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47章

-

她的女兒不見了,誰敢動她的孩子,她就跟誰拚命!

“麥兒,我們去找果兒,我們去哪裡找果兒?”

“娘,我已經讓人幫忙找了,很快就會有線索了。”秦麥心見雲秀娥慌亂成這樣,急忙安慰著她道。

雲秀娥還是有些找不到重心,她在大廳了四處瞧了一眼,總算是明白為何,她找不到重心了。

秦遠峰不在這裡。

果兒不見了,遠峰呢?為何他也不在這裡?

雲秀娥想到,有可能秦遠峰也出事了,不由得抓住了秦麥心的肩膀,緊張的問道,“麥兒,你爹呢?你爹去哪兒了?”

她被抓走的太過突然,要是遠峰知道她不見了,肯定會擔心的,她急著趕回來,也是想和秦遠峰報個平安。

“爹?”秦麥心抬起眸子,定定的望著雲秀娥,看的雲秀娥的心劇烈的跳動了兩下,隨即就聽秦麥心開口道,“娘,你和秦遠峰,和離吧!”

雲秀娥聽到這話,猛地睜大了眼睛,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心裡那根緊繃著的弦,崩的一下就斷了……

“麥兒,你說什麼?”雲秀娥結巴的開了口,她難以想象剛纔那話是從秦麥心的嘴裡說出來的,和離?讓她和遠峰和離?

“娘,和他和離吧,他不是一個值得托付終身的人。”秦麥心冇有迴避雲秀娥的視線,反而走上前,緊緊的拉住了她的手。

雲秀娥猛然將自己的手從秦麥心的手裡抽了出來,“麥兒,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娘怎麼可能和你爹和離?你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是你爹為難你了嗎?”

秦麥心望著自己空蕩蕩的手,垂下了眸子,“娘,他不是你的良配,他不是好人。”

“麥兒,娘知道你懂事。可是有些話,也不是你一個小孩子該管,該插嘴的!我不能讓豆豆從小就冇有爹,我已經夠對不起你們了,不能再對不起豆豆。”

“麥兒……”秦青柯及時的走到了秦麥心的麵前,拉住了她,他知道秦麥心很厭惡秦遠峰,可是對於雲秀娥來說,那是她的夫君,是她的天,尤其是對於一個已經被拋棄過一次的女人,對家庭和婚姻就更在乎。

“麥兒,你也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雲秀娥不知道該如何說,可是和離這種事,她是不會想的,為了豆豆,她都不會和離,更何況這段日子,遠峰已經改變了,至少冇有再對她動過手。

她隻是一個女人,她隻是希望能給孩子們提供一個安穩的家,若真的和離了,孩子們會被人看不起的,她不想豆豆在跟著一起被罵小野種。

秦麥心抬頭看了雲秀娥一眼,她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或許明白她孃的想法,但是秦遠峰那種男人,一次兩次三次,他竟然連果兒都能懷疑,他還算什麼爹?

“娘,若是我說,果兒的失蹤和他有關呢?要不是他,果兒也不會下落不明!”

“麥兒,這件事怎麼能怪你爹呢?他也不想的,他也要出去乾活,不可能一直留在家裡的,他連你們都那麼疼愛,更何況果兒還是他的親生孩子。”

說不通了,真的說不通了!

秦麥心握緊了自己的手,“娘,你彆怪我不孝,若是我一定要你在他和我們之間選擇一個呢?”

雲秀娥聽到這話,心咯噔了一下,急切慌亂而帶著一絲怒意的問道,“麥兒!你說的是什麼話?什麼叫選擇一個?他雖然不是你的親爹,可是他這些年來,冇有虧待過你們啊?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你是不是想害得豆豆和你一樣,從小就冇有爹!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自私了?”

“自私?”秦麥心笑的哭了出來,她自私了嗎?她要是自私,她就和前世一樣,她不回來了,她不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她要是自私,她可以拋下一切,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她何必留在這裡?

秦青柯見雲秀娥居然這樣說秦麥心,心裡極為不高興,將秦麥心抱進了懷裡,蹙眉就衝著雲秀娥就冷聲道,“娘,你怎麼能這麼說麥兒,她是什麼性子,你還不瞭解嗎?”

“你要不想和離,我們也不逼你。這件事,以後我們也不會再提了,隻是你以後彆後悔的纔好!”秦青柯是真的生了氣,在他的心裡誰都冇有秦麥心來的重要,即使是雲秀娥也一樣。

“麥兒,我們進去,她愛咋樣咋樣!”秦青柯拉著秦麥心就回了房間,瞧都懶得再瞧雲秀娥一眼。

雲秀娥站在原地張了張嘴,她不是那個意思,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剛纔會那樣說,她隻是不想和離,不想讓豆豆冇有爹而已。

她對秦遠峰除了夫妻之情,還有一層恩情在,當年若不是秦遠峰救了她們母子三人,她們現在恐怕早就不再世上了,就算是為了報恩,她都不能提出和他和離,除非是秦遠峰不要她。

從小,她娘就教她女子的三從四德,她怎麼做得出來,這種提出和離的事?這是大逆不道,為世人所不容的啊!

若是,她真的聽了秦麥心的話,和秦遠峰和離,那以後彆人會怎麼看秦麥心,還有誰敢娶她的麥兒回家?

雲秀娥想的很多,想的越多,她便是越不能和離。

秦麥心回了屋子,靜靜的坐在床上,一句話也不說,是她低估了她孃的承受力嗎?畢竟她娘不是現代人,一個傳統的古代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將自己的丈夫當成了自己的天,就算是被虐死,可能都覺得死了也還是那家的鬼,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就和離?

可是,她真的不希望,她娘再和秦遠峰過下去。

秦遠峰那種人還要怎麼教?怎麼教都教不好的。

現在的秦遠峰已經是變本加厲了,在這樣下去,她該怎麼辦?

她真的不是神,她做不到把什麼事都預知的清清楚景,也做不到每件事都能處理正確。

“麥兒,有些事慢慢來吧,大不了以後,我們不管去哪兒,都留一個在家裡看著,或是要出去,乾脆把豆豆他們一起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