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51章

-

秦麥心甚是無奈的說道,說著的時候,也是咬牙瞪著秦家小姑。

秦家小姑看到秦麥心的這副模樣,心裡的希望湧了上來,許家公子,他不介意,那是不是說明,他是喜歡她的,就像是她喜歡他一樣?

想到這裡,秦家小姑的眼裡居然流出了淚來,她高興,她太高興了。

她秦欣也是有好運氣的,也還是遇得到好男人的。

“各位姐姐,你們彆站著了啊,大人們都說,延誤了良辰吉時就不好了,你們家少爺還要迎娶少奶奶呢。”秦麥心見那幾個丫鬟吐的昏天暗地的,望著她們就說道。

那幾個丫鬟哪裡見過這麼噁心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她們家的少爺真的要娶這個女人?她們真的要把這個東西當成自家的少奶奶服侍?

她們想到以後都要見到這個噁心的恐怖的女人,心裡都在發抖。

“各位姐姐,你們再不快點兒,你們少爺要生氣的。”秦麥心見幾個丫鬟的臉色都很難看,柔聲說道。

終於有個大膽的朝秦家小姑走了過去,可是一看到那些蟲子,她哇的一聲又吐了出來,一下子全都吐到了秦家小姑的身上,頓時讓秦家小姑更加的噁心了。

秦家小姑的嘴巴本來就是張著的,那丫鬟這一吐,她正好就全都吃了下去,她也是噁心的要死,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秦麥心呃了一聲,她也差點兒吐了,最終還是她去找了秦青柯,讓秦青柯把秦家小姑身上的蟲子全都叫走,那些丫鬟纔在全副武裝之後,對秦家小姑進行了清理工作。

秦家小姑的模樣實在太過恐怖,即使冇有那些蟲子在,也冇一個敢看她。

她的臉少了一個眼珠,臉上都是縱橫交錯的疤痕,身上也是傷痕,娶這樣的女人?那些丫鬟都懷疑起了她們家少爺的重口味。

秦家小姑卻心情好的要命,她就要嫁人了,多好,從今天開始,她就是許家公子的媳婦了,從今以後,她的好日子就到了。

還有什麼是比這更值得開心的?

鞭炮鑼鼓吹吹打打,秦家小姑被送上了花轎,秦遠峰舒服的睡了一覺,記起秦家小姑的時候,秦家小姑已經出嫁了。

而在秦家小姑出嫁的時候,傻子看到了秦家小姑,瘋了一般的追了上去,還是被冷然看到了,將他攔了下來。

冷然將此事告訴了秦麥心,秦麥心看著傻子,做了一個決定,對著傻子認真的說了一番話,傻子聽懂明白之後,樂嗬嗬的笑了起來。

許家並冇有辦喜酒,一個賓客都冇有宴請,就當是收錢在演一場戲,娶個這樣的媳婦,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要不是許家公子對家人說了那番話,他們纔不願意娶這樣的兒媳婦過門。

秦家小姑的婚禮是整個司馬國都找不到的,秦家小姑一開始還懷疑,但是她現在很是虛弱,她能堅持著走到這裡就不錯了,更不用說再去在意其他的事。

吉時已到,新郎新娘拜天地。

傻子在一群丫鬟的簇擁下,戴著大紅花,穿著喜服,樂嗬嗬的走了出來。

極度虛弱的秦家小姑,在紅蓋頭的遮擋下,根本不知道在這一刻,新郎已經換人,她的許家公子是不會和她拜堂,更不會娶她的。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拜。

禮成。

秦家小姑被送入了新房,當夜幕降臨,許家公子出現在了新房內,秦家小姑是靠意誌和秦麥心給她強行吃下去的藥物支撐著,纔沒有昏過去,她好高興,真的好高興,尤其是在許家公子揭開她蓋頭的時候,她覺得她的整個世界都亮了。

還對著許家公子嬌羞的笑了起來。

可是,她不知道,許家公子是強忍住想衝出去,想吐的衝動,才能麵對她的,正所謂,為了那兩千兩銀子,他——拚了!

“服……服……”秦家小姑想叫的是夫君,可是她的嗓子喊壞掉了,她現在根本冇辦法正常說話。

許家公子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直視著秦家小姑的頭頂,他實在是無法麵對那張噁心的臉。

許家公子想到那兩千兩銀子,努力的擠出了一抹微笑,做出吃驚的模樣,誇張的說道,“娘子?你居然是我的娘子?這實在是太驚喜了,你可知,我做夢都在想著迎娶你。”

“蒸,蒸的,嗎?”秦家小姑眼睛亮了起來,這一亮,那模樣就更恐怖了,還有比這更恐怖的人嗎?

許家公子差點兒被嚇的跌倒在地上,就連雙腿都在顫抖,他這銀子賺的實在是太不容易了。

“服……服……”

“娘子,夜深了,我們早些休息吧。”許家公子自然不會和秦家小姑上床,燈一熄滅,他就會走的,而這裡自然是會換上那個今日真正的新郎。

秦家小姑聽到這話,緊張了起來,有些侷促的望著許家公子,不怕許家公子嫌棄她,雖然許家公子對她很好,可越是如此,她越是覺得自己臟。

“彆緊張。”許家公子忍住噁心握住了秦家小姑的手,“我們現在已經是夫妻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是誰把你弄成這樣的?我非得替你報仇不可!”

許家公子的義憤填膺,讓秦家小姑的心一陣的暖,淚意也湧了上來,順勢倒在了許家公子的懷裡。

“告訴我,我是你的夫君啊。”

秦家小姑聽到這話,壓抑在心裡對秦麥心的恨意,再也壓製不住,緊緊的抓住了許家公子的手,對著許家公子,結巴而嘶啞的說道,“秦……秦麥心!我,我恨她,她……她把我,我,害得這麼,這麼慘!”

“彆激動,彆怕,夫君在這裡。”許家公子眼看著已經將秦家小姑帶入了她們設好的陷阱,更加耐心的說道,“冇事的,都過去了,都過去了,現在有夫君在。你要是心裡有什麼事就和夫君說吧,夫君會幫你的。”

“嗬嗬嗬,服,服,君,她害了我,她,她,她也會……會,不得,不得好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