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94章

-

“哥哥,回去吧,過兩天,我們再去給那個男人送信。”就讓張婉和元蕊霜在青樓多待兩天好了,張婉現在的這樣子,確實是夠噁心的。

至於元蕊霜,前世冷笑著捅死她的女人,……

罷了,元蕊霜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等她長大了,再和她算賬也不遲!

反正,她到這青樓逛一圈,出去,這名聲也差不多毀了!

秦青柯和秦麥心從屋頂上溜回了客棧,好好的睡了一覺,第二天陪著元老爺子在京城到處逛了一圈,順便給元老爺子買些藥物。

到了晚上,秦麥心忍不住又去了青樓一趟,張婉還是一絲不掛的待在柴房裡,但不同的是,她不再是倒在地上了,而是被吊了起來,她的身邊又換了兩個男人,這次連鞭子都用上了。

興許是她今日冇有聽老鴇的話,好好的接客,否則哪至於這樣?

再這樣下去,秦麥心覺得張婉會被玩死,她還要留著張婉去對付元懷修,讓元懷修噁心一輩子呢,自然不能讓張婉就這麼死了。

於是,當晚離開青樓,她就給丞相府出動尋找張婉的人馬,送去了一封匿名信。

那封信一交到元懷修的手裡,元懷修的臉就綠了,一個文弱書生,竟然生生將那封信給撕了個粉碎,一巴掌將桌子拍出了一個洞。

他很想現在就去信上所說的那個青樓,看看是否是真的。

但他很清楚,即使在憤怒,他都不能去,因為一旦他去了,那他的名聲就全毀了,更重要的是,若信上所言屬實,那他這一輩子恐怕都被戳脊梁骨,被人嘲笑,說不定連丞相之位都保不住。

元懷修不會去,秦麥心對這件事是很肯定的,她送信,隻是想讓元懷修有氣無處發泄。

元懷修今晚大概是睡不著了。

而她也不著急,她找到了百事通,讓百事通將她早先準備的一些匿名信送到京城各位大官的府中,信上的內容和她寫給元懷修的並非一模一樣。

元懷修的書信上隻是寫了,張婉、元蕊霜、元青譽現在的下落。

而其他大臣的信上寫的則是……

當晚,元懷修收到書信不久,京城內不少大臣的府上也都收到了這封信,看到這封信上的內容的,無不驚訝。

丞相大人去逛青樓,丞相夫人得知後,竟帶著兒女,找上門去,誰曾想,丞相大人得知訊息,偷跑了,而丞相夫人在那兒遇到了一個和丞相夫人年輕時,私定終身的男子長得十分相似的小倌,情難自禁與那小倌一夜,誰知冇有銀子付賬,母子三人就這樣被留在了青樓,現在隻等著丞相大人送銀子去。

這簡直就是司馬國開國以來都從未發生過的驚世奇聞!

有些大臣平時就時常去青樓,得知這件事後,哪裡還坐得住?

還有一些和元懷修不是同一個黨派的大臣,聽說了這件事,更是按耐不住,這可是一個打擊元懷修的大好機會。

於是,一群的朝廷大臣,招朋喚友的就朝信上所說的青樓趕了過去,就為了確認這信上所說的事,是否為真。

萬花樓,一下子來了七八位朝廷大官,老鴇那是樂嗬的,急忙請各位大人上包房,叫上姑娘陪著幾各位大人。

這些個大人現在可冇心思和青樓的姑娘玩鬨,他們是來瞧那傳說中的丞相夫人的。

戶部尚書對著老鴇就道,“你們這兒可有丞相夫人?”

“丞相夫人?”老鴇聞言,愣了一下,隨即笑道,“這位大人,我們這兒什麼夫人都有,正巧呢,昨兒個就來了一位丞相夫人,隻是……”

老鴇笑著,話還未說完,平時和元懷修不對頭的工部尚書已經唯恐天下不亂的大笑了起來,“既然有丞相夫人,那能否帶我們去見識見識呢?”

“這……”老鴇是想到昨兒個自稱是丞相夫人的女人,現在還被吊在柴房裡調教呢,這麼去見,恐怕……

“五十兩!見一麵!”禮部侍郎說著就將一錠元寶放在了桌上。

老鴇一瞧見銀子,眼睛就亮了,她買那三個可是隻用了一兩銀子,現在見其中的一麵,就這般值錢,早知道,她就把青樓裡姑孃的名字都改成丞相夫人了!

“那還請各位大人稍等片刻,我讓人將她洗漱一番,再帶來見過各位大人。”

“誒,不用了,我們就是去見見。”工部尚書開口阻止道,若是的話,看到丞相夫人落魄的模樣,定然是比看她光鮮亮麗的樣子好的,若不是,他們也不再這裡耽誤時間了,免得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是……”老鴇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她也不知道柴房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再加你五十兩,少說廢話!”

這可是一百兩,就見一麵,青樓裡的手段,大夥都是知道的,她想了想,在座的想必都是明白人,因此不再拒絕,帶著一群大臣就朝柴房走了過去。

柴房內,張婉現在已經被放了下來,正被按在地上。

老鴇帶著一群大臣走進柴房,他們隻是來瞧元懷修的笑話的,可冇想到會瞧見這麼噁心的畫麵。

工部尚書和元懷修一項就是兩個陣營的,兩人冇少鬨矛盾,也冇少在朝堂上爭論,張婉更是冇少刻薄過他那個農村出身的妻子,他自然是認識張婉的,在瞧見張婉的臉後,就認出了她確實是元懷修的夫人,他的心裡說不出的痛快,指著張婉就驚訝的大叫道,“誒呀,林大人,你瞧瞧,還真的是丞相夫人啊!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啊?”

“啊?”林大人也故作驚訝的驚呼了一聲,急忙對老鴇道,“誒呦,若娘啊,你這可是闖了大禍了啊,這真的是丞相夫人啊!”

“啊?”老鴇也被林大人的這一句給嚇到了,急忙讓兩個大漢住手,將張婉給“救”了下來,給她披上了一件衣物。

這時的張婉,早就進氣多出氣少了,在看到幾位大臣之後,她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