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52章

-

“對,冇錯,欺負我娘子,她一定會的!”

“服,服君,你,你真好……”

許家公子眼看著秦家小姑想湊過來吻他,真的想摔門走人,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女人,不行,他得加快進度,直接問,“有什麼事都和夫君說吧,夫君會幫你的。”

“不,不用。”秦家小姑對許家公子是真愛,並不希望許家公子為了她,而捲入這些事裡來,隻是笑著道,“她不敢對我,如何的。”

“因,因為,她的妹妹,妹妹的,下落,隻有,隻有,我知道。”

許家公子一聽這話,心就提了起來,努力的平複著自己的呼吸,才耐心溫柔的問道,“哦?這倒是一件稀罕事,被你說的,夫君我都有些想知道了,不知是否可以告訴夫君呢?”

秦家小姑聞言,雖然心裡有些疑惑,可看著許家公子那希冀而溫柔的眼神,波光流轉,她的心很快就淪陷了。

羞射的靠在許家公子的懷裡,秦家小姑抬起那異常恐怖的臉,輕聲細語道,“自。自然,是,是可以的。”

可以,你倒是說啊?

許家公子已經不耐煩到了極致,可想到這件事不完成,他剩下的銀子就拿不到,隻能繼續溫柔的撫摸著秦家小姑的髮梢,“告訴我吧,我是你夫君啊。”

“她,她被我,我賣了!賣,賣給了,青,青樓外,外的一個,一個人,人販子。”秦家小姑的聲音還是嘶啞的,但說起這話來,不免偷著一股得意勁和狠意。

那眼神落在許家公子的眼中,讓許家公子都有些心驚,他見過不少女人,但是如此歹毒的,倒也真是第一次,幸好提早認清了真相,否則,他將她娶回來,豈不是自討苦吃?

“人販子?若是我們縣裡的人販子,想必很快就會被找回來的呢,娘子,要是我,我定然會把她給殺了,以絕後患!”許家公子麵帶狠意的說道。

就見秦家小姑微微一笑,“找,找不,不回來的,我,我問過了,那,那個人,人販子是,是流竄的,而,而且我,我還,還特意,讓讓他,他把人,人給到外地,地去了,讓他,他賣,賣的,越,越遠越好。”

“娘子當真是蕙質蘭心。”許家公子繼續誘導道,“不知那人販子長何種模樣?若是長得五大三粗,凶神惡煞的,倒也是件好事,說明那孩子定然是討不到好處,也逃不掉的。”

“嗬嗬。”秦家小姑笑了起來,“不,不但凶,凶神惡煞,三粗,他的,的臉上還有,還有一顆肉瘤,怪,怪噁心的明朝第一道士。”

“是嗎?”

“自,自然。”

許家公子聽到這裡,知道該他打聽出來的,全都打聽到了,那麼接下來,他就不用再麵對這個噁心的女人了,他的銀子也到手,他笑了起來,“娘子,天色不早了,我們早些歇息吧。”

“恩。”秦家小姑羞射的迴應道。

許家公子走到桌前吹滅了蠟燭,朝著打開的門走了出去,很快的,傻子從門外走了進來,醜陋的臉上滿是笑意,但是他聽了秦麥心的話,知道要和秦家小姑在一起,就不可以笑出聲,也不可以說話。

他朝著秦家小姑所在的床摸索了過去,抓到了秦家小姑的手,顫抖著放在自己的唇邊親了一下。

秦家小姑已經主動的脫了衣物,躺在了床上,夜裡烏漆墨黑,她根本就不知道身邊的男人已經換了人,當被吻上時,她渾身顫栗了一下,滿心的歡喜。

許家,新房外,許家公子暗自噁心了一把,朝和秦麥心約定好的見麵地點走了去。

秦麥心一瞧見許家公子就知道,事情定然是成了,當許家公子和她說了秦家小姑提供的那些線索之後,秦麥心立即朝司馬林縣的青樓趕了過去。

賣給了流竄作案的人販子,要找到並不容易,幸好秦家小姑找的人,長得比較有特色,她還可以去青樓詢問老鴇,看那個人販子是否是和她長期合作的,若是,那找到果兒,就簡單了。

秦麥心想到這些就再也留不住了,就連秦青柯在後麵叫她慢點兒跑,她都聽不見。

到了青樓,秦麥心找到了老鴇,老鴇見一個小姑娘進來,起初還有些好奇,但聽到秦麥心詢問她,一個臉上長了肉瘤的人販子時,她的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揮著手帕,就將秦麥心往外趕,“去去去,哪來的小毛孩,這裡是你能來的地方嗎?”

秦麥心見狀,從懷裡拿出了一錠銀子,懇請的說道,“漂亮姨,請你告訴我吧,我妹妹被那個人拐走了。”

老鴇聽到這話,看了秦麥心一眼,收下了銀子,但並冇有告訴秦麥心,那個肉瘤人販子的去處,隻道,“小姑娘,你還小,你不知道一行有一行的規矩,我若是破壞了,以後誰還敢賣姑娘給我們?你說對嗎?”

老鴇的話已經很明確的說明,她不會說。

秦麥心總不能無緣無故的把這老鴇給抓起來,嚴刑逼供,她垂下了眸子,握緊了拳頭,秦家小姑那邊已經冇有用了,唯一的線索,又停留在了這裡。

青樓,要找到那個人販子,隻能讓青樓的東家出麵,隻要青樓的東家答應告訴她,那麼這老鴇肯定就會說了。

可是,老鴇說的很對,一行有一行的規矩。

秦麥心抬頭望著飄逸著胭脂水粉香味,燈紅酒綠的青樓,收回了視線,去找青樓的東家,無論如何,都要求他答應出麵,讓老鴇說出那個人販子的所有情況。

另外,整個司馬國的青樓,她也要想辦法全部去找一遍。

青樓不是個好地方,她真的很擔心果兒。

“麥兒,如何,有訊息了嗎?”秦青柯跑了過來,他發現秦麥心的輕功實在是厲害,就連他一時半會兒都追不上了吉時醫到。

“哥哥,我需要去找一個人。這件事,可能要麻煩義父出麵了,也不知道義父現在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