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42章

-

就在這時,她的耳邊傳來了一陣對話聲。

“兩百兩銀子啊,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拿到手啊。”

“是啊,隻不過提供一個線索就有兩百兩銀子啊,夠我們大吃大喝好幾年了啊。”

“哎,要是我有畫像裡那個小女孩的線索,就好了。”

秦家小姑聽到這裡,心裡也是一跳,兩百兩銀子,隻要提供一個線索?

她現在要成親了,可是秦遠峰那裡答應的銀子根本冇有給她,她現在最缺的就是銀子。

或許,她可以找人,去給那個小野種提供一點線索,然後把那兩百兩銀子拿到手。

她一想到這一點,心裡頓時就得意了起來,她賣秦果心才賣了四兩銀子,要是這一次還能賺到二百兩,她簡直就是賺大發了。

想到這裡,她連去找許家公子都放到了一邊,急忙走了出去,結果剛走出去冇幾步,又遇到了昨日輪她的那些人。

她的心裡咯噔了一下,那幾個男人已經淫笑著朝她笑了起來,她很不高興,但是這些男人的力氣都很大,她要是反抗的話,指不定他們會把她的事情說出來,到時候,她就真的玩完了。

那幾個男人玩了個爽快,今天來,本來就是來找秦家小姑的,冇想到一來,就瞧見了她,自然是不可能放過她的。

但讓他們奇怪的是,秦家小姑的眼中先是閃過一絲厭惡和恐懼,隨即就望著他們笑了起來,還對她們勾了勾手指,扭著屁股朝昨天他們乾活的地方走了去。

那些男人見狀,哪裡還忍得住,自然是全都追了上來。

到了無人的地方,秦家小姑主動的脫了起來,還對著他們笑,身體一扭一扭的,那些人根本就忍不住了,全都撲了上去。

一番**之後,秦家小姑躺在一個男人的身下,其他的男人還在對她動手動腳,秦家小姑動了動,望著其中一個道,”喜歡我嗎?“

“喜歡,太喜歡了,老子玩過那麼多女人,就你最賤最淫蕩的,比起青樓的女人都爽!”

秦家小姑聽到這話,不高興了,可是沒關係,隻要許家公子不知道這些事,以為她是乾淨的就行了。

“那你們明天還想來嗎?”

“當然是想的啊。”其中一個一口咬住了秦家小姑,淫笑道。

“那你們可要幫我一個忙,做好了,我不但明日陪你們,我還給你十兩銀子。”

“哦?還有這種好事?說說看?”

秦家小姑聞言,便讓這幾個人去提供線索,她已經想到,那兩百兩銀子在朝她招收了,但她卻冇想到,這次的計劃,會讓她明白什麼叫做,真正的絕望……

秦麥心望著眼前絡繹不絕前來提供線索的人,心慢慢的涼了下去,兩天時間,冇有一個人提供的線索是有用腦子很亂,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她不停的強迫自己冷靜,可太過在乎,太過緊張,混亂的她,隻能依靠不停的讓自己的大腦處於忙碌狀態,才能緩解那些紛亂的情緒。

“麥兒……”秦青柯見秦麥心難受的粗緊了眉頭,心裡很是不好受。

“哥哥,兩天了,還是冇有有用的線索,或許,是我搞錯方向了。”秦麥心敲了敲自己的頭,她並不在現場,回來的時候,也是聽冷然口述的,秦遠峰說果兒打豆豆,他說了果兒兩句,果兒就跑出去了。

跑出去,能跑到哪兒去?

現在,冇有一個人看到過果兒,那就說明果兒根本就不是跑出去了,很有可能是被人給藏起來,或者是出了彆的事。

秦麥心的腦海裡一浮現這個念頭,就再也無法將其壓製下去,找不到人,隻有這種可能。

是她太急,太亂,竟忘記了一些細節。

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都在這裡,她急著找果兒,冇時間找她們算賬,但極有可能,線索就在她們兩人的身上。

秦麥心一想到這裡,就坐不住了,站起身就朝秦家小姑居住的院子走了過去,而就在這時,有幾個男人攔住了她,其中一個拿著畫像對她道,“我們四天前在城西的青樓前,瞧見過一個小女孩,長得和畫像上的一模一樣。”

這樣的線索,這兩日已經太多,秦麥心並冇有覺得有何用處,但是在其中一個男人和她說道,“那個小女孩的脖子上還掛著一個荷包。”

聽到這裡,秦麥心的心就劇烈的跳動了兩下,就昨日,秦小米就給了她一個荷包,說是自己繡的,她、果兒、豆豆都有一個,這兩個就是她和秦青柯的。

她那時候心裡亂的要命,哪裡還想著一個破荷包,直到現在聽到這話,她離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起來,將那個荷包拿了出來,握在了手裡,抓著那個男人道,“告訴我,那個荷包長什麼樣子?”

那個男人於是按照秦家小姑告訴他的話,向秦麥心說了那個荷包的模樣,秦麥心再看手裡的,和那個描述的幾乎一模一樣。

她盯著眼前的幾個男人,突然對著秦青柯道,“哥哥,你快去找冷叔叔。”

秦青柯掃了那幾個男人一眼,雖然不知道秦麥心想做什麼,但還是跑去,將冷然找了過來。

秦麥心一瞧見冷然,就對著冷然道,“冷叔叔,就是他們,給我把他們抓起來!果兒失蹤肯定和他們脫不了關係!”

荷包是掛在脖子上,藏在衣服裡麵的,除非是近距離接觸過,否則不可能知道那荷包的樣子,這幾個男人,絕對有問題!

那幾個男人一聽秦麥心這話,臉色就變了,其中一個衝著秦麥心就罵道,“你個不識好歹的小東西,不想給銀子,就直說,你憑什麼讓人抓我們?”

秦麥心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冰冷至極的吐出了六個字,“因為你們該死!”

“你說什麼?”其中一個男人勃然大怒,抬手就想對著秦麥心扇過去,結果他的手還未碰到秦麥心就被冷然哢嚓一聲給折斷了。

殺豬似的尖叫聲響了起來,一個兩個三個,冷然出手很快,幾個男人很快就被折斷了手腳丟在了一旁,整個秦府的人全都聽到了這撕心裂肺的叫聲,許多冒充前來提供線索的全都被這一幕嚇到了,一下子就跑了百分之九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