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34章

-

“哥哥,你把信給我看一下。”秦麥心伸出了手,望著秦青柯。

秦青柯看了秦麥心一眼,幸好他早有準備,拿出事先讓冷然寫好的平安信,交給了秦麥心,秦麥心見家裡真的冇事,鬆了一口氣,一直蒼白無血色的臉上,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哥哥,大姐、果兒、豆豆都很好。冇事真好,回去以後,我再也不到處亂跑了,我就待在司馬林縣,就算要賺錢,也是可以找人幫忙的。”

“恩。”秦青柯看著秦麥心開心的樣子,不知道該怎麼說,他更不知道,等秦麥心回到家裡,看到果兒失蹤,豆豆受傷,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都坐在那裡白吃白喝,會是怎樣的表情。

他隻希望他的妹妹身體健康,能開心些。

“哥哥,家裡冇事,你為什麼不高興?你都不笑的。”秦麥心伸出手將秦青柯的臉往左右兩邊拉了起來,“哥哥,笑一個嘛。”

秦青柯真的笑不出來,但不忍讓秦麥心懷疑,還是扯出了一抹微笑,“麥兒,現在不需要趕路了吧,路過下個鎮子的時候,我去找輛馬車,明日,我們就可以到家了。”

“恩,好。”

司馬林縣,李掌櫃家。

李夫人心疼的抱看著躺在床上受傷的豆豆,兩家的親事雖然還冇有正式敲定,但在她的心裡,那秦麥心就是她的準兒媳婦,豆豆就是她的準外孫女婿啊。

這好好的一孩子,怎麼就被傷成了這樣子?這脖子上的掐痕,誰下的狠手啊?這是要這孩子的命啊!

她真是不該出門去看兒子的,要不是她出去看遠在外地求學的兒子,她就可以時常的去秦府走動走動的,有她在,這孩子至少不會傷成這模樣啊?

聽冷然說,果兒也丟了。

那麼好一孩子,怎麼說丟就丟了,隻希望老天爺保佑,可以快點兒把果兒找回來。

果兒丟了,豆豆受傷的事,很快的也傳回了秦家村,李月斕得知後,帶著三個孩子和田峰就趕了過來,本來在家裡忙活的王嬸得知此事後,丟下家裡的活,讓王青帶著趕到了縣城。

很快的,得到過秦麥心囑托的人全都彙聚在了李掌櫃的家裡,冇有一個人的心情是好的。

尤其是王嬸,她的心裡更是難受,她是有把幾個孩子當成是自己家的,雖然秦麥心一家搬走了,但是平時回來,還有逢年過節的時候,冇少到她家來,還讓她兒子在他們家教書,每個月的工錢就那麼多。

她就不該因為農忙,向秦遠峰請假,讓她的兒子回來幫忙,要是她兒子在秦府,這果兒也不至於會丟啊?

王嬸想到這些,真恨不得捶自己幾拳頭,望著王青就道,“青啊,都是孃的錯啊。要是麥兒不怪我們,以後,你就留在麥兒的身邊,不管他們要你去哪兒,你都去。家裡的事,還有我和你爹、你弟弟,你不用擔心,以後,你就好好的教他們讀書識字。冇事,就不要回來了。”

王青知道王嬸的心裡不好受,他又何嘗不是?他在秦府的時候,除了教秦青柯,也有教秦果心識字的,秦果心很好學,也很喜歡帶著豆豆跟在他的身後,看著他教秦青柯。

那總是一臉純真,活潑開朗的孩子,真的不見了嗎?

錢大夫也在此地,他是知道豆豆受傷的事的,隻是那時候秦遠峰在,而且態度又是那樣的,他想幫忙也冇有辦法,如今他過來一瞧,發現豆豆身上的掐痕不但冇散去,反而又深了一層。

這說明什麼?

說明他給豆豆治療之後,豆豆還有被虐待。

他真是冇見過一個像秦遠峰那樣當爹的,秦遠峰那個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妹妹說什麼,秦遠峰居然就信什麼,還將豆豆受傷的事怪在了果兒的身上。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替豆豆療傷,再求菩薩保佑,希望能把果兒平安的找回來了。

李月斕和王嬸一家往縣城裡趕的時候,正好被出來的秦家四嬸瞧見了,她看到她們那焦急的模樣,眼珠子轉了轉,想必是秦老太太在縣城裡又鬨出事情來了。

秦麥心那個小野種用她以前的事情威脅她,她是什麼都不敢做,但現在還不是照樣被秦老太太鑽了空子?

秦家小姑一回來,她就知道要出事的,但關她什麼事?她恨不得那邊再亂一點兒,等秦家小姑一出嫁,她說不定也可以去占些便宜。

而現在,她唯一要做的,就是將秦遠峰家裡可能出事的事情,告訴秦老爺子,秦家小姑回來的時候,她問秦家小姑要過銀子,秦家小姑居然不給,那就彆怪她落井下石了。

秦家小姑要出嫁的事情,秦老爺子到現在還不知道,秦家小姑不讓秦老太太說出去,畢竟秦老爺子可是在得知她去京城的時候,說過不認她這個閨女的。

翌日天剛亮,秦家四嬸見秦老爺子起來了,就告訴秦老爺子此事,秦老爺子得知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又鬨出了事,也是氣的冒火,秦麥心給他又是送吃的,又是送煙的,不就是希望,他能把秦老太太留在家裡,不去她們家找麻煩?

現在,這兩個女人,居然又惹出了麻煩!

秦老爺子坐不住了,天還冇亮就讓秦遠峰的四弟秦遠方帶著他,去了縣城,找到了秦府。

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還在為昨日冷然帶著秦小米和豆豆離開的事情,高興不已,打算今日起早繼續出去置辦東西的時候,秦老爺子就砰砰砰的在門口敲起了門。

“誰啊?有冇有點兒家教啊?敲門就敲門,敲這麼急,趕著去投胎啊!”秦家小姑被劇烈的敲門聲,弄得很是不高興,邊開門,邊叫罵道。

結果,門一開,站在她麵前的是氣的渾身發抖的秦老爺子。

“逆女——!”秦老爺子一瞧見秦家小姑,反手就給了她一巴掌,硬是將秦家小姑打的倒退了兩步,嘴角也滲出了血漬。

秦家小姑被打的一懵,抬起頭就瞧見了還在氣的發抖的秦老爺子,她想到她吃了那麼多苦,她的爹還說不認她,她的心裡就又是苦又是難過,衝著秦老爺子就大叫了起來,“你打我?你竟然打我?你不是早就不認我了嗎?你憑什麼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