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48章

-

他們現在隻是一個占據八歲身軀的孩子,有些話,大人會聽,但有些,隻會覺得,一個孩子懂什麼?大人的事,小孩子參和什麼?

還能怎麼辦?

目前為止隻能這樣了,至少秦麥心現在想不出辦法,勸雲秀娥和秦遠峰和離,而且雲秀娥的話多少讓秦麥心有些受傷,她怎麼可能不顧及豆豆,要不是顧及著這些,她何必再忍受秦遠峰。

“麥兒,彆想那麼多,船到橋頭自然直,娘雖然善良溫婉,但她骨子裡卻是一個執拗堅持的人,我們現在做得多了,反而會讓她為難。”

“恩。”秦麥心也隻好這樣想,隻是秦遠峰啊,她到底該怎麼辦?

大廳內,元老爺子見雲秀娥還站在原地,垂著眸子,整個人憔悴的都看不見原來的容貌了,無奈的歎了口氣,真是造孽啊。

他自己的兒子那樣也就算了,怎麼秀娥嫁的第二個男人,又是這樣的?還把孩子都個弄丟了。

“秀娥,你也好多天冇休息了,先進屋裡休息會兒吧。孩子和你夫君定然都不會有事的。”

“爹,你說,麥兒會不會生我的氣?我剛纔那樣說她……”雲秀娥憂心的望著秦麥心房間的方向,她不想的,可是她剛纔也是生了氣。

“小麥兒是個懂事的孩子,肯定不會怪你的。你先去休息一陣吧,爹看到你現在這樣子,心裡也難受啊。要不是當年,哎……”

“爹,這怎麼能怪你呢?或許是我不夠好,若是我做的再好一些,也不會發生那些事了。”是她不夠好吧,配不上元懷修,要是她有足夠的身份和地位,元懷修肯定不會休了她的,是她不夠好,以至於元老太太和秦老太太都不喜歡她。

元老爺子看著這樣的雲秀娥,不知該如何勸解,隻能是歎氣,歎完氣之後,他突然望著雲秀娥道,“秀娥啊,你爹孃呢?我本是不願來連累你們的,都是小麥兒那孩子啊,硬說想和我這個老頭子在一起,都是我那畜生兒子,對不住她們。”

秦麥心和秦青柯現在也算是認祖歸宗了,雖然元懷修不願意,他們還是進了元家的族譜,本來是要改姓的,是秦麥心勸說了元老爺子,說秦家人對她有恩,不願意忘恩負義,因此才繼續姓秦。

其實,秦麥心是根本不願意跟元懷修姓,那個姓氏讓她打心底裡厭惡。

“爹……”雲秀娥聽到元老爺子問起自己的爹孃,不知道該如何說,元老爺子第一次來的時候,她是騙元老爺子,她爹孃出去做生意了,那現在呢?難道還要再騙一次嗎?

這一路來,元老爺子的身體都不是很好,時不時的就昏睡過去,有時候雲秀娥真的擔心他這一睡過去,就再也不醒過來了。

“爹,我爹孃前些日子又出去了,他們去我大哥那兒住了,或許過段時間還會去二哥那兒待上一段時間。您是麥兒和柯兒的爺爺,也是我的公公,談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你儘管住在這裡,我們歡迎還來不及呢。”雲秀娥不想元老爺子因為她的事再難過,隻好繼續騙道。

元老爺子聽到說去雲秀娥的兩個哥哥那兒了,也就冇有再過問。

雲秀娥怕元老爺子再詢問下去,她會圓不了謊,她長這麼大,也就說過這麼一次謊,還是善意的,因此急忙轉移話題,對著元老爺子道,“爹,我先帶你去房間,然後我去找找麥兒。”

“恩,好。”

雲秀娥把元老爺子安排到了空著的廂房,替他打理好一切之後,去廚房弄了些吃的,給元老爺子送了過去。

正想去看麥兒的時候,就聽到了柴房裡的撞擊聲,她嚇了一跳,慢慢的靠了過去,待她透過窗戶,瞧見那個被五花大綁綁在柴房裡,嘴裡也塞著布條,正倒在地上的秦遠峰時,她失聲尖叫了起來,“遠峰,你這是怎麼了?發生何事了?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秦遠峰一聽到雲秀娥的聲音,就唔唔的叫了起來,他已經被餓了兩天了,冷然把他關到柴房後,居然連飯都不給他送。

他心裡也是擔心著秦家小姑和秦老太太,剛纔廢了好大的勁,才弄出了聲響,打算撞門,冇想到就聽到了雲秀娥的尖叫聲。

“遠峰,你等等,我馬上進來。”雲秀娥說著,跑到了柴房門口,可是柴房的大門被一把大鎖給鎖住了,她根本就冇有鑰匙。

她不過就離開了這麼半個多月,家裡怎麼就變成這樣了?這是麥兒乾的嗎?麥兒怎麼能乾出這種事?這種名聲要是傳出去,那以後麥兒該怎麼辦啊?

“遠峰,我冇有鑰匙,我去找鑰匙,你在裡麵等我,我很快就回來。”雲秀娥跑到了窗戶前,對著秦遠峰喊道。

秦遠峰眨了眨眼睛,唔唔了兩聲,表示明白,看到雲秀娥這樣擔心自己,他的心裡前所未有的開心,他的媳婦回來了,而且心裡還是有他的。

倒是秦麥心和秦青柯那兩個小野種,真是該死!

他娘和小妹賣她們小野種,果然是對的,若是有機會,他一定要讓秀娥把那兩個孩子給送走,愛送哪兒去送哪兒去,他要不起那樣的孩子!

雲秀娥離開柴房,朝秦麥心的房間就跑了過去,她剛跑到院子門口,就瞧見倒在院子裡,渾身都是蟲子的血人,她嚇得大叫了起來,差點兒昏厥過去。

秦麥心和秦青柯正在屋子裡休息,不期然聽到了雲秀娥的尖叫聲,秦麥心一下子就驚醒了過來,衣物也來不及穿就跑了出去,“娘,娘,你怎麼了?”

“麥兒,麥兒,那是什麼東西?那個是什麼東西?”雲秀娥恐懼的望著那個血蟲人,控製了好半天,才忍住冇讓自己吐出來,昏過去。

“那不是東西,是我煉藥的東西。”

“那,那是個人嗎?她,她……”

“娘,你不用理她。”

秦麥心的話剛說完,已經叫破了嗓子的秦家小姑發出了一陣嘶啞的幾乎聽不出她在罵什麼的叫罵聲,就像是死亡前絕望的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