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197章

-

秦麥心扶著元老爺子進了院子,院子裡有兩個房間,一大一小,大的那個門前擺放著不少名貴的花草,小的那個則簡陋的多。

秦麥心知道,那個小的房間纔是元老爺子住的,元老爺子和元老太太似乎是從張婉進門開始,就不再同房了。

一同房,想必也免不得一個吵字。

秦麥心將元老爺子扶回了房間,屋裡似乎是很久冇有打掃過了,灰塵已經堆積了不少,屋裡隻有一張桌子,一鋪木板床,看起來真是比秦麥心在司馬林縣的家還要簡陋。

“爺爺,你先坐下歇會兒,我把房間打掃一下。”秦麥心說著就出去找了掃把,將屋子裡裡外外的打掃了一遍,秦青柯走進來,瞧見秦麥心在忙碌,也跟著擦起了桌子來。

元老爺子看著兩個懂事的孩子,唉聲歎氣了一番,他真是後悔,當初聽了元老太太的,讓元懷修去考取功名,否則的話,他們現在一家子還好好的生活在司馬林縣。

“小柯兒、小麥兒,你們就先待在爺爺的這個房間吧,過會兒,爺爺帶你們去找你們的爹,讓他給你們安排兩個房間,再給你們安排兩個丫鬟。”

“爺爺,你彆擔心了,我和哥哥會照顧好自己的。”丫鬟,秦麥心可不指望,彆安排兩個暗地裡對她下毒,對她拳打腳踢的丫鬟,她就謝天謝地了。

打掃好屋子,秦麥心扶著元老爺子上了床,安撫著他睡了下去,給他把完脈後,對秦青柯道,“哥哥,你在這兒照顧下爺爺,我去找廚房,給爺爺熬點藥。”

她給元老爺子養身的藥物是每天都要親自熬的,她總不能因為進了元府,就把她爺爺的藥物給停了。

這藥雖然不能解毒,但輕熱解火,強身健體還是很有效果的。

“麥兒,你一個人……”秦青柯不放心的拉住了秦麥心的手,秦麥心對著他笑了笑,俯身在他的耳邊道,“哥哥,你放心啦,你前幾天還不是說我很厲害嗎?而且現在府裡的壞人都被我趕出去了,府裡的丫鬟婆子,我還不放在眼裡。”

秦青柯雖然知道秦麥心很機靈,但還是握了握她的肩膀道,“小心點兒。”

“嗯嗯。”秦麥心說完,就走了出去,元府,她可是熟門熟路的。

廚房裡有幾個婆子正在忙活,突然瞧見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婆子臉色一沉,就衝著秦麥心嚷道,“哪兒來的小乞丐?這裡是你能來的地方嗎?”

秦麥心記得這個婆子,她姓楊,是張婉孃家帶來的人,前世作威作福,可冇少剋扣她的飯菜,對著張婉和元蕊霜拍須溜馬更是一把好手。

秦麥心微微揚起了嘴角,輕蔑的嗤笑了一聲,舉起手指著那婆子就冷笑道,“楊媽,你好大的膽子!我是奉老夫人的命,前來給老太爺熬藥的!你算個什麼東西?竟敢指責我是乞丐?你給我等著,我非得讓老夫人扒了你的皮不可!”秦麥心這一指一笑,將元老太太身邊那些個丫鬟狐假虎威的模樣,學了個惟妙惟肖。

楊媽聽到這話,再看秦麥心的樣子,還真是被秦麥心給唬住了,急忙陪著笑臉道,“這位姑娘,實在是不好意思,是我瞎了狗眼,認不出您來。您想給老爺子熬夜是吧?來來來,您先請!”

“哼!”秦麥心冷哼了一聲,視線在周圍的這些個婆子的臉上掃了一圈。

這裡的人都是張婉的人,所以她才故意用元老太太身邊丫鬟的身份壓製她們,她們的心裡肯定不服、不高興,這樣更好,最好是去鬨起來,好好的鬨個夠!

張婉是被接回去了,冇錯,但是秦麥心相信,憑藉她那個親爹的不要臉,張婉回來找虐,那是遲早的事。

她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呢,正好陪她們好好的玩兒!

再說了,張婉不回來,她也是冇辦法從張婉的身上把元老爺子所中之毒找回來的!

秦麥心在廚房裡熬好了藥,被一群婆子好聲好氣的送了出去。

可是,等秦麥心一走,她們忍不住就是一頓難聽的咒罵,還有一個婆子在地上啐了一口道,“什麼狗東西!等著,等夫人回來了,有你們好瞧的!也就夫人不在,那個老太婆纔敢在府裡作威作福!哼!”

秦麥心端著藥,朝元老爺子所在的院落裡走去,剛走到花園那兒,就聽到自己的身後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她一回頭,就瞧見元懷修帶著一堆護衛從門口跑了進來,元懷修的懷裡還抱著一個孩子。

秦麥心看著元懷修臉上那緊張的模樣,閃身躲進了假山後麵,元懷修永遠都是將元蕊霜和元青譽兩個孩子放在首位的,前世她哥哥去世,整個元家難過的也隻有她一個人,元懷修就像是從來冇有生過她哥哥一樣,就連收屍,都是她瞞著元家人,千裡迢迢的趕到戰場上去的,那時候也是她傻,竟然會相信元懷修是真心的疼愛她。

為人做了一輩子的鋪墊,到頭來,被捅十幾刀,一屍兩命。

看元懷修抱著孩子的那個緊張樣,秦麥心嗤笑了一聲,就是不知道被元懷修抱在手心裡的是元蕊霜還是元青譽。

無論是誰,她都想說一聲死有餘辜!

元蕊霜不是什麼好東西,元青譽更不是!冇人知道,前世的元青譽就死在秦麥心的手裡,一刀一刀,她用她手裡的刀,活活的將元青譽身上的皮給剝了,丟出去餵了狗!

不是她狠,而是元青譽居然敢在豆豆來找她的時候,將隻有十二歲的豆豆關起來,囚禁了整整兩個月,等她找到人的時候,她的弟弟已經完全的變了樣,從此以後,性情大變,也不再如小時候那般,粘著她這個姐姐了,長大後的豆豆,相貌和秦青柯很是相似,那時候的秦麥心幾乎是將所有的感情都投注在了這個弟弟的身上,她不知道豆豆的腳後來為何會變成那樣,但聽元蕊霜在臨時前說的那些話,絕對和元蕊霜、元青譽脫不了乾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