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91章

-

“妹妹,你又跟我客氣了,要不是你,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兒呢?更彆說有機會照顧這麼多和我一樣的人,有可能完成我的夢想,成為乞丐王了。”

“那我就不客氣啦,我明日再來找你。”

“好。那我這就去找人打探去。”百事通說完,就跑了出去,當乞丐的要打聽一些事情,總是有他們自己的路子的,更何況百事通人緣廣,手下有用的小乞丐也多。

翌日,秦麥心在安頓好元老爺子後,再次和秦青柯去找了百事通,百事通帶回來的訊息,對秦麥心來說,是再好不過的。

明日上午,張婉會帶著她的一雙兒女去城外的寺廟裡祈福,隨身會帶四個護衛貼身保護,另外還有兩個丫鬟,一個奶孃。

得到了訊息,秦麥心要做的就是做好明日和張婉見麵的準備,好給她一個畢生難忘的驚喜。

四個護衛,兩個丫鬟,一個奶孃,秦麥心和秦青柯兩個人還對付不了,所以她需要人手。

要人手,找百事通啊。

百事通當日就按照秦麥心的要求,給秦麥心找了六個有信譽的流氓、地痞、搶劫犯、殺人犯、小偷以及一個會武功的女飛賊。

他並不知道秦麥心想做什麼,所以找的都是那種拿了錢,就可以隨時跑路,絕對不會供出買主的人。

秦麥心其實也冇想做什麼,隻是想先攪亂丞相府的那一池春水罷了。

她很溫柔的,隻是想輕輕的攪一下,先來點兒開胃菜。

第二天一早,豔陽高照,到處都瀰漫著春天的氣息,張婉一大早就盛裝打扮了一番,帶著她的一雙兒女坐上馬車,在四個護衛、兩個丫鬟、一個奶孃的簇擁下,前去城外的寺廟裡祈福。

馬車一路平穩的駛到了城外,可慢慢的,站在外麵的奶孃是發現不對勁了,急忙叫停了馬車,對張婉道,“夫人,不對啊,這條路不像是去寺廟的路。”

“什麼?”張婉尖銳的聲音從車廂裡傳了出來,隨著她掀開車簾,隻瞧見一張濃豔的臉龐,她長著一張大餅臉,臉上還有無數的綠豆芝麻,即使是用胭脂塗抹也難以掩蓋,緊皺的眉頭更是濃密像是男人一般,讓人望而卻步。

她絕對不是一個漂亮的女人,脾氣更是不好,她的兒子長得和她一個樣,也是一張芝麻綠豆大餅臉,唯一算好的,大概是元蕊霜了,隨了元懷修的長相,倒算的上有幾分姿色。

不知何時,他們這一夥人已經被帶到了一個無人的小樹林內,馬車就停在樹林的小道上,四週一片寂靜,唯有時不時傳來的風聲吹過樹葉,傳來一陣沙沙聲,還有一股若有似無的香味。

“這是哪兒?這是怎麼回事?車伕,你怎麼回事?你活膩了嗎?”張婉衝著那個馬車伕就毫無形象的咆哮了起來。

隻見那馬車伕豁然抬起了頭,張婉一瞧見馬車伕的那張臉,就嚇得尖叫了起來,“鬼啊——鬼啊——”

馬車伕七竅流血,整張臉蒼白的就像是死人一樣,隨即筆直的當著他們的麵,倒了下去。

不但張婉被嚇壞了,就連車廂裡的元蕊霜和元青譽都被嚇壞了,母子三人抱在一起,蜷縮在了車廂內,聽到尖叫聲的四個護衛急忙上前檢視,可還未靠近,就見那馬車伕筆挺的站了起來,朝著他們冷笑了起來。

四個護衛在丞相府裡乾活,好歹也算是有點兒見識的,其中一個拔出劍,就指著那馬車伕嗬斥道,“哪裡來的小賊?竟敢在這裡裝神弄鬼?”

他的話剛說完,就瞧見除了那個死掉的馬車伕外,又從地底下爬出來了四具屍體,要隻是裝神弄鬼,他們也不怕了,可問題是,他們親眼看著馬車伕將自己的頭擰了下來,拿在了自己的手上,還在望著他們笑。

其他的四具屍體也都是斷胳膊斷腿,鮮血淋漓的,他們跟著元懷修,這些年也造了不少孽,原本以為是人裝神弄鬼,可都這樣了,哪裡還像是在裝神弄鬼。

尤其是其中的那個護衛頭,更是認出了其中一具屍體的臉,正是他前不久奉元懷修的命,打死的那個人啊!

“鬼啊——救命啊——”護衛的頭子開始大叫著跑了出去,其他三個見狀,也大叫著,連滾帶爬的跑了。

而兩個丫鬟、一個奶孃早就被嚇得昏過去了。

車廂裡隻剩下了張婉母子三人,她們緊緊的抱在一起,全都害怕哭了起來,可又怕哭的聲音太大,把車簾外麵的鬼給吸引了過來,隻能忍著,縮在一起全身顫抖。

“我命好苦啊——!我命好苦啊——!”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若有似無的鬼哭聲,那尖利的聲音仿若能刺破人的耳膜,撞擊人的心臟。

張婉再也忍不住了,大聲的叫了起來,“我冇有害過人,你彆找我,彆找我!”

“你還敢說你冇害過人?我和我夫君本來好好的。是你,是你,要嫁給我的夫君,害得他為了娶你,為了當大官,硬是把我給害死了。可憐我那尚未出世的孩兒啊!”

“你還我命來——還我命來——!”

“我冇有,你認錯人了!我夫君高中前,從未娶過親,我是他唯一的妻子,你認錯人了!你認錯人了!不關我的事!”

“是嗎?我的夫君叫元懷修,是司馬國司馬林縣人,在八年前高中狀元。”

“不——!這不可能——!”張婉聽到這話,忘記了害怕,鬆開兩個孩子,就衝出車廂,失聲大叫了起來,“你騙我,我夫君怎麼可能有其他的女人?他不敢的?他怎麼敢?”

飛在半空中,七竅流血的女人,聞言大笑了起來,“嗬嗬嗬,他有什麼不敢的?他為了攀司馬附鳳,都敢害死我,他還有什麼不敢的?嗬嗬嗬,你比我更可憐,你竟然被他騙了這麼多年,嗬嗬嗬。”

張婉聽到半空中的哭笑聲,抬起頭,猛然就瞧見了空中的那個女人,她的瞳孔陡然縮小,“啊——”的大叫了一聲,徹底的嚇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