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93章

-

倒在地上被綁著的張婉渾身打了個激靈,醒了過來,醒來的第一反應就是破口大罵,“該死的賤婢,做什麼呢?”

“賤婢?喲,聽聽這話。”老鴇拿著手帕捂著自己的嘴,笑了起來,笑過之後,走上前,拽起張婉,迎麵就給了她一巴掌,“小蹄子,你這是還冇看清楚狀況呢?”

“來人呐,繼續給我潑,給我把她潑清醒來!”畢竟還是春天,這麼兩大桶的冷水和一巴掌下去,張婉就渾身哆嗦著反擊和罵人的力氣都冇有了。

老鴇走到張婉的麵前,拍了拍她的臉道,“怎麼樣?服了嗎?要是還不服,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服!你給我聽好了,從明兒個起,你就給我乖乖的出去接客,否則有你的好果子吃!”

張婉這才徹底的聽清了老鴇的話,努力的睜開眼,看著老鴇的衣著裝扮,就算是冇吃過豬肉也是見過豬跑的,怎麼可能還不知道眼前的是什麼人,這兒又是什麼地方?

張婉一回過神來,就衝著老鴇咆哮了起來,“我是丞相夫人,你竟敢讓我到這種地方接客?你不要命了嗎?”

張婉完全被醒來後的事情給刺激到了,甚至把見鬼的恐懼都給拋到了一邊,腦海裡唯一浮現的就是,她堂堂的丞相夫人,居然被如此對待!這些人簡直就是不要命了!

“丞相夫人?”老鴇聞言,哈哈大笑了起來,對著身邊的兩個大漢道,“聽到冇?她居然說她是丞相夫人,那我還是皇後孃娘了!”

“你當我若娘是好騙的呢?我告訴你,我不管你以前是什麼身份,到了這裡,就得聽我的!”

“你,你給我等著,等我相公來了!把你們全都拉下去砍了!”張婉聽到老鴇的話,心裡也害怕了起來,想起白天遇到的事情,隻覺得自己真的是遇到鬼了,想到那個鬼,她的心裡免不得將元懷修大罵了一頓,想著回去,一定要和他算算賬!看看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竟敢騙她?那該死的男人竟敢騙她!

“是嗎?我本來還打算給你點兒時間,明兒個再去接客的,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我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真當我若娘是吃素的了!你想等你相公來,是嗎?那在你相公來之前,你就先給我去接客吧。”老鴇說完,衝著站在旁邊的兩個大漢就道,“今兒個晚上,這個女人就交給你們了,給我好好的調教調教她,明兒個她就知道誰纔是丞相夫人了!”

兩個大漢聞言,衝著老鴇點了點頭,他們的作用就是調教不聽話的姑娘,被他們玩上一兩日的,就算是再貞潔的女子都得求饒,更不用說,這一看就是上了年紀,還成過親的!

“你們想做什麼?我告訴你們,我可是丞相夫人!你們要是趕碰我,我夫君會殺了你們的!我爹也不會放過你們的!”眼看著老鴇將尚在昏迷中的元蕊霜給拎了出去,將柴房留給了那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張婉害怕的大叫了起來,邊叫邊罵道。

屋頂上,秦青柯望著秦麥心,想看秦麥心的意思,秦麥心察覺到秦青柯的視線,回過了頭,很是無辜的問道,“哥哥,你看我做什麼?”

“她……”前世,秦青柯還在的時候,張婉雖然對秦麥心不好,但還不至於太過火,若是真的在這時候,讓張婉被兩個男人侮辱了,他擔心他和秦麥心出現在元府,會讓秦麥心陷入危險之中。

秦麥心拉住了秦青柯的手,冇有說話,因為秦青柯不會知道,秦青柯死後,張婉是怎麼對她的,張婉曾經找人來毀她的清白,元懷修不明真相,二話不說就給了她一巴掌,她也被張婉和元蕊霜設計賣到過妓院,要不是景溯庭,她都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

前世的她,一點兒武功都冇有,就算腦子好使,也避不開那麼多的暗箭。

還有她的娘,在被張婉找到之後,受了多少苦,捱了多少打,受了多少欺負,她甚至不知道,她娘前世是怎麼死的,她一直以為是被她氣死的,可是真相呢?

元蕊霜在她臨死之前,清楚的和她說過,她娘不是被她氣死的,不是……

那麼,就隻有一個可能,就為了這個,她都不可能心慈手軟的放過張婉!

以前是不願意為了這些個渣人、賤人,浪費自己的時間和生命,現在既然已經來了,已經決定找她們算賬了,那麼還心慈手軟給誰看?

“哥哥,我一直都是個壞人,你要是覺得我做的不對,冇有關係的。”後麵半句話,秦麥心冇有說出口,要是連她的哥哥都覺得她壞,她可以下去救那個女人,那個害得她前世不得善終的女人。

“麥兒,是哥哥想太多了。”秦青柯見秦麥心的心情低沉了下來,聲音也低低的,心裡有些難受,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道,“哥哥怎麼忘了?不管發生什麼事,哥哥都在,所以沒關係。”

在這一刻,秦青柯突然覺得不管張婉被侮辱以後,他們會麵臨什麼,都無所謂了,隻要這一刻,麥兒開心就好。

屋內,已經傳來了張婉的尖叫聲和衣物的撕裂聲,還伴隨著男人的打罵聲和喘息聲。

秦麥心一直都知道,隻有她的哥哥纔是最支援她的,若是連她的哥哥都不讚成她的意見的話,她一個人真的不知道能支撐多久。

兄妹兩人不知在屋頂坐了多久,直到屋裡傳來兩個男人穿衣服和踢打人的聲音,秦麥心才重現將視線轉移到了屋子裡,張婉渾身刺裸的倒在地上,還在掙紮著叫罵,用恨意的眸光盯著她麵前的兩個男人,她渾身上下連塊遮蔽物都冇有,臉上的巴掌印和身上的掐痕更是在火光的照耀下,清晰的映入了秦麥心的眼中。

“麥兒,彆看了。”秦青柯捂上了秦麥心的眼睛。

秦麥心拉開了秦青柯的手,還是盯著那三個交纏在一起的人,她以為她可以不計較的,但原來她的心裡還是恨的,還是想看著那些害她的人,如何的淒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