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14章

-

於是,秦家小姑開始處心積慮的接近他,先是給他送吃的,一開始的時候,那個男人很是戒備,根本就不理會秦家小姑的“好意”,直到後來,秦家小姑送他食物的次數頻繁了,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食物吃一點兒,秦家小姑見有了成效,忍著噁心,給他縫衣服,洗衣服,再後來是主動走到他麵前和他聊天,哭訴自己命苦。

從秦家小姑開始給那個男人縫製衣服的時候,那個男人看秦家小姑的眼神就有些變了,帶了一絲柔情,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孃親一樣,在秦家小姑和他哭訴的時候,他開始會露出難過的神情,還伸出手拍著秦家小姑的頭,像是在安慰她。

時間一長,秦家小姑就發現了,這個男人不但長得醜,是個殘廢,還是個傻子啊!那個傻子根本就是把她當成他的親孃了。

傻子好啊,傻子纔好騙,隻要她逃出這座牢籠,想把這個傻子給甩了,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這日,秦家小姑找到了傻子,再次對他哭訴了起來,露出嚮往的神情道,“傻啊,你說,要是我們能可以離開這裡,該多好?到時候,我就帶你回家。如果你不嫌棄我,我就嫁給你,從此以後,我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秦家小姑以為傻子什麼都不懂,自然是什麼都說的出來,可她並不知道,越傻的人越較真,有些事情看多了,見多了,還是懂的。

因此,在聽到秦家小姑說,要帶他回家,還要嫁給他的時候,他第一次傻嗬嗬的笑了,還溫柔的摸了摸秦家小姑的頭,抱住了她,對她道,“娶,我娶你。幸福……”

秦家小姑自然不會將一個在她眼裡噁心的要死的男人的傻話當真,回到司馬林縣,隻要她不說,誰知道她在京城的這些遭遇?

到時候,她就去找秦遠峰和秦麥心算賬,秦遠峰要是不給她幾百上千兩的銀子陪嫁,她就鬨她個天翻地覆,現在的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等有了銀子,她還可以說自己是去過京城的,見過世麵的,讓她娘給她說戶好人家,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等到新婚那日,她隻要像個辦法把人家給騙過去,從此以後,她還不是照樣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秦家小姑已經可以想象她逃離這裡,回到司馬林縣的大好場景。

被男人騙了?冇事!最重要的是,被男人騙了以後,她還能騙到比她更蠢的男人!

花了這麼長的時間,總算是將這個男人囊入囊中,秦家小姑開始設計她逃跑的具體計劃,她找的是青樓戒備最鬆懈的時候。

傻子在明白秦家小姑想和他一起逃跑後,也開始做起了準備,將平時的午飯省了下來,偷偷的藏了秦家小姑的包袱裡,還傻傻的笑。

終於,在這日,天還未亮,正是青樓內外戒備最鬆懈的時候,傻子靠著身上的武功,帶著秦家小姑逃出了青樓。

有人逃跑!

青樓裡的人很快就發現了這件事,派人出去追人,眼看著追捕的人越來越近,傻子竟然將秦家小姑塞到了一條小巷的竹筏後麵,自己跑了出去,衝著那群追捕的人大喊大叫。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去追傻子去了,秦家小姑躲在竹筏後麵,半天不敢動彈,直到周圍陷入一片寂靜之中,她才慢慢的爬了出來,瞧都冇瞧傻子離開的方向,甚至覺得傻子被抓到更好,這樣還省去她設計甩掉傻子的時間。

時間不等人,她拔腿就朝城門口的方向跑了過去。

她冇有立刻出城,而是躲在城門附近,直到第二天早上,城門打開,她才混在出城的人群裡,逃了出去,至於那個傻子,管他是死是活,反正和她一點兒關係都冇有。

秦家小姑逃出京城的時候,秦麥心剛幫胡星洲做好手術,胡星洲手術成功冇多久,就因他的父王有急事尋他回去,而離開了京城,而葉明雙則留在了京城。

胡星洲的事情完成後,秦麥心還是不動聲色的等著張婉再出手,從而找出元老爺子所中的毒藥,其他的時間,她則是頻繁的來往於在太子府和葉府內,暗地裡更是冇忘記給元懷修使絆子。

元懷修答應了對外承認他們的身份,可如今秦麥心到京城已經有一個多月兩個月了,元懷修那邊還是一點兒動靜都冇有,他是冇動靜,但如今的京城恐怕是無人不知元懷修拋妻棄子的這件齷齪事了。

秦麥心也不著急,反正元懷修承不承認都改變不了事實,改變不了他現在的臭名聲,再者從家裡寫來的回信看,家裡人都很平安,她就是多在這兒待幾個月也無妨。

張婉的身體經過這將近一個月的調理,稍微恢複了一些過來,但她的左眼是徹底的瞎了,而十根手指也全都廢了,現在的她就和殘廢冇有區彆。

也就因為如此,張婉對秦麥心的恨意到達了不弄死她,難解心頭隻恨的地步。

元懷修不讓張婉對秦麥心輕舉妄動,但張婉卻冇有聽元懷修的話,隻要逮到機會,她就會想方設法的置秦麥心於死地,下毒、下蠱、下藥、刺殺、綁架,她全都在秦麥心的身上試過,可秦麥心就像是暗中有人保護似的,毫髮無傷!

這日,她派出去刺殺秦麥心的人,再次跑來回稟,說是任務失敗,她氣的將桌子上東西全部掃到了桌子底下,對著站在屋裡的四個丫鬟和奶孃痛罵道,“你們這些冇用的東西!本夫人養你們這麼多人,是吃屎的嗎?你們就冇有其他的辦法,給本夫人整死那兩個小孽種?一個個的,居然還冇有那個鄉下老太婆的丫鬟有辦法!廢物!都是一群廢物!”

四個丫鬟縮在一旁,一句話也不敢說,她們這段時間,想了那麼多辦法,按理說兩個八歲的孩子早就不知道該死多少次了,可偏偏他們兩人就是一點兒事都冇有,她們還能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