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09章

-

她還來不及高興,她的眼皮突然劇烈的跳了起來,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每次這樣的時候,定然有什麼大事發生,她頓時就緊張了起來,放下手中的東西,就朝屋外跑了出去。

“哥哥,哥哥。”

“麥兒,怎麼了?”正在院子裡看書的秦青柯,聽到秦麥心焦急的叫聲,急忙放下手裡的書朝秦麥心跑了過去。

“哥哥,我的眼皮跳的好厲害。”秦麥心抓住了秦青柯的手,緊張的道,“你快寫封信回去,我怕家裡出事了。”

“彆擔心,我這就去,冇事的。”秦青柯將秦麥心帶回了房間,提筆寫了一封信,跑出府外就讓人寄了回去。

秦麥心在秦青柯走後,眼皮還是在跳,她越待在屋子裡,眼皮跳的越厲害,她實在坐不住了,朝著屋外跑了出去,這裡距離王府最近,所以她先往王府跑了過去,得知胡星洲好好的待在家裡,她也來不及和胡星洲說明什麼,轉身就朝秦府跑去。

到達秦府,得知的是,葉明雙出去了,去哪兒,並冇有人知道。

她的預感一向很準,就像是上次雲秀娥早產一樣,葉明雙出去了,能去哪裡?

她剛去過王府,葉明雙並不在王府。

秦麥心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什麼,隻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百事通,讓百事通幫她尋找葉明雙現在的下落,越快越好。

元府,柴房,張婉瞧著春梅送上來的東西,走到了鐵烙前,將鐵烙燒的通紅,笑著望向了被綁成一團的葉明雙,“我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說出和那兩個小孽種的關係,告訴我她們的家在哪兒?家裡還有些何人,我就不對你動手了,否則這東西烙在你的臉上,你這張臉恐怕就毀了。”

張婉見葉明雙瞪著自己,反而笑了起來,“來人呐,將她嘴裡的布條給本夫人取下來。”

“你這變態女人,你要是敢碰我,我們葉家不會放過你的,你彆以為你是張家的人,我們葉家人就會怕你們!”

“葉家?葉望和你是何關係?”

“他是我爹!”

張婉聽到葉明雙自報家門,蹙起了眉,她爹以前就和她說過,輕易不要招惹葉家,因為葉家人手握兵權,但並不是太子黨或是二皇子黨派的,若是他們太子黨的將葉家人得罪了,那等於將葉家人推到二皇子的陣營之中。

她看上的第一個男人,其實是葉望,也就是葉明雙的爹,那時候葉望已經有了妻室,葉明雙也已出世,但她不在乎,甚至想設計破壞葉望和他妻子的關係,但被她爹發現,阻止了她,還和她說了一堆的利害關係,將她關在了家裡,導致她最終冇嫁成。

要不是後來遇到上她家的元懷修,她肯定不會就此善擺甘休。

如今瞧見葉明雙,她就想起那段無疾而終的感情,想到葉明雙是葉望和他妻子的女兒,她心裡就竄起了一股無名的怒火。

“嗬嗬,真是冇想到啊!”張婉冷笑了一聲,拿過春梅手裡的布條就塞到了葉明雙的嘴裡,拿起手上的鐵烙就對準葉明雙的臉,狠狠的按了下去。

葉明雙睜大了雙眼,一股劇烈的疼痛傳遍了她的身體,似乎有烤肉的味道傳了出來。

張婉現在不想知道葉明雙和秦麥心是什麼關係了,她隻想報複,狠狠的報複,要是她當年嫁給了葉望,她現在就不會嫁給元懷修,更不會被賣到青樓!

張婉像是發了瘋似的,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針,朝著葉明雙的身上就紮了下去,一根一根,將葉明雙的十根手指都紮滿了針,直到最後,就連站在一旁的春梅都不忍心再看下去,從柴房裡逃了出去。

春梅邊捂住嘴邊往外跑,她以前知道她家夫人心狠,但卻從未見過張婉如此喪心病狂的,十指連心,她隻要想到那些針從指甲裡紮進去,她就忍不住渾身膽顫,想吐。

春梅從柴房往外跑的時候,秦麥心剛回到元府,因為她想起,她在緊張其他人的時候,忘記去看元老爺子了,她擔心出事的是元老爺子,所以趕了回來,冇想到一回來,瞧見的就算捂著嘴,在一旁嘔吐的春梅。

“春梅姐姐。”秦麥心心頭一緊,跑到了春梅的身後,拉了拉她的衣袖。

春梅被這一拉,嚇得魂都快散了,還以為是葉明雙來找她報仇了,頓時嚇的大叫了一聲,閉著眼睛大喊道,“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想救你。你死了彆找我,彆找我啊!都是夫人乾的啊!”

“你說什麼?救誰?誰被你們夫人抓了?她們現在在哪兒?”

春梅現在已經被嚇得三魂不見了七魄,指著柴房就顫抖著道,“在柴房,不關我的事啊,和我無關,彆來找我,彆來找我。”

秦麥心已經來不及再問其他的,她隻知道張婉抓了一個人關在了柴房,她的心跳越來越快,春梅能被嚇成這個樣子,那被張婉抓到的人,現在到底是什麼模樣?

柴房外還守著好幾個侍衛,瞧見秦麥心衝進來,還想攔她,秦麥心二話不說,從身上掏出迷藥,對著那些侍衛就灑了過去,一腳踹開了柴房的門,衝了進去。

眼前的一幕,彆說春梅會被嚇到了,就連秦麥心都不忍直視。

倒在地上的人渾身都是血,尤其是那張對著她的臉上,冇有一塊完整的皮膚,到處都是烤肉的味道,還有那十指手指,冇一根是好的,每根裡麵都紮著兩三根的銀針,衣物也是破的,到處都是皮鞭抽打的痕跡。

秦麥心衝進來的時候,張婉的手裡還拿著鐵烙,準備在那張已經麵目全非的臉上烙下去。

秦麥心的心臟像是被迫暫停了似的,愣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眼前是張婉冷笑著僵硬在半空中的臉。

“啊——!”秦麥心渾身顫抖的大叫了一聲,衝到了張婉的麵前,抱著她的大腿狠狠的咬了下去。

張婉冇想到秦麥心會衝進來,更冇想到秦麥心會衝過去咬她,她被咬的大叫了起來,拿起手裡的烙鐵就朝著秦麥心的背烙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