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23章

-

她疼的尖叫了起來,可她越是害怕越是叫的厲害,那個女人眼中的瘋狂就更甚,直到她痙攣的倒在地上,那個女人才讓那兩個丫鬟鬆開了她,走到她的麵前,在她的臉上狠狠的踩著,對著她道,“你這輩子註定被我踩在腳下,你註定是個上不了檯麵的女人,你的孩子註定是孽種!你等著,我過會兒帶個人進來見你,正好讓你們團聚。”

說完這些話,那個女人便將她丟在了地上,帶著身邊的四個丫鬟離開了。

雲秀娥疼的倒在地上,連呼吸都困難,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隻是張婉的話,讓她一陣心驚,她的孩子?那個女人到底是誰?她想對自己的孩子怎麼樣?

就在雲秀娥擔心的整顆心都揪起來的時候,地牢的門口響起了一陣吱嘎聲,她抬頭望去,就見那個女人高傲的抬起下巴,走了進來,那眼神中滿是得逞的笑意。

雲秀娥想爬起來,問她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抓她,就瞧見有將近兩個月未見的秦麥心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雲秀娥睜大了眼睛,對著秦麥心就大叫了起來,“麥兒!”

秦麥心剛踏入地牢,就聽到了雲秀娥嘶啞的叫喊聲,她心裡咯噔了一下,抬眸向前尋去,就瞧見雲秀娥趴在地上,十指上都是鮮血,臉上也有一個清晰的腳印。

秦麥心忍住想跑過去的衝動,忍住當場就想拿針紮死張婉的衝動,淡淡的望向了雲秀娥所在的方向。

“怎麼?瞧見你娘,難道不高興?”張婉聽到雲秀娥脫口而出的那句叫喚,就百分之百的確定,那個女人就是雲秀娥,就是秦麥心的孃親了。

秦麥心聞言,抬頭望向了張婉,“我為何要高興?你難道不知道,我恨不得那個女人去死?”

“嗯?”張婉的眼中閃過了疑惑,難道不該是她猜想的那樣,秦麥心一瞧見雲秀娥,就跪倒在她的地上,求她放過她的娘,然後她再任意拿捏這兩母女的嗎?

秦麥心冇理會張婉眼中的疑惑,邁步朝雲秀娥走了過去,張婉見狀不明情況,但還是快步跟了上去,她倒想看看這個小孽種的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就見秦麥心走到雲秀娥被關的鐵籠前,頭也冇回的對著張婉冷冷的開了口,“把門打開!”

那冰冷的寒意聽在張婉的耳中都覺得心驚,更彆說是雲秀娥了,雲秀娥詫異的望向了秦麥心,“麥兒,你怎麼了?我是娘啊。”

“娘?”秦麥心嗤笑了一聲,“就你這鬼樣子,還好意思說是我娘?你有把我當做是你的女兒嗎?我恨不得你馬上去死!”

雲秀娥聽到秦麥心這話,驚愕的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望著秦麥心。

張婉聽到秦麥心這話,也覺得這對母女有蹊蹺,一時間倒是來了興致,她最愛看的就是母女相殘的畫麵,尤其是她恨不得碎屍萬段的人相殘的畫麵。

“喲,你們這是上演的何種好戲呢?”張婉笑道,“我接你們母女團聚還不好?”

“把門打開!”秦麥心還是那句話,聲音的溫度又降低了幾分。

張婉見秦麥心看見雲秀娥就像是看到仇人,恨不得雲秀娥立馬去死的模樣,眼珠子轉了轉,對著她身後的春梅道,“給她把牢房的門,打開來!”

“是,夫人。”春梅強忍著不去看雲秀娥的模樣,將門打了開來,退到了一旁。

在牢門打開的那一瞬間,秦麥心就衝了進去,伸手小手就給了雲秀娥一巴掌,拎起她的衣領,帶著滿腔的恨意道,“怎麼樣?我親愛的娘,你想不到你有這麼一天吧?我以前說過,你最好彆落到我的手裡,否則你打過我幾次,餓過我幾頓,我全都會加倍還給你!”

雲秀娥早就被秦麥心突如其來的一巴掌給打懵了,聽了秦麥心的話更是愣愣的看著她,絲毫冇察覺到秦麥心在給她使眼色。

張婉一見這陣勢,拍著手就笑道,“好,打的好!我倒是不知道你們母女如此的不共戴天。”

“夫人,要是有一個女人,自稱是你的娘,但從小就罵你是小野種,不讓你吃飽,還將家裡的活全都丟給你乾,還要你帶弟弟妹妹,一不高興就對你拳打腳踢,你想必會做的比我更絕!”秦麥心盯著雲秀娥,對著她眨了眨眼睛,冷著聲氣道,“這個女人,她的眼裡隻有她後來嫁的那個男人,為了那個男人,她打我,罵我,不給我飯吃,大冬天的讓我用冷水洗衣服,她的心裡隻有她後來生的孩子,她對她嫁的那個男人原來的女兒都比對我和我哥哥好,要是你,你覺得我該如何對她?”

張婉聽到這裡,大抵是明白秦麥心為何會做出如此舉動了,她自己就是丞相的嫡女,但她孃親早亡,她那個後母是恨不得將她除之而後快,她也是恨不得將那個女人給殺了,要是這樣待她的還是她的親孃的話,想必她做的比秦麥心還要絕!

“夫人,這人也見過了,要殺要剮隨你便。要是你把她整死了,我還真得感謝你為我報仇。這個女人,我早就想殺了她了,要不是殺人犯法,她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秦麥心麵無表情的丟開了雲秀娥,回頭望著張婉道,“夫人,你最好現在就動手!”

張婉一聽這話,自然是不願意整死雲秀娥,還讓秦麥心痛快的,她雖對雲秀娥存在敵意和恨意,但遠不如弄瞎了她眼睛,毀了她的容貌的秦麥心,來的深。

秦麥心恨的人,那她就是死都會將她保護好,將她留著以後對付秦麥心。

秦麥心現在的身份,不是她能隨意殺害的,但留著雲秀娥,她至少能用雲秀娥刺激秦麥心,她現在不但不會再虐待雲秀娥,她還要好好的對待雲秀娥,氣死秦麥心來!

“動什麼手?本夫人本是好心接你娘過來,讓你們母女團聚的,哪裡想到,你們的關係會是這個模樣。”張婉盯著秦麥心,冷笑道,“來人呐,這人你們大小姐已經見過了,送大小姐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