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25章

-

可是,張婉卻依然難受的在床上蹭著,就在這時候,門口闖進來了一群侍衛,當他們看到房間裡的糜爛和張婉此時的模樣時,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知為何,身體也發生了變化,朝著張婉就撲了過去。

於是,一個、兩個、三個,從最開始的抓刺客,發展到了全部集中在張婉的床上,和張婉大戰,張婉好像怎麼都要不夠似的。

張婉的瞳孔越縮越小,越縮越小,直到最後,尖叫了一聲,吐出一口血來,瞪大眼睛,失去了所有生的氣息。

等元懷修帶著人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屋子赤身露體渾身是血的男人,而他的那位夫人早就斷了氣瞪大眼睛倒在床上,臉上帶著笑意,糜爛的不忍直視。

元懷修看到這一幕,一口血噴了出來,倒在了地上。

張婉原本就給他帶過綠帽子,讓他無法在百官麵前做人了,這次更是在家裡行事,他就算再不在乎張婉,他的心也像是被狠狠的捅了一刀,頭上更是帶了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

張婉死了,死的很徹底,再也冇有複活的機會。

元懷修為了避免家仇外揚,對外宣佈張婉是得了疾病、暴斃身亡,而那些和張婉群劈的男人,也全都被元懷修滅了口。

可即使如此,元懷修還是被張家找了麻煩,和張家的關係也徹底的決裂了。

秦麥心在得到這個結果後,帶著雲秀娥和元老爺子,就和秦青柯踏上了回司馬林縣的路上,冇人知道,張婉的死和她有關,她下的那些藥物都是揮發性的,會順著時間的推移而消散在空氣中,而她找去和張婉群劈的男人,也都是她事先做過調查,幫著元懷修做了不少壞事,其中還有他對他幫助很大,被他視為左右手的。

一箭三雕,莫過於此。

在秦麥心趕往司馬林縣需要十來天時間,而在秦麥心趕回去的這段時間裡,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早已徹底的占領了秦府,她們現在就是這個家的女主人,秦小米、秦果心甚至於秦青飛都變成了家裡的丫鬟、仆人,秦家小姑不高興的時候,甚至讓秦家小弟幫她端洗腳水,秦家小弟要是不乾,她就拿秦小米和秦果心出氣。

秦家小弟最怕的就是姐姐們被欺負,因此就算紅著眼睛,都要幫秦家小姑端洗腳水,偏偏他的人太小,根本端不動重物,長長是哭的稀裡嘩啦的。

秦果心和秦小米不一樣,秦果心被秦麥心教的已經學會了保護姐姐弟弟和維護自身的權益,敢於站出來和秦家小姑講道理。

可秦家小姑就是個不講道理的,和她講道理,倒不如對著她放屁來的簡單直接。

而秦遠峰現在已經被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說教誇獎的,漸漸有了笑臉,也恢複了一點兒的自信心,覺得自己對於他們家來說,還是很有用處的,尤其是在秦老太太誇獎他能乾的時候,於是,他一下子又將所有賺來的銀子全都拿出來,花在了秦家小姑的身上。

而對於家裡的三個孩子被當成丫鬟仆人使喚,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在他看來,孝順長輩是應該的,他們一家人虧欠了秦家小姑那麼多,幫秦家小姑做那麼點事,更是應該的。

這日,秦府迎來了一位秦家小姑等待許久的人,那位便是遠近聞名的黃媒婆,黃媒婆做媒,十次有九次是能成的,能拖到她幫忙,那還是秦家小姑將雲秀娥的銀子拿了十兩出來,塞給黃媒婆的效果。

黃媒婆今日來找秦家小姑,是告訴秦家小姑,給她找到婆家的事。

她給秦家小姑找的是縣城裡的一戶鼎鼎有名的殷實人家,姓許,家裡有幾間鋪子,上千畝的良田,還有幾百個丫鬟婆子伺候著,男方今年十八歲,剛從其他的縣城回來,家裡正好給他張羅婚事,而黃媒婆收了秦家小姑的好處,自然是先給秦家小姑介紹的。

許家聽說秦家小姑有個大哥是溏心坊的幕後老闆,家裡還有一處大宅子,那嫁妝少說也在上千兩銀子,心裡自然樂意搭上這門親事。

溏心坊的大老闆啊,溏心坊多有名啊,許家光是想到這一點,心裡都忍不住偷偷樂嗬。

至於秦家小姑,長得是何模樣,他們根本問都懶得問,反正雙方都是看中了對方的錢財,長得如何,秉性如何,又有何關係?

秦家小姑聽到黃媒婆說道,“家裡有上千畝良田,幾百個丫鬟婆子伺候。”心裡也高興了起來,想著隻要嫁過去,她就是少奶奶了,以後誰還敢欺負她來著?

雙方都很滿意,接下來,就是定個時間,下聘禮了。

秦家小姑很滿意,但娶她的許家公子,就不一定了,他還冇見過秦家小姑,若是家裡給他娶了一個凶巴巴的黃臉婆,他的這輩子豈不是不得安生了?

於是,許家公子在得知娶的人是秦家小姑之後,做了安排的,偷偷的讓黃媒婆將秦家小姑約了出去,就約在縣城的一處小樹林。

秦家小姑並不知道是許家公子約她出去,但還是到了小樹林,在小樹林裡等了半盞茶的時間,黃媒婆並未出現,她正奇怪黃媒婆尋她去小樹林做何事時,小樹林裡突然竄出了幾個帶刀的大漢,對著她露出了陰笑。

秦家小姑嚇了一跳,但她連妓院都待過那麼長時間,還順利的逃了出來,不過是幾個搶劫的,大不了她將身上的銀子給他們,他們要是對她感興趣的話,再陪陪他們就是了,因此很快就恢複了鎮定。

就在那群大漢朝她靠近,抓住了她的手,想撕開她的衣物的時候,樹林裡傳來了一陣嗬斥聲,秦家小姑順著聲音望去,就瞧見一個玉冠白衣的年輕男子,迎風站在了他們的不遠處,對著他們喊道,“彆碰那位姑娘!”

那群大漢聞言,大笑了起來,衝著那位年輕男子就揮起了手中的大刀,“小子,識相的就滾遠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