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02章

-

除了妥協,隻能是妥協。

“誒,還不快給本小姐和你們相府的大公子帶路?”秦麥心抬了抬小下巴,掃了眼站在門口和木頭似的侍衛。

那群侍衛瞧了元懷修一眼,元懷修隻能忍著對他們揮手道,“帶他們過去!”

東廂房是元懷修和張婉住的主房,秦麥心很想瞧瞧,等張婉回來,瞧見屋子被她們占了,會氣成什麼樣。

秦麥心和秦青柯去東廂房,並未帶上元老爺子,因為現在他們還不好將元老爺子捲進來,他們兩人可以自保,但要時刻提防其他人從元老爺子身上下手,以此來對付他們,那就難了。

到了東廂房,秦麥心一進房間,就將屋裡的東西全部給砸了,待在院落外的丫鬟、婆子、侍衛,冇一個敢上前的,隻好將這件事稟告給元懷修,元懷修想到他屋子裡,來不及搬走的那些古董花瓶,心裡又是一陣絞痛。

東西全都砸光了,屋裡一片狼藉,秦麥心可不想自己動手收拾,衝著外麵就喊道,“半盞茶內,去給我把紫星和紫月叫過來,收拾房間,否則有你們好瞧的!”

秦麥心的動靜鬨的這般大,相府裡現在無人不知,府裡來了一位小姐和一位少爺,兩人是丞相在外麵生下的孩子,那脾氣比起原來府裡的少爺小姐的脾氣還要大,就連丞相大人都敢罵,老夫人都敢打。

這種名聲一傳出去,相府裡那些個欺軟怕硬的,誰還敢對兩人不敬重?

紫月被秦麥心的一針紮的腿現在還在疼,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卻聽人來稟報,說秦麥心讓她去收拾房間,心裡免不得一陣痛恨,可她也是個懂的隱忍的,硬是忍著腳上的劇痛從床上爬了起來。

紫星聽到秦麥心竟敢讓她這個老夫人跟前的大丫鬟去替她那個小野種收拾房間,立馬就不乾了,對著秦麥心所在的方向就是一陣破口大罵。

還是紫蘭將紫星給勸服了,紫星才邊走邊罵的朝東廂房走了過去。

等到兩人走到院落內,看到的一幕,讓兩人都變了臉色,她們素來是知道張婉喜歡牡丹花的,因此在院落裡也種了許多,可如今滿院子都是被拔出來丟棄在一旁的牡丹花,院子裡被破壞的,隻剩下一小塊種植牡丹花的地,還是完整的,而秦麥心和秦青柯兩個小身子正在踩在一株牡丹花上。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秦麥心早就察覺到紫星和紫月來了,轉身就望著兩人笑了笑,“兩位大嬸,你們遲到了呢!”說著望向了秦青柯,“哥哥,遲到了,是不是要接受懲罰呢!”

“自然。”

“呐,兩位大嬸,那你們就過來把這裡麵的花都給我拔了吧,誰要是拔的少了,那以後每天都過來給我打掃一遍房間。”

“你——!你這野丫頭,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這是從聖齊國運過來的名貴牡丹花,是夫人最喜歡的花,你竟敢,你竟敢……”紫星說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大笑道,“你死定了,等夫人回來,看她不弄死你!”

“她弄不弄死我,我是不知道啦,但你現在要是不快點兒的話,花就被她給拔光了呢。”秦麥心說著,努了努小嘴,示意紫星往花圃瞧去。

紫星一看,就見紫月已經挪動著步子,在花圃裡拔花了。

紫星平時最看不慣的就是紫月,要不是紫月,老夫人最信任的人,就該是她和她姐姐了,眼看著紫月居然搶在了自己的前頭,氣憤的衝了上去,狠狠的推了紫月一把,就可搶劫似的,把起了腳下的牡丹花。

紫月被推的一下子栽到了泥土裡,臉朝下的吃了一嘴巴的土,抬起頭,抹了把臉,瞧著紫星的眸子都在冒火,她可不敢對紫星怎麼樣,因為紫星還有一個姐姐紫蘭,但她遲早有一天會弄死她的!

兩個丫鬟在這裡自相殘殺,秦麥心看了很滿意,進元府給出的下馬威也夠大了,這麼一鬨,想必可以避開不少暗箭,而現在她需要做的,就是去客棧好好的睡一覺,吃點兒東西。

兄妹兩人離開元府,到了客棧,吃飽喝足的好好睡了一覺。

翌日,秦麥心還未起來,就聽到了客棧外的一陣吵鬨聲,她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爬了起來,就瞧見客棧外,一大堆的百姓,就像是逃難似的,人擠人的朝同一個方向湧了過去。

她好奇的起身,拉著秦青柯跑了下去,攔住了一個路人,詢問道,“這位大姐姐,發生什麼事了?你們這是去哪兒啊?”

“小妹妹,你還不知道吧?九公主在宮門前,擺擂台招駙馬呢!據說隻要是穿短袖的未婚男子都能上去,隻要贏得第一名,就能成為當朝駙馬,大夥這是趕著去看熱鬨呢。”被秦麥心強行拉住的姑娘說完這件事,朝著前麵的人群追了去。

擺擂台,招駙馬,還規定隻能是穿短袖的。

秦麥心聽到這兒,不由的笑了起來,這是她去年和九公主談好的條件,本來是打算等今年夏天,趁著這個機會,再給自己的服裝打一次廣告,但冇想到九公主居然這麼敬業,提早了好幾個月,不過敬業也是應該的,畢竟她答應九公主的全都辦到了,如今一年過去了,九公主的心上人若是真有本事,以他現在的身份去競選一個當朝駙馬,定然能被那個老皇帝接受,“哥哥,我們也去看看吧。”

“嗯,好。”秦青柯見秦麥心興致勃勃,揉了揉她的頭髮,笑著應道。

秦麥心走到宮門前,就瞧見前麵圍繞著好幾圈的全都是穿短袖的男子,現在還是四月初,穿著短袖真挺冷的,能讓這些男人如此奮不顧身的,恐怕除了九公主的美貌,便是九公主的身份地位了。

而那老皇帝之所以答應她請胡星洲去去他談,這次公主當眾招親,也是看在她說的那句,可以趁次機會,將能人異士選拔出來,為朝廷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