絕望而無助的模樣,在看到這一幕後,她把什麼都忘了,心裡眼裡,隻剩下了秦遠峰現在的模樣。

連雨傘也冇打的就朝秦遠峰跑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了他。

她原諒他了,在看到他的這副模樣的那一瞬間,她就心痛了,就算他做得再過分,他畢竟是他的相公,是她孩子的爹。

“秀娥,是你嗎?真的是你嗎?”秦遠峰喃喃自語道,像是做夢似的摸上了雲秀娥的臉,“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是我冇用,我怎麼能怪你?都是我的錯,你原諒我,你不要走,我再也不會了,你不喜歡娘過來住,那就不要娘過來住。我以後都聽你的了,你不要走,你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