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82章

-

魏康宗看了她,就覺得倒胃口,直接將她衣衫不整的拖到了院子裡,對著下人道,“這女人賞給你們了,玩完了,給我把她賣到女支院去!彆再讓我瞧見她!”

秦家小姑聽到這話,陡然睜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望著魏康宗,在瞧見魏康宗真的將她丟下,轉身就走時,她不顧身上的傷痛,連滾帶爬的爬到魏康宗的麵前,抱著他的大月退哭著哀求道,“爺,你彆這樣對我,我求你了,我可以幫你做很多事的,我知道那個小野種義父的名字,你救我,我早晚會想起來的,我肯定會想起來,他叫什麼名字的。”

魏康宗聽到這裡笑了起來,彎腰,掐住了秦家小姑的下顎,冷笑道,“你真以為我現在還想知道?我告訴你,是你自己爬上我的榻的,是你自己要跟我回來的。你彆怪我,要怪就怪你有一個好大哥,要不是他,我還真看不上你呢!”

魏康宗說完,一腳踹開了秦家小姑,轉身就走了出去,將秦家小姑留給了他身後那些豺狼虎豹似的家丁,任由那些家丁處理了。

秦家小姑還沉浸在魏康宗的話中,訥訥的跌坐在地上,那些浴霍焚身的家丁就已經撲了上來,將她原本就破爛的衣物,全都撕爛的丟了出去。

一個、兩個、三個,秦家小姑一開始還拚命的掙紮,大叫,可慢慢的,隨著在她身上發泄的男人越來越多,她的身體已痛的開始麻木。

心裡,腦子裡,隻剩下了一個念頭。

秦遠峰,秦麥心,都是他們,都是他們!

要不是他們,她現在還在秦家老宅子裡等著嫁給有錢人!

秦遠峰,你不得好死,秦麥心,我要讓你比我痛苦一百倍,一千倍!

等到魏府的一群男人在秦家小姑的身上發泄過後,秦家小姑隻剩下半條命了,看著這樣半死不活的女人,他們也冇興趣再玩第二遍,直接將她拖到了女支院,結果女支院的媽媽一瞧見秦家小姑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隻答應給半兩銀子,否則就讓那些家丁拖回去。

半兩就半兩,至少也是銀子。

就這樣,秦家小姑被以幾十個銅板的價錢賣給了女支院,開始接客,每天無休止的接客,而她接的客人都是最低等的,發泄一次隻要二十個銅板,誰讓她長得實在不怎樣,高等的客人根本就看不上她,而大多數時候,都是一個男人拉著她,隨便找個地,脫了褲子,就發泄的。

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過了多久,她的心裡隻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要報仇,要回去報仇,要讓秦遠峰不得好死,要讓秦麥心難過一輩子。

轉眼,又是一年,春節到了,家家戶戶都掛上了紅燈籠,貼上了年畫,開始慶祝新年的到來,和以往一樣,大年三十吃年夜飯,大年初一去拜年,唯一不同的是,今年秦遠峰冇有要求去秦家老宅子拜年,而秦老太太和秦家四嬸再來找他,他甚至是躲起來,不願意見她們。

秦老太太和秦家四嬸很是疑惑,但隻以為是秦遠峰想暫時順著雲秀娥的意思,才故意和她們保持距離的,想著秦遠峰再次得到了雲秀娥等人的承認,也就不去想那麼多了。

除了這件事,秦老太太還有一件事,一直卡在心頭,那就是秦家小姑的事,秦家小姑說了,等她在京城裡安頓下來,就會派人來接她去享福的,可是這都這麼多個月了,還是一點兒訊息都冇有。

她有時候,甚至懷疑,秦家小姑是自己在京城裡過上了好日子,覺得她這個農村裡的娘帶出去會被人看不起,而故意不和她聯絡,想把她這個做孃的給甩了。

想到這裡,秦老太太忍不住對著秦家小姑就是一頓臭罵。

轉眼開了春,秦麥心八歲了。

在秦麥心思考著這新的一年裡,該做些什麼的時候,原本寂靜的秦府,因為一個人的到來,而變得不平靜了起來。

而那個人,不是彆人,正是……

清明時節雨紛紛,隨著距離清明時節的日子越來越近,司馬林縣的各地也開始降起了紛紛細雨,清明掃墓是自古以來的習俗,有些遠離家鄉的人也會在這個時節回鄉來掃墓。

八歲,前世人生的轉折點,秦麥心就是在這年遇到了獨自回鄉掃墓的元老爺子,幾個月後,被他帶去了京城,從此成了一個身份尷尬的丞相千金,而這年,同樣也是青城被封給司馬淩昊的年份,更是她未來姐夫出現的年份。

秦麥心望著那些順著屋簷劈裡啪啦落下的雨點兒,心情漸漸的低沉了下去,她最先要做的,就是去前世和遇到元老爺子的那個地方,這次不是為了讓元老爺子知道她的存在,將她回去,而是,她想對這個老人家儘點孝心。

前世的元老爺子對她很好,是元家那些人中,待她最好的一個人。

元老爺子一點兒也不喜歡被元家眾人捧在手心的元蕊霜,相反的,對她和她的哥哥卻是極好的,心裡隻承認他們兩個纔是元家的長孫嫡女。

元老爺子以前是縣城裡的大夫,自家開著一家醫館,在這司馬林縣的名聲是出了名的好的,現在若是在彆人麵前提起他,彆人還是豎起大拇指稱讚。

隻可惜,他娶了一個刻薄自私、愛慕虛榮、嫌貧愛富的媳婦。

元老太太以前是大家千金,吃的用的都是數一數二的,直到家道中落,纔不得不嫁給了看起來忠厚老實的元老爺子。

兩人膝下隻有一兒一女,兒子爭氣,考中了狀元,將他們全家都接去了京城,閨女跟去京城後,也水漲船高,嫁了一位三品大員。

元老爺子這輩子自認為對得起天,對得起地,可唯有一個人,是他對不住的,那個人便是雲秀娥。

雲秀娥被休棄的時候,元老爺子並不知道。

那時候,外縣有個病人,需要醫治,他帶著藥物就趕去了過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兒子考中了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