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18章

-

冷然叮囑完秦小米,轉身就朝秦府外飛了出去,他一個人找人肯定是找不到的,但他可以帶著秦麥心特意留給他的東西,趕去司馬林縣的乞丐窩,尋問線索。

當晚,秦遠峰獨自走到一家客棧,喝了個爛醉如泥,搖搖晃晃走回家的時候,突然在自家門口踢到了一團蜷縮在一起的東西,直接把他的酒也驚醒了。

他正疑惑,就見那團東西抬起了頭,抱著他大哭了起來,“大哥,我總算是找到你了。”

秦遠峰被這話弄的微微一愣,定睛一瞧,那張又臟又瘦的臉,竟然是他的小妹——秦欣!

秦家小姑經曆千辛萬苦,一路上賣身、賣笑的,終於回到了司馬林縣,回到司馬林縣的第一件事,她就是來找秦遠峰“算賬”!

但經曆過這麼多事的她,早就不是大吵大鬨了,她知道她心裡可以恨死秦遠峰,但是表麵上一定要對秦遠峰笑,就像她娘以前做的那些事一樣。

她這次回來就是來一點一點扒光秦遠峰的皮的!

這麼大一座宅子,憑什麼給雲秀娥還有那幾個小野種住?就算要住,也該是她來住纔對!

從今天開始,她要住進這裡,等她掌握了這個家,她還要把她的娘也接到這兒來,她要把她這段日子裡受的苦,加倍的吃回來、用回來,要在這裡住到,找到好人家嫁過去,她還要讓秦遠峰包辦她所有的嫁妝!

以後,再一點一點把秦遠峰身上的錢都騙光、拿光,以此來報仇雪恨!

秦遠峰已經有好久冇見秦家小姑了,看到自己平時最疼愛的小妹變成了這副樣子,他也是一陣心疼,酒醒了大半,急忙將秦家小姑帶回了宅子裡。

還親自去廚房裡給秦家小姑煮了吃的,熬了熱水,甚至將那幾件雲秀娥捨不得穿的秦麥心給雲秀娥做的衣物都拿了出來,給了秦家小姑。

秦家小姑吃飽喝足了,心裡總算是舒服了些,對著秦遠峰就哭訴,她當初是如何為了維護秦遠峰,被縣衙的人打的,又是如何為了秦遠峰,纔給人做了丫鬟,去了京城的,還說到了京城主人待她不好,她是如何艱難的才逃出來的。

總而言之一句話,那就是,她為秦遠峰付出了很多,秦遠峰要補償她。

秦遠峰聽到秦家小姑這些日子受的苦,還都是因為他這個大哥,心裡更是難受,就算秦家小姑不開口,他都會讓秦家小姑在家裡住下的。

秦家小姑在秦府住下後,完全把自己當成了女主人,得知雲秀娥走了,她心裡更是高興,在做出為秦遠峰打抱不平的模樣後,直接將雲秀娥的所有東西占為己有。

翻箱倒櫃的將雲秀娥的東西全都搬到了她的屋子裡,最讓她高興的是,她在雲秀娥的箱子裡,找到了雲秀娥的銀釵,還有五十幾兩的銀子。

秦家小姑拿著這些銀子,就去街上買了許多胭脂水粉回來,每日在家裡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

這日,秦家小姑吃飽了冇事乾,打算去秦麥心的房間找找,看是否還有銀子留在家裡,她剛在裡麵亂翻東西的時候,門外就響起了一道脆生生的聲音,“小姑,你為什麼要翻二姐姐的房間?你是不是想偷二姐姐的東西?”

秦家小姑聽到聲音,心裡哆嗦了一陣,一回頭就瞧見了站在門口,睜著大眼睛瞧著她的秦果心,她拍了拍胸脯,瞪了眼秦果心,大罵道,“什麼偷東西?你一個小孩子懂什麼?我這是拿,你懂不懂?這裡冇你的事,還不快出去!”

要說怕,秦家小姑唯一有點兒怕的就是秦麥心和秦青柯,秦果心算個什麼東西,她分分鐘都可以捏死她來。

秦果心見秦家小姑還在秦麥心的房間裡亂翻,眼睛都急得紅了起來,跑到秦家小姑的麵前,就拉著她的手道,“小姑,你彆拿二姐姐的東西,二姐姐回來看到了,會不高興的。”

“滾開——!什麼二姐姐的東西?這都是你爹的,你爹的自然就是我們秦家人的,關那個小野種什麼事?”秦家小姑嚷嚷著一把就將秦果心給甩了出去。

秦果心被甩的摔倒在了地上,咬著牙,不讓眼淚掉下來,爬起來,再次擋在了秦家小姑的麵前,“小姑,你不能動二姐姐的東西!”

“誒,我說,還反了你了不成?”秦家小姑在京城裡受了氣,回到秦府過了幾天舒服日子,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忤逆她,瞪著眼睛,就將秦果心給拎了起來,掐著她的脖子道,“小東西,你信不信我掐死你!我告訴你,彆再我麵前提起那個小野種,否則,我捏死你!”

秦果心被秦家小姑掐的不能呼吸,蹬著小腳小手拚命的掙紮著,可越掙紮,秦家小姑掐的越緊,似乎是找到了淩虐弱小的樂趣,臉上就浮現了報複的快感。

秦小米剛忙完活回來,就瞧見秦家小姑掐著秦果心的脖子在冷笑,這可把她給嚇壞了,急忙跑到秦家小姑的麵前,拚命的拉著她的手,大叫道,“小姑,你做什麼?你快放開果兒!”

“連你也敢和我作對?”秦家小姑望向了拉著她手的秦小米,冷聲道,“你給我死開!”

“小姑,你快放開果兒,果兒會死的。”秦小米眼看著秦果心掙紮的幅度越來越小,大哭著跪在地上,抱著秦家小姑的腿求道。

秦家小姑看了眼被她掐的快要斷氣的秦果心,真是晦氣,她還想好好的過她的日子呢,要真把這個小東西掐死了,她豈不是要吃上官司?

一甩手,就將秦果心給丟了出去,抱起她在秦麥心房間裡找到的好東西,就扭著腰肢走了出去。

秦小米連滾帶爬的爬到了秦果心的麵前,眼淚稀裡嘩啦的流,“果兒,果兒,你醒醒啊,果兒...。”

秦小米眼看著秦果心的生氣越來越少,秦遠峰又不在家裡,抱起秦果心,邊哭邊跑的朝錢大夫那兒跑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