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15章

-

“夫人,老身倒是有個主意,隻是不知當講不當講?”

“奶孃,到這時候了,你還給我賣關子,快說,是何主意?”張婉聽到奶孃開了口,滿臉的繃帶,唯一還看得見的那隻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她就知道,平時她的這群奴仆裡最頂用的就屬她的這個奶孃。

“夫人,那兩個小孽種不可能是憑空出現的。”奶孃說到這兒,陰測測的笑了起來,“夫人,我們完全可以派人去打探她們的來曆,再將她們的家裡人都抓起來,帶到京城來!到時候,還怕她不乖乖的束手就擒?”

“她們的家人?你是說被元懷修的拋棄的那個女人?”張婉再不願意接受,也不得不接受,元懷修以前娶過妻的事,為了這件事,她這段時間冇少和元懷修吵架。

“對,就是她。夫人,隻要把她綁來,老身就不信,那兩個小孽種,還能搞出什麼幺蛾子來,到時候,還不是夫人叫他們站著,他們就得站著?夫人叫他們死,他們就得死?”

提到將雲秀娥抓來,張婉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她現在毀了容,還變成了這副模樣,元懷修早就對她不滿了,她要是真的將那個女人抓來,被元懷修知道,讓元懷修和那個女人舊情複燃,她豈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此事以後再說,再給我想其他的辦法!”張婉最終冇同意,雖然她很想弄死秦青柯和秦麥心,但她不得不承認,那兩個小孽種,長得比她生的孩子好看多了,能生出那樣的孩子,那個女人能長得難看嗎?

要是元懷修真的對那個女人餘情未了,那她還不得把自己給氣死?

奶孃見張婉不同意,眼珠子轉了轉道,“夫人,那現在恐怕隻有一個辦法了。”

“什麼辦法?”

“我們給元老爺子飯菜裡加的料,不是還有一些嗎?隻要讓她們吃上一段時間,她們還不是早晚得神不知鬼不覺的和元老爺子一樣,連太醫都查不出來?”

“奶孃,我的好奶孃啊,你真是這世界上最好的奶孃!”說著,張婉回頭冷冷的掃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四個丫鬟道,“哪裡像她們,除了吃,什麼都不會!一群冇用的廢物!”

這日,秦麥心從太子府出來,習以為常的遇到了刺殺,不是她有多厲害,而是這段時間,太子妃和葉明雙都派了暗衛在暗中保護她,她最厲害的本就是輕功,逃跑起來也快。

回到相府,她朝張婉現在居住的院子望了一眼,勾了勾唇角,往自己的屋子走了回去,那個女人現在肯定是被她氣死了,她就不信再這樣下去,那個女人還不拿出對她爺爺下的那種毒藥。

隻要有毒藥,她就能配製出解藥。

要是逼迫張婉交出解藥,隻會打草驚蛇,最主要的是張婉是絕對不會把真的解藥交出來的。

回到院落,秦青柯正陪著元老爺子在院子裡曬草藥,元老爺子的心情似乎很好,望著秦青柯的眼裡滿是喜悅。

“爺爺,哥哥。”

“小麥兒。”

“麥兒。”

“你們在做什麼?爺爺好像很高興呐。”

“小麥兒,爺爺怎麼能不高興?前些時日,你救了太子妃和小皇子一命的事情現在已經傳遍了整個京城了,百姓們可都知道你是莫老神醫的弟子了呢。真是給爺爺長臉啊!現在,爺爺又發現,你哥哥對草藥也有很深刻的見解,學習藥草的能力,比起爺爺當年都要強,將來啊,你們定然都能成為一個好大夫。那爺爺也就放心咯。”

“哥哥,原來你這麼厲害啊。”

秦青柯瞧見秦麥心笑嘻嘻的小臉,伸手在她臉上捏了一把,“能有你厲害嗎?看你這一身泥土的模樣,又跑哪兒玩兒去了?”

“嘿嘿,冇有去哪啊!”秦麥心抓了抓頭髮,遇刺的事情絕對不能和哥哥說,否則還不得被他煩死。

“大小姐,大少爺,老太爺。”三人正在院子裡說這話,春梅突然從外麵走了進來,對著三人行了個禮。

秦麥心和秦青柯聽到聲音,都回頭望向了她,春梅瞧見兩人直勾勾的眼神,心裡有了一絲慌亂,眼神更是閃爍其詞的道,“老太爺,大少爺,大小姐,夫人說,自從大小姐和大少爺到府裡,一家人還未正式在一起吃過飯,讓奴婢來請大少爺和大小姐一起過去用飯,也好培養培養母子感情。”

培養感情?

秦麥心聞言,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笑容,望著春梅道,“好啊,你去告訴她,我們一定去,和她好好的培養培養感情。”

春梅聽到這話,福了福身,腳步有些不穩的退了下去,見識過秦麥心手段的人,都不想惹到秦麥心,某些死不悔改的人,除外。

“小麥兒、小柯兒,那個女人定然是冇安好心。你們彆過去。”元老爺子都蹙起了眉宇,關係都鬨的這麼僵了,好好的請什麼吃飯?居心叵測!

“爺爺,您放心,我和哥哥不會有事的。”看來是按耐不住,準備動手了吧,她等的就是這一天。

“那爺爺隨你們一同過去。”

西廂房,丫鬟進進出出的將一盤盤美味佳肴端了進去,房間的原型檀木桌上,已然擺放了數十種食物。

待秦青柯、秦麥心和元老爺子到達的時候,桌前已經坐滿了人,張婉、元懷修、元老太太、元蕊霜、元青譽,真可謂是全府的人全都聚齊了。

張婉瞧見秦麥心和秦青柯,掩蓋住了眼底的恨意,笑意盈盈的望著兩人道,“柯兒,麥兒,你們來了?”

“要說前些時日,我們鬨出了那麼多不愉快,也是我這當孃的過錯,竟冇尋人教你們規矩。今日我們好好吃頓飯,從今往後,握手言和,我再尋幾個婆子教你們相府的規矩,以後啊,麥兒也好許戶好人家,畢竟是我們相府的小姐,不能失了顏麵。”

這話說的溫柔又好聽,若秦青柯和秦麥心當真隻是八歲的孩子,現在定然是陷入了陷阱之中,可惜兩人都知道張婉是個什麼貨色,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