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46章

-

“早上好。”秦麥心走到了秦家小姑的麵前,和她打了聲招呼,開口第一句話,“果兒在哪兒?”

秦家小姑瞪著一隻僅剩的眼睛,她身心受到的折磨,足以讓她死一百次,一萬次,可是她冇死,除了秦麥心的藥物,還有她對秦麥心的恨意,在支撐著她。

“恩,很好,那我們繼續。”秦麥心說完這句話,就走了出去,倒是讓秦家小姑一直冇放下來的心,又緊繃了起來。

她都這樣了,她就不信那個小賤人還想得到辦法,來折磨她。

她不怕,就算她死,她也是拉著秦果心那個小賤人墊底的。

秦麥心走了出去,直接去打聽了秦家小姑將要嫁過去的人家,有錢能使鬼推磨,秦麥心很快就得知了許家的情況。

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秦麥心又迅速的去查了那個許家公子的情況,許家公子的資料在當日下午就交到了她的手裡。

她看著上麵的內容,揚了揚嘴角,她現在最愛的就是渣男,因為秦家小姑這種賤女,隻配的上渣男。

而渣男乾起活,辦起事來,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男人,都要來的速度和絕情的多。

秦麥心走到了許家門口,給了那個看門的小廝一兩銀子,讓他帶她進去找許家公子。

許家公子正打算去退婚的,這會兒就聽到秦家有人來找他,還是一個小女孩。

出於好奇,他讓人將秦麥心帶了進去。

秦麥心上下打量了許家公子一眼,長得人模狗樣的,確實是有一副勾人當渣男的本事。

許家公子被秦麥心看的,心裡有些發毛,隻覺得這個小女孩的眼神怪異,像是要將他看穿似的。

“我是秦麥心,找你商量個事,這是五百兩定金,事情完成之後,我會再付你五百兩。”資料上顯示的很清楚,許家雖然是司馬林縣有名的有錢人家,但是這些年來,不懂得理財,早已經出現了經濟危機,隻剩下一個皮囊在硬撐著。

而許家之所以要娶秦家小姑,完全是因為她手中的糖心坊。

“哦?我到時第一次瞧見,你這麼小的孩子和我談判的,你可知道我是何人?”

“我無需知道你是誰,我付銀子,你做點兒你最擅長的事,大家各取所需罷了。”

“有趣,你知道我最擅長的是何事?”

“騙了其他女子的身心,騙光她們的錢財,再對其始亂終棄。”

秦麥心的這句話,直接戳到了許家公子的心底,這些都是他在外乾的風流債,這個小女孩是如何知曉的?

“你彆管我是如何知道的,一句話,乾不乾?一千兩銀子,夠你們家撐一段時間了。”

秦麥心的話,讓許家公子有了片刻沉思,但秦麥心來的蹊蹺,而且奇怪,他心裡還是有猶豫。

“難不成堂堂的許家公子,還不敢接受挑戰嗎?莫不是,連一個女人,你都拿不下?要當真如此,哎,或許我可以告訴你騙過的那些女子,你現在的所在地。”

“哦?你這是在威脅我?”

“你可以這樣認為。當然,你也可以認為這是一個證明你魅力的大好時機。”軟硬兼施,在不瞭解對方具體性格的時候,是最好最有效的辦法。

“很好,我應下了。說吧,你想要我幫你做何事?”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事,不過是希望你,按照原定的計劃,三日後,迎娶秦欣。然後再幫我一件事。”

“什麼?你要我娶那個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過的破鞋?”許家公子一聽到這話,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秦家小姑的事,早就傳遍了,現在無人不知此事,他也因此被人笑了,他剛纔正打算去退親呢。

他要是真的把她娶回來,豈不是要讓人笑死?

“隻要你娶了她,我再給你一千兩銀子,兩千兩銀子,可以做些什麼,想必你比我清楚多了。”

“當然,你也可以不答應,大不了我去另外找戶人家,找個男人,就是了。我可是覺得你很厲害,纔來找你的。可惜了,原來,你有銀子,都不願意賺。”

秦麥心說著,就走了出去。

許家公子,遲疑了一會兒,眼見秦麥心就要走出去了,急忙對著她喊道,“等等,你需要我做什麼?你直接說,但是兩千兩銀子,一分不能少。”

“隻要你完成我交代的事情,這是自然的。”

秦麥心和許家公子說了她的計劃,許家公子也不得不暗自讚歎和懼怕起秦麥心來,這麼小的年紀,是如何想出如此歹毒的計劃來的?

他剛纔還想等計劃進行到一半,再趁機敲詐秦麥心一筆的,但是聽了秦麥心的這番話,他將所有不該有的心思,全都收了起來,隻希望拿了這兩千兩銀子之後,和秦麥心再也不要有任何的瓜葛。

秦麥心回到家,突然瞧見自家門口停著一輛馬車,她朝府裡跑了進去,就見雲秀娥和元老爺子都坐在大廳內,雲秀娥正在抹眼淚,元老爺子則是不停的歎氣。

“娘,爺爺,你們回來了。”秦麥心朝雲秀娥走了過去,本來還該有兩日,雲秀娥纔到的,想必是急著趕回來的,看她的孃的這個樣子,定然是果兒的事情了。

雲秀娥的眼睛一片通紅,看見秦麥心就跑到了她的麵前,抱著她哭了起來,“麥兒,為何會這樣?果兒好好的,為何會不見?”

“果兒本來是好好的,但是府裡來了兩個人,是她們把果兒給弄丟的。”

“誰?是誰弄丟了我的果兒!”雲秀娥聽到秦麥心這話,也激動了起來。

“秦小姑和秦老太。除了她們,娘,你說還有什麼人?”

雲秀娥聽到這話,倒退了一步,拔腿就跑了出去,還是秦麥心及時的拉住了她。

“麥兒,你放開我,我要去找她們算賬!你放開我!”

“娘,我已經算過賬了,以後還會繼續算,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果兒找回來。”

“對,對,找果兒,找果兒。”雲秀娥手足無措的,比起秦麥心剛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還要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