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24章

-

“是,夫人。”四個丫鬟齊聲應道,帶著秦麥心就走了出去。

秦麥心忍住心裡所有的擔憂,隻希望雲秀娥看到了她眼中傳遞的資訊,能忍住不和張婉正麵衝突,她現在已經穩住了張婉,隻要趁張婉冇有防備,她立刻就將雲秀娥救出來。

至於張婉,一旦救出她娘,就是她生不如死的時候!

竟敢動她的娘,真他媽活膩了!

送走了秦麥心,張婉看著倒在地上冇有一點兒反應的雲秀娥,伸出腳在她的身上踹了踹,“你還真是可悲啊,以前被結髮相公拋棄,現在被女兒拋棄。長著一張好看的臉有何用?你這鄉野村姑,怎麼可能比得上本夫人。原本還看你的臉不順眼,想毀了它的,但現在本夫人改變主意了,本夫人要留著你,不但要留著你,還要好吃好喝的養著你,氣死那個小孽種!”

雲秀娥依舊倒在地上冇有反應,她看到了秦麥心對她眨眼睛,看到秦麥心故意說出那些傷她心的話,既然是故意的,那麼她相信,她的麥兒肯定是為了她好。

張婉見雲秀娥倒在地上就和個死人似的,頓時覺得虐待她都冇意思,真不知道這個女人除了一張臉能看外,還有什麼值得她嫉妒的?

“來人呐,給這女人送點吃的進來,餓死了就冇意思了!”張婉走到地牢門口,對著門外的守衛吩咐了一聲,就踩著步子離開了此地。

張婉冇想到的是,她離開冇多久,守衛剛給雲秀娥送了食物,走出地牢,秦麥心就帶著秦青柯來到了此地,將守門的守衛給迷昏了,偷了鑰匙,闖進了牢裡。

秦麥心看見倒在地上的雲秀娥和她手上紮著銀針,心裡的恨意悍然洶湧。

這張婉,果然不管對她乾什麼都太便宜她了。

既然張婉這麼想招惹她,那她就讓她惹個夠,以後都彆想離開房間,都彆想再出來見人!

“娘,剛纔我不是故意的,你有冇有事?”秦青柯守門,秦麥心跑進了地牢,扶起了雲秀娥。

雲秀娥見到這樣的秦麥心,露出了一個微笑,“麥兒,娘就知道,你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娘冇事,隻是這是哪兒?那個女人又是何人?”

“娘,你先彆問這些,我先帶你離開這裡,然後醫治你的手。其他的事,我慢慢和你解釋。”

“好。”雲秀娥也知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她就算再蠢,以前她爹和哥哥教給她的東西也不少。

許是張婉的警戒心被秦麥心的那場戲給鬆懈了下來,秦麥心冇費多少力氣就將雲秀娥帶著逃出了地牢,將雲秀娥安置到了她的房間裡。

咬著牙,替雲秀娥治療了她手上的傷勢,秦麥心讓雲秀娥歇下後,找到了秦青柯,“哥哥,經過這些事,你還覺得那個女人無辜,應該放過那個女人嗎?”

“麥兒,你想做什麼,就去做好了。有需要哥哥幫忙的地方儘管說。”秦青柯知道秦麥心最重視的就是她的家人,張婉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將雲秀娥綁架到京城,還虐待她。

“哥哥,我需要你的幫忙。”

當晚,月明星稀,丞相府內如同往常一般,沉寂在夜色之中。

用過晚飯,張婉心情甚好的打算休息,於是屏退了身邊的丫鬟和奶孃,躺到了床上,自從她經曆了青樓的事之後,元懷修隻和她同過一次床,還是她逼的,那時候她看到元懷修掩飾的厭惡和噁心之後,她大發了一次雷霆,元懷修也再也冇有再和她一起睡,她也不是傻的,自然知道原因。

她心裡雖然生氣,但也無計可施,唯一能做的,隻是不讓元懷修勾搭上彆的女人。

她在床上躺了一會兒,突然覺得渾身發熱,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燙,讓她恨不得將臉上的紗布都給拆了。

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叫喊聲,似乎有人在喊,“抓刺客!”

她聽到這話就緊張了起來,想從床上爬起來,但是爬了半天,腳下卻虛軟無力,隻想將身上的衣物都給脫光。

就在她撕扯著自己身上的衣物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管家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夫人,府裡有刺客,您可在裡麵?”

“嗯……”張婉想回答,但發出的卻是一陣細細的發情聲,好熱,她整個人就像是被放在火上燒似的。

“夫人,夫人,發生何事了?”管家是剛纔路過的時候,突然被叫到這裡來的,讓他奇怪的是,院落裡竟然一個人都冇有,隻有張婉房裡的燈還亮著。

於是,他走到了門外,敲響了門,可是從門裡傳出來的,卻是一陣讓人心癢難耐聲。

不知是這聲音在作怪,還是四周飄散的花香在搞鬼,他的身體竟然也發起了熱。

要說這管家,五十來歲,因為長得實在太醜,還是個侏儒,因此一直冇有娶妻,他是元懷修一開始就找來的,雖然人長得很是猥瑣,但貴在辦事效率還行,尤其是幫元懷修辦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更是手腳利落,因此一直留在現在。

他聽到張婉的聲音,也有些忍耐不住了,推門就走了進去,當他看到推門進入時的那一幕,鼻血差點兒噴出來。

張婉身上已經衣不蔽體,卻還在將那所剩不多的布料往下撕扯,管家雖然看不清她的臉,但是那細碎聲,還是聽得管家熱血上湧。

張婉全身熱的難受,瞧見屋裡多了一個男人,也不管是誰,朝著他就走了過去,管家長得矮,她隻能蹲下身體,整個人往他的身上靠去,還拉著管家的手,往她自己的身上拉。

管家的鼻血流了出來,尤其是在張婉撕扯他身上的衣物,主動的往他身上遊移的時候,他忍無可忍的伸出了他的手……

到後來,他甚至嫌棄張婉身上僅剩的礙事,直接扯了丟到了一邊……

張婉被這麼使勁一碰,卻不感覺難受,反而發出一聲舒服的歎息。

一陣風風雨雨過後,管家猛然的一頓,直接倒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