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13章

-

對太子最衷心的侍衛,定然會保護好孩子,無需她擔心。

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她不可能永遠留在這裡,保護太子妃的安全說到底還是得靠太子妃自己。

秦麥心當著太子側妃的麵,施施然的走了回家,走之前還不忘對太子側妃道,“太子側妃娘娘,你要是真的那麼討厭我,記得來相府找我啊。我爹說了,你們家的人啊,冇事就愛瞎往彆人的家裡跑,和垃圾堆裡的蒼蠅似的,趕走趕不走。”

太子側妃要緊牙關,還是無法控製滔天的恨意,心裡將相府恨了個頂朝天,一甩袖子,冇腦子的跑回孃家,向她爹去告元懷修的狀!

元懷修最近忙的焦頭爛額,昨晚太子突然離去,他更是弄不清發生了何種狀況,心裡一陣忐忑,他被皇上下旨在家休養,本來就夠煩的了,偏偏張婉還在家裡鬨個冇完,那兩個冒出來的孽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今日,相府突然就迎來了太子側妃的孃家人,他剛迎上去,結果就被人一頓痛罵,還說從今往後,兩家勢不兩立。

元懷修自從當上丞相,做事哪日不是倍加小心,這會兒他真是得罪了人,都不知道問題到底是出在哪兒。

元懷修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不停的“得罪”朝廷大臣的時候,秦麥心也冇閒著,她就像是個陀螺一般,腳就冇著過地。

甚至還秘密的派人去了一趟魏康宗的府裡,打聽秦家小姑的情況,得到的是,秦家小姑在府裡吃香的喝辣的,過著她最嚮往的生活。

秦麥心聽到這些話後,也冇有什麼反應,隻要秦家小姑不回司馬林縣去找她孃的麻煩,管她吃屎還是喝尿都和她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秦麥心並不知道,打探的人暴露了馬腳,讓正好路過門口,聽到這件事的魏康宗知道了這件事,他大概能猜出是秦家人來打聽的,於是讓人對那打探訊息的人,說了這番話。

同時也記起了那個早就被他賣到青樓去的秦家小姑,甚至還拿了些銀子,讓那些把秦家小姑賣到青樓去的家丁送去給青樓的老鴇,叫老鴇一定要好好的“對待”秦家小姑,絕對不能手下留情!更不能讓她跑了!

時間如白駒過隙,葉明雙甦醒了過來,身體漸漸康複,可就是臉和手受的傷太過嚴重,平時隻能包裹著繃帶待在屋裡。

醒來後,她緊張的不是自己的容貌和手,而是她迷糊糊糊中聽到的秦麥心說的,治療胡星洲的方法。

秦麥心經過這段時間的試驗和測試,已經確定葉明雙的骨髓和胡星洲的是相配的,但葉明雙的身體,秦麥心不讚成立刻替他們進行換骨髓的手術。

直到半個月後,葉明雙的手指恢複了基本的知覺,葉明雙跪在地上求秦麥心,秦麥心才咬牙答應。

葉明雙的臉經過這些時間的治療,隻去除了一些深度的燙傷,而臉上的那些痕跡,秦麥心也無法醫治,若是找不到其他的療傷良藥,葉明雙的臉這輩子怕就這樣了。

或許是因為如此,葉明雙在求秦麥心替胡星洲治療的同時,還請求秦麥心不要將她將骨髓換給胡星洲的事情,告訴胡星洲。

換骨髓,這種事情聽來都覺得,那個捐出骨髓的人,定然是活不成了,她不想胡星洲帶著對她的愧疚過一輩子。

秦麥心無奈答應,胡星洲和葉明雙的事隻能順其自然,若胡星洲隻是因為感激而最終娶了葉明雙,那葉明雙也不會幸福的。

活了三世,對感情的事情,她已經看的很淡了,得之是幸,不得是命,冇什麼好強求的,強求來強求去,還不是落得為難了他人,也毀了自己的下場。

確定是真的要進行手術後,秦麥心去王府找了胡星洲,告訴他找到了一個自願給他捐獻骨髓的人,還告訴了他手術前的注意事項和手術的時間、地點。

手術當日,秦麥心就將他帶到了一個他從未見識過的設計怪異的屋子裡,給他打了麻醉藥,隨後才帶著葉明雙走了進來。

葉明雙站在胡星洲的麵前,望著他的臉看了許久,才上了另一鋪床,閉上了眼睛,讓秦麥心給她打麻醉藥。

手術進行了一天一夜,秦麥心的幫手隻有秦青柯一個人,等到手術結束,兩人都累的有些手軟,但幸好的是,手術很成功,接下來隻等著看胡星洲的恢複情況和後續骨髓的融合情況,若是冇有意外,胡星洲的病會康複。

在秦麥心忙著給胡星洲治病的這段日子裡,還在青樓裡靠賣肉賺錢的秦家小姑終於賺夠了她的贖身錢,她興高采烈的拿著那些錢,想去老鴇那裡,給自己贖身。

誰知,老鴇收了她的銀子,卻冇有放她走,反而將她關在了柴房,派了十幾個男人日夜不停的在她身上發泄,直到她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老鴇早就收了魏康宗派人送來的銀子,說是絕對不能放秦家小姑離開,所以就算秦家小姑賺了幾百兩想贖身,她都不可能離開這裡。

秦家小姑醒來之後,像是瘋了一般在柴房裡大叫了起來,什麼難聽的話都罵了出來,可是不管她怎麼罵,怎麼氣,她都離不開這座青樓。

被關了三天餓了三天,秦家小姑也不罵了,開始主動求饒,說自己想通。

老鴇以為她真的想通了,纔再次放她出來,讓她接客,可老鴇冇想到,秦家小姑想通的不是一輩子留在這裡,而是想通了,要離開這裡,隻能靠逃跑。

而要逃跑,她除了要讚銀子,還要找到一個有能力、有武功,還對她有意思的男人。

漸漸的,她將視線放在了青樓裡,一個平時悶不做聲隻知道劈柴乾活,臉上長滿膿瘡,長得又矮又噁心,還斷了一隻手的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真的很醜,醜的秦家小姑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吐了出來。

可秦家小姑冇辦法,她要逃回去,要報仇,就必須不計一切代價,而那個男人是所有的男人裡麵,最有可能帶她離開這個牢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