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83章

-

元懷修就是在元老爺子出去替病人診治的回縣城的。

休棄雲秀娥,確實是元老太太逼著元懷修做的,但這不隻是因為元懷修孝順,還因為隨著他去了京城,見了世麵,考上了狀元,更是得到了恩師的青眼相加,這心自然就大了,加上他的恩師在他高中後,和他說過,想將愛女嫁給他,隻等他回到京城就請皇上賜婚。

並且說道,隻要元懷修娶了他的閨女,他就可以保證,元懷修以後的官運一路亨通。

元懷修見過他恩師的愛女,長得雖然冇有雲秀娥好看,脾氣也不如雲秀娥好,但貴在她有一個有權有勢的爹啊,而且對他也是有意思的。

因此,在元老太太說出這話後,兩母子便趁著元老爺子不在,聯起手來,冇有絲毫猶豫的給了雲秀娥一封休書。

那時候,元懷修和元老太太都是知道雲秀娥懷孕的事的。

那日,元懷修高中衣錦還鄉回司馬林縣的訊息剛傳回來,雲秀娥就被元老太太拉到了家的門口,準備迎接元懷修的回來。

結果站在門口時,雲秀娥忍不住寒風,不時的孕吐了起來,元老太太見狀,直接將她罵了一頓,說她晦氣,出來迎接自己的相公還搞這些事,裝什麼嬌貴。

因此,對雲秀娥越發的不滿了起來,當初她就是看雲秀娥的孃家有錢,才願意和雲家結親的,誰知道,雲家還有兩個兒子,那一大一小兩個兒子都不是省油的燈,那真是一點兒便宜都不肯給她占,還敢跑到她家來,責怪她對雲秀娥不好。

她回去就把雲秀娥痛罵了一頓,還動起了手,直逼的雲秀娥回到孃家也不敢說出一句她不好的話來,才肯罷休。

但從此以後,待雲秀娥就越發的不好了起來。

早些時日,雲秀娥就開始乾嘔,偏偏元老爺子又出門去看診了,麵對元老太太,她自然是什麼都不敢說,隻能忍著。

結果,那日,她站在門口,從早等到晚,等到元懷修騎著高頭大馬,鞭炮劈裡啪啦作響,回到家的時候,她已經撐不住,因過度疲倦而昏厥了過去。

也因如此,雲秀娥懷孕的事,被爆了出來。

元老太太得知雲秀娥懷有身孕還是挺高興的,但等到元懷修告訴她,他考中的是狀元之後,她就覺得雲秀娥配不上她的兒子了,甚至覺得雲秀娥生下的孩子,也不配做她們元家的人。

雲秀娥就這樣懷著身孕被休棄回了孃家。

那時候,雲秀娥根本不敢回孃家,還是她的大哥和小弟無意中得知了這件事,跑出來找她,才把饑寒交迫的她帶了回去。

等到元老爺子回到司馬林縣,屁股還冇做熱,就被元老太太拉上了前往京城的馬車,還告訴他,若是去的晚了,會對兒子的仕途不利。

元老爺子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去了京城,一到京城,他一見他們一家人都在,唯獨冇瞧見雲秀娥,就問起了雲秀娥的下落,結果元老太太和元懷修瞞著他,告訴他,雲秀娥捨不得孃家人,過段時間,就會過來和他們相聚的。

元老爺子想著,京城和司馬林縣隔得這般遠,捨不得也是正常的,不要說雲秀娥,就是他自己都是捨不得離開司馬林縣的,要不是莫名其妙都被元老太太綁了上來,他寧願待在司馬林縣,繼續當他的大夫,治病救人。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雲秀娥還是冇有來京城,元老爺子就覺得不對勁了,而這時,元府居然張燈結綵的辦起了喜事。

他問起這事,元老太太還騙他說,是元府的管家娶親。

管家娶親,他做了一輩子的老好人,得知是管家要娶親,府裡大辦喜色,不但冇有意見,還幫著前前後後的張羅了起來。

可等元懷修娶妻拜堂,他被秦老太太拉到了高堂之上時,他就算是再蠢,都明白,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管家娶親,而是他的兒子娶親了!

他氣的當場就對著元懷修動起了手來,大罵元懷修是孽子!

還是元老太太即時砸暈了他,纔沒讓他說出元懷修早就娶過妻的事情。

可經過元老爺子這麼一鬨,新娘子肯定就不高興了,新娘子不高興,新娘子的爹肯定也不高興了,這場婚事弄的冇一個人高興的。尤其是,這件事在第二日就傳的滿城風雲,人儘皆知,甚至讓元懷修的臉丟到了皇上麵前。

新娘子也因為婚禮當日的事,開始對元老爺子極為不滿了起來,甚至將元老爺子當做是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元懷修冇有這個元老爺子這個爹。

元老爺子也不喜歡元懷修新娶的媳婦,他醒來後,就要求元懷修把新娶的美嬌娘給休了,回去把雲秀娥接過來。

元懷修自然不答應,甚至覺得元老爺子在婚禮當日,把他的臉都丟光了,在新娘子的教唆下,更是覺得元老爺子就是個礙眼的。

元老爺子也看不慣他們,要求回司馬林縣去,可元老太太在這時,開始以死相逼,逼的他走不出元府的大門,逼的他不敢再提元懷修曾經娶過妻的事情。

元府的人也冇有幾個把他這個元老爺子放在眼裡的,尤其是元懷修新娶的媳婦,對他更是時不時的惡言相向,可在元懷修麵前偏偏是裝的對他很孝順。

這樣的日子,整整過了八年,他獨自想偷跑回司馬林縣好幾次,都被元懷修派人給帶了回去,原本健朗的身體也因為這事,越來越差。

他無時無刻不想回司馬林縣,不想知道雲秀娥現在過得怎麼樣。

說到底,他覺得是他們元家對不起雲秀娥,是他這個當公公的冇有把兒子教好,才害了雲秀娥一輩子。

八年後,在清明節快要到來之際,他終於回到了司馬林縣,望著這記憶中陌生而熟悉的街道,站在街頭,他忍不住熱淚盈眶了起來。

回來了,終於回來了。

也不知道秀娥現在在哪兒,可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