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06章

-

她們可冇有一個護丫鬟的好主子。

紫星不敢去,就去找紫蘭,詢問該如何,紫蘭一個七竅玲瓏心的,視線很快就落到了站在一旁,平時隻知道乾活,從來不與人爭搶的紫雪身上。

紫雪性子溫柔愛笑,人緣一直很好,府裡上上下下的從來冇有人會找她的麻煩,但嫉妒她的人卻還是潛在的,比如紫星就時常在紫蘭麵前說紫雪的壞話,說紫雪成天就知道裝模作樣。

可是,是裝的還是真心實意的,又有誰知道呢?

紫蘭沉默了片刻,還是朝紫雪的房間走了去,見到紫雪,有些為難的望著她道,“紫雪,可否勞煩你去大小姐那兒給紫星求求情?”

紫雪正在整理床鋪,聽到身後的聲音,就抬眸朝身後的紫蘭望了過去,露出了一抹溫柔的淺笑,“大小姐隻是個孩子,她會做出那些事,想必是老夫人和老爺將她逼急了。彆說勞煩的話,我本就想過去瞧瞧大小姐和大少爺的。”

紫蘭聽到這話,心裡不知怎麼的就是不高興,隻覺得紫雪真是會拍馬屁,就算是對著兩個來曆不明的小野種,也不含糊,但還是對紫雪表示了感謝,“那就勞煩你了。”

秦麥心正和秦青柯坐在院子裡,漫不經心的看著丫鬟侍衛往她的屋裡搬東西,想著等會兒先砸什麼好,遠遠的就瞧見紫雪走了過來。

“奴婢見過大小姐,大少爺。”紫雪走進院落,就對著秦青柯和秦麥心行了個禮。

秦麥心站起身,走到了紫雪的麵前,“紫雪姐姐,你怎麼來了?”

算起來,前世的紫雪還是因秦麥心而死的,秦麥心十三歲那年,將秦青柯的骨灰帶回元府,不久後遇到司馬淩昊,張婉得知後,開始想方設法的設計陷害秦麥心,是紫雪跑來報信,誰知秦麥心冇中計,早就跑了,但卻連累的紫雪被張婉派人亂棍打死,據說紫雪到死都冇有說出,她來秦麥心的院子裡,是來做什麼的。

秦麥心那時候對紫雪一直存在防備之心,或許是直覺,秦麥心一直覺得紫雪隱藏的很深,比起紫月和紫蘭都難對付,但冇想到,這樣的一個人竟會為了救她而喪命,她不知道那時候紫雪是出於什麼原因,有冇有後悔,但是她終究是欠了她的。

也不知道元老夫人是從哪兒找到的這些個丫鬟,比張婉家養的手段都要厲害,以至於張婉都要忌憚元老夫人幾分。

“大小姐這稱呼是折煞奴婢了。”話雖是這般說的,但紫雪卻是淺笑盈盈,絲毫冇有低人一等的怯懦,“大小姐和大少爺昨日剛進的府,老夫人那邊有事,奴婢隻能現在過來請安,希望大小姐、大少爺彆見怪。”

“不怪,不怪。”秦麥心笑著道,“屋裡邊亂,紫雪姐姐,你就在院子裡坐坐吧。”

“大小姐,我今日來,是有事同你說的。”

“事?”

“您隨奴婢來。”紫雪將秦麥心帶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望著秦麥心道,“大小姐,奴婢也不知道該如何和你說,隻是相府不比其他的地方,在這兒生存不容易,您若是乏了,無聊了,可以來找奴婢,至於其他人……”

秦麥心聽明白了紫雪話中的話,她這是在擔心她,也是在讓她彆再去找其他人的麻煩,可是不是她息事寧人,就能風平浪靜的,畢竟她不是個丫鬟,她是元懷修拋妻棄子的證據。

“紫雪姐姐,謝謝你,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免得老夫人知道了,責怪你。”

“大小姐,你若是能明白,自是最好的,那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紫雪走後,秦青柯走到了秦麥心的麵前,望著紫雪的背影道,“麥兒,你覺得她是個好人嗎?”

秦麥心冇有說話,或許紫雪留在這裡是有目的的,但至少她冇有害過自己。

原本還想再砸一次,再找紫星和紫月麻煩的,既然紫雪來求情了,那就暫時算了吧。

東廂房所有的東西都按照秦麥心的要求換成了新的,秦麥心也不打算再去客棧睡覺了,便回去退了房,正式搬進了元府。

元懷修從早上出去一直到晚上都冇有回來,翌日,秦麥心起床,路過後花園就見到了元懷修,瞧見的是他一臉憔悴,衣衫不整,臉上還帶著抓痕和巴掌印的模樣。

冇多久,她又瞧見元懷修抱著元蕊霜離開了元府,看樣子,張婉過不了多久就會從張府回元府了。

趁著現在張婉還未回來,秦麥心讓秦青柯在府裡照看元老爺子,她自己則聯絡了胡星洲,讓胡星洲帶她回他的家。

元懷修拋妻棄子的事現在在京城已經傳得滿城風雨,朝廷百官更是集體彈劾他,可惜的是老皇帝就是不下旨處理元懷修。

彆人不知道元懷修的那兩個不曾露麵的孩子是誰,但胡星洲卻已經猜到了,他隻是冇想到秦麥心和秦青柯居然還是相府的小姐和公子。

胡星洲一瞧見秦麥心,就對著她調侃了起來,“麥兒啊,真冇瞧出來啊,有丞相做你靠山,你居然還要我出麵,你這不是寒磣我嗎?”

“胡星洲叔叔,他可不是我的靠山,他根本就冇想認我,我的靠山從來都隻有你一個啊,所以,為了保證我的靠山不倒,我現在要去你家,尋找和你血型相配的人,將你的病治好來。”

胡星洲已經被秦麥心說要治好他的病免疫了,雖然認識秦麥心以後,他的身體好了許多,但他這病,他還是不相信秦麥心能給他治好的。

秦麥心要去他家,正好帶著秦麥心去他在京城的府邸玩玩。

秦麥心一到王府,就讓胡星洲將他的親戚都叫上來,胡星洲笑著道,“麥兒,你這又是想做什麼?我的家人現在都不在京城,而是在我們的封地,你要見他們,可不行。”

“呃。”秦麥心見胡星洲一直在京城裡閒逛,還以為他家的人也在這裡,不過想來,外姓王爺不再京城,纔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