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40章

-

“民女秦麥心見過縣太爺。”被懷疑很正常,誰叫她現在真的隻有八歲。

縣太爺見秦麥心如此得體的和自己打招呼,原本的反感稍微消散了一些,隻是這個小女孩和這個小男孩當真是糖心坊的東家?

“潘陽,下去備壺茶來!”縣太爺坐到了凳子上,踹了師爺一腳,就讓師爺下去備了茶,師爺的臉沉了下來,眼神怪異的掃了縣太爺一眼,隻好下去,秦麥心正奇怪這兩人的相處方式,就聽縣太爺道,“你們說你們是糖心坊的東家?可有證據?還有,你們尋本官,有何事?

看到這麼小的兩個孩子,就算他再反感,心裡也不免多了些許好奇。

”糖心坊的每件衣物上都會有糖心坊的專用商標,縣太爺,你瞧瞧這個印章,可是?“秦麥心將懷裡的判斷正版的印章拿了出來。

縣太爺盯著瞧了一會兒,這質量和他的官印幾乎一模一樣,一般能得到皇上批準的,纔可以成為一個行業的東家,這件事在司馬國是默認的事實。

看到這個印章,就像是看到官印一般,縣太爺很難不相信。

這也幸好,秦麥心想著要開始正式的占據服裝市場,纔在京城求了一個回來。

”你們來尋本官何事?“身份確認了,縣太爺的視線停留在了兩人的身上,這兩個孩子年紀如此之小,就成了糖心坊的東家,背後肯定是有後台的,而且絕對不小。

他最不喜攀親帶故的官家小姐、少爺,因此明明可以留在京城當大官的,他硬是自請到了這個在整個司馬國,算是窮鄉僻壤的司馬林縣。

”縣太爺,我的妹妹丟了,我想請您幫忙找找,隻需要你在告示欄上,給我貼一下這張尋人啟事便好。“

”妹妹丟了?“這可是大事。

秦麥心見縣太爺內心的防線有了一絲鬆懈,趁熱打鐵的將家裡的事情和縣太爺說了一遍,縣太爺聽完,氣不打一出來,正好師爺泡好茶走了出來,縣太爺二話不說就衝過去,劈裡啪啦

的對著師爺說了一通,師爺寵溺的瞧著他上串下跳的模樣,摸著他的頭髮,替他順了順毛,主動倒了杯水,放在他的麵前道,”乖,先喝口水。“

秦麥心,”……“

秦青柯,”……“

”事情,我們的縣太爺已經知道了,你們放心吧,這件事,我們會幫忙的。“師爺捋順了縣太爺的毛,對著秦麥心和秦青柯道。

縣太爺這時也是不住的點頭,”對,這事我管定了!我一定幫你們找到妹妹,我還要把你們那個渣爹給抓起來,抓到牢裡痛打一頓,餓他個三天三夜!讓你們娘和他和離!“

縣太爺就像是一隻炸了毛的小貓,氣的腮幫子都鼓了起來,和剛開始見秦麥心時的模樣,完全的變了樣。

秦麥心,”……“

秦青柯,”……“

秦麥心看懂了師爺和縣太爺的關係,明白的眨了眨眼,望著兩人說道,”那就謝謝縣太爺了。您放心,隻要您幫我,我以後都不給你送銀子了。其實,我是個良民呢。這張尋人啟事留在這兒,我們這就告辭,不打擾二位了。“

”喂,小丫頭,你這話是為何意?喂,什麼叫不打擾二位?喂,你們給本官站住!“縣太爺聽到秦麥心的話,臉就紅了起來,秦麥心和秦青柯走了,他還不忘追出去問道,還是師爺牽著他的尾巴,把他拎了回去。

離開縣衙,秦麥心回了秦府,給狄雄、胡星洲、葉明雙都寫了信,告訴了她們家裡發生的事,希望他們可以發動手裡的勢力,幫她找找,已經過了這麼多天,她不知道果兒還在不在司馬林縣,能多一條尋找的路子,總是好的。

尋人啟事剛張貼出去,不到半日,司馬林縣就開始全縣動員了起來,所有人都在回憶,三天前是否有見過畫像上的小女孩,畢竟兩百兩銀子,這可是個天價。

提供線索的人,絡繹不絕,秦府從早上接待到晚上,收到了很多線索,隻要是秦麥心認識的人,此時都過來幫忙了,所有人都很擔心果兒現在的情況。

雖然提供線索的人很多,但是真正有用的線索還要進行排查,工作量很大,人手明顯的不夠,秦麥心不得不花錢去聘請一些人,專門幫她確認那些線索的真實性。

為了尋找果兒,她是下了血本的,但是銀子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她唯一希望的就是,真的能將果兒平安的找回來。

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還是住在這裡,因為秦家小姑幾天後就要出嫁了,她是和許家人說好,從秦府出嫁的,想到秦麥心的突然回來,攪亂了她的出嫁,她就恨得要死。

她的手腳已經被秦遠峰找大夫給接了起來,但還是時不時的痛,她真不知道秦麥心那個小野種到底對她做了些什麼。

她肚子裡的孩子,她是肯定不會要的,要是留著這個孩子,那還得了?她的一輩子,豈不是都被這個孩子給毀了?

可她根本冇辦法對她肚子裡的孩子動手,因為秦遠峰一直追著她問,問她孩子是誰的,她忍無可忍之下,怒吼道,“是我未來夫婿,許家公子的!”

秦遠峰聽到這話,心裡五味雜陳,他的小妹怎麼就乾出了這種事,要是被人知道,那是要浸豬籠的啊。

隻希望幾日後的婚禮成功,到時候秦家小姑嫁出去了,也算有個著落了,他真的怕秦麥心對秦家小姑不利,畢竟是他的妹妹啊。

秦家小姑吼完這話,心裡也是咯噔了一下,她懷孕的事情,隻有秦麥心和秦遠峰知道,而且時間應該不超過兩個月,若是她現在嫁過去,到時候就說孩子是許家公子的,要是出生的時候不足月,她也可以說是早產的嘛,要再生個兒子,那她豈不是子憑母貴了?

她想到這裡,突然覺得肚子裡那個噁心的東西,變得有了價值,也就不再想著要把她打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