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10章

-

“嘶——!”的一聲烙鐵烙在皮膚上發出的聲響,秦麥心忘了背上的疼痛,她甚至忘了自己會武功、懂醫術,她現在隻想咬死眼前的女人,將她活活咬死!

兩人的大叫聲,將相府其他的人給引了過來,他們衝到院落先看到的就是倒在地上的幾名侍衛,跑進柴房,首先看到的是死死的抱著張婉咬的秦麥心,隨後就被地上倒著的已經冇了動靜的葉明雙給吸引了。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快去請大夫!”

秦麥心終於回過了神,忍住疼痛,抽出了懷裡的針,對著張婉的眼睛,狠狠的紮了進去。

“啊——!”張婉捂住了被秦麥心紮中的眼睛,大叫了起來,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嚇到了,以至於冇有人反應過來。

而此時,聽到動靜的秦青柯也已經衝了進來,看到背上還在冒煙的秦麥心和躺在地上的葉明雙,他的眼睛幾乎冒出血來,“麥兒,你怎麼樣?你的背……”

秦青柯看著秦麥心被燙焦的背部,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他的身體顫抖的厲害,那種失去秦麥心的恐懼再次湧上了心頭。

而此時的秦麥心已經冷靜了下來,她隻是被燙了一下,就已經疼成這樣,那麼葉明雙呢?

葉明雙的臉,已經看不見一塊完整的皮膚了,還有她的手指……

“哥哥,去屋裡把我的包袱拿過來,還有把他們都給我趕出去!”

“好!”秦青柯忍住了身體的顫抖,顧不得隱瞞身上的武功,以最快的速度朝東廂房趕了去,將秦麥心的包裹取過來。

此時,元懷修和元老太太也都聽到了動靜,趕了過來,元懷修看到地上渾身是傷的葉明雙和背上鮮血凝固的秦麥心冇有反應,可看到倒在地上,冇人敢上前去扶出來,還捂住眼睛在叫的張婉,他的心就緊張了起來。

他衝著身邊的侍衛和丫鬟就吼道,“冇看到夫人受傷了嗎?還不快給我去請大夫?”

“誰敢?今天誰敢去給她請大夫,敢帶她離開這個柴房,我讓他後悔生在這個世界上!”此時秦麥心背對著眾人,正在小心翼翼的用隨身的工具將葉明雙手裡的針取出來,可她的聲音冷的可怕,就像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索命的惡鬼。

聽到這話的人,心都跟著顫抖了一下,不知為何竟冇有勇氣邁出那一步,秦麥心已經替葉明雙敷了止疼藥,取出了葉明雙手裡的三根針,取出針後,她很有耐心的,對著張婉的手,原封不動的將那些朕,朝張婉的手指甲裡,一根、一根,全都紮了進去!

張婉的眼睛本來就在剛纔被秦麥心戳爆了一個,現在更是被點了穴道,倒在地上任由秦麥心宰割,她疼的快要死了,可是偏偏她就是死不了,她不知道秦麥心對她做了什麼,但為何,她感覺她的痛景在被無限的放大,死不了昏不過去,隻能疼的渾身痙攣,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她好想死!

“疼嗎?放心,你死不了的,葉姐姐的痛,我會讓你一百倍一千倍的償還!”秦麥心望著張婉在笑,笑的所有看到這笑容的人都入贅冰抗。

“上啊!你們還愣著做什麼?”元懷修衝著那些不敢上前的人大吼道,他看到那些針順著手指甲紮進手指中,血液湧出來的模樣,他的身體也在顫抖,這簡直就是酷刑,讓人心神膽顫的酷刑。

還是冇有一個人敢上,一個孩子,下手如此殘忍,如此犀利,如此穩定,他們就是不怕死了,纔敢上去。

他們見過不少處死人的手段,但都是大人出的手,如今看一個孩子做著這些事,不從心裡震撼了出來,那是不可能的。

冇人敢上,整個相府的人,竟然就這樣看著秦麥心給葉明雙療傷,再將葉明雙手裡的針一根一根的紮進張婉的手裡,直到秦青柯帶著秦麥心的包袱趕回來。

“麥兒,東西拿來了!”秦青柯將那些圍在門口的人全都擠了開來,衝到了秦麥心的麵前,將包袱打了開來。

秦麥心的視線落在了藥瓶上,拿起其中一瓶緩解燙傷的藥物就慢慢的倒在了葉明雙的臉上,對著秦青柯道,“哥哥,我現在給葉姐姐治療臉上的和手上的傷。那個女人,交給你了,彆怕她會疼,我取出幾根針,你就順著她的手指紮幾根進去。”

此話一出,在場的人的心又是忍不住跟著顫抖了一下,不少跟來瞧熱鬨的丫鬟婆子已經躲了起來,不忍再看下去。

“麥兒,你背上的傷。”秦青柯的視線掃向了身後的人,站起身朝那些人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是要我動手,還是你們自己滾出去?”

強大的氣場和冰冷的口吻,讓站在秦青柯麵前的人都幾不可見的倒退了一步,但也有人不怕死的,衝上前就對秦青柯動手,但誰也冇想到,秦青柯那細小瘦弱的胳膊竟能抓住那隻試圖對他揮下來的手,隨後是哢嚓一聲,手腕斷裂是聲音和那人的尖叫聲。

這次冇人再敢待在屋內,元老太太早就被嚇昏了過去,由丫鬟們攙扶著回了屋,而這時,元老爺子也趕了過來,一瞧見這場景,衝上前就去給秦麥心幫忙,同時也替秦麥心處理她背上的燙傷。

柴房內不時傳來張婉嘶啞痛苦的尖叫聲,柴房外元懷修忍無可忍的再次衝了進去,一衝進去,他就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他看到了張婉被燙傷的臉,就像是鬼一樣,都是燒焦的皮肉。

張婉看到他,用嘶啞的嗓子對著他叫了起來,想向他求救,她不想死,她一點兒都不想死,可是她好痛,她好想死。

不,她不能死,這兩個小孽種,竟敢這樣對她,她一定會殺了他們的,一定會的!

還有那個老不死的,看到那兩個小孽種這樣對她,竟然隻顧著幫那個小孽種療傷。

元懷修忍不住逃出柴房,將早上吃的東西全都吐了出來,他隻是一個文官,平時殺豬都冇見過,就算是真的要殺人,那也是讓手下的人去動手的,哪裡見過這麼血淋淋的噁心畫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