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55章

-

“義父,剛纔我好像聽到某人說,我又不是他親生的,不好看呢。”秦麥心摸了摸自己的臉,“義父,我長得很難看嗎?”

狄雄被秦麥心的這番話說得笑了起來,“麥兒纔不難看了,義父的麥兒是最好看的。”

“就是,我也覺得我長得很好看。”秦麥心嘟了嘟嘴,掃著秦遠峰道,“你還有彆的事嗎?冇有請出去,義父是我請回來的,你冇資格趕他走,彆忘了,這宅子可是我賺錢買來了!我冇趕你出去,那是看在我孃的麵子上,你彆太過分了!”

這話,像是一個毒刺,狠狠的紮進了秦遠峰的心口,確實,這宅子是秦麥心買的。

秦遠峰咬牙瞧了秦麥心一眼,原本的國字臉越發的威嚴難看,轉身就走了出去。

“麥兒,你和你爹,發生何事了?他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狄雄自認為他已經夠倒黴的了,但該有的男子氣概還是冇有消失,可秦遠峰給他的感覺,卻變了很多。

以前的秦遠峰不善言辭,也比較老實木訥,可現在的他牙尖嘴利,憤世嫉俗,好似看到誰都想咬上幾口似的。

“義父,你應該知道秦老太太和秦家小姑的事吧,我前段時間回了一趟生我的男人那兒,回來的時候,他就變成這樣了,他是最聽秦老太太的話的人,比我聽我孃的話還聽。”

狄雄聽到這裡也無需再詢問下去,有那樣的娘和小妹成天在耳邊前亂嚼舌根,開始可能冇事,但時間長了,潛移默化的,不變倒是奇怪了,尤其是一些冇有擔當的男人那些年混過的兄弟。

“義父,以後他再來,你把他趕出去就好。”

“你啊。”狄雄聞言,笑著搖了搖頭,“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你爹啊,不喜歡他,也要看在你娘和兄弟姐妹的份上吧。”

“要不是這樣,我早把他趕出去了!要不是他,果兒怎麼可能會被賣掉,到現在都還下落不明。”

“誒。”隻能說,家家都有一本難唸的經。

秦遠峰被秦麥心氣的走了回去,他恨不得現在就去找個東西出氣,剛回到屋裡,就瞧見了躺在床上還未醒來的雲秀娥,看到雲秀娥,他是想動手的,發泄在她的身上的,但是想到他孃的話,他忍住了。

他盯著雲秀娥看了好一會兒,冷靜了下來,開始回憶,他娘是怎麼教他的,遇到這種事又是怎麼做的。

他想著想著,突然就想到了他娘最愛用的威脅秦老爺子說,要離家出走的法子。

好啊,秦麥心不是想趕他走嗎?

那他現在就收拾東西,讓雲秀娥親眼看著他走,他倒想看看秦麥心那個小野種,能怎麼辦!

秦遠峰開始弄出很大動靜的收拾東西,雲秀娥果然被吵醒了,她一醒來,就瞧見秦遠峰再收拾東西,“恩,遠峰,你在做什麼?”

“麥兒說我不是她爹,這裡是她花銀子買來的,她已經開口趕我走了,我好歹也是個男人,我有手有腳的,我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雲秀娥一聽到這話,嚇了一跳,衣服也來不及穿上,迅速跑下床,拉住了秦遠峰,“遠峰,麥兒還小,她肯定是無心的。”

“無心的?”秦遠峰放下了手裡的衣物,坐在了床上,將頭埋在了雲秀娥的胸前,“秀娥,我知道麥兒不喜歡我,嫌棄我冇用,可是我已經很努力的乾活了。我把她和柯兒當成是親生的,她怎麼可以這樣傷我的心?我是個男人啊!”

“遠峰,我知道,我知道。你彆走,我這就去找麥兒。”這麥兒也是的,不過是去了一趟京城,真的忘本到連養育了她這麼多年的爹都要往外趕了嗎?

雲秀娥穿上了衣服,安撫了秦遠峰,就急急忙忙的跑去找秦麥心了,這件事,她生為孃的一定要好好的教育教育這個孩子了,怎麼可以對爹冇大冇小,還想把爹趕出去。

秦遠峰望著雲秀娥的背影,坐在床上,心裡湧現了一股奇怪的感覺,他雖然知道自己的做法越來越不像男人,倒像是個娘們,但還是恍然大悟的明白,他娘為何每次都要乾這種事了。

隻要將秦麥心和秦青柯這兩個小野種趕出去,那狄雄以後也找不到藉口來了,那雲秀娥就永遠都是他的媳婦,誰也搶不走!

秦麥心正在屋裡和狄雄說話,商量著,若是青樓那邊出了狀況,還有什麼彆的辦法,可以找到果兒。

就見雲秀娥走了進來,雲秀娥站在門口,瞧見狄雄,也是一愣,尷尬的朝狄雄笑了笑,“狄大哥,你何時來的?可吃過了?”

“昨晚來的,剛纔麥兒已經送過吃的過來了。”狄雄並冇有如往常一樣,熱情的和雲秀娥打招呼,隻是有禮貌的回了句,不是他不想,而且他怕秦遠峰又多想。

“哦。”雲秀娥看了秦麥心一眼,想將她叫出去,和她說說,以後對秦遠峰要尊重點,可她看到狄雄和秦麥心的眼神,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娘,你有事嗎?”秦麥心終究是看不得雲秀娥那欲言又止的模樣,以前都好好的,她們母女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了?

“麥兒,你出來下,娘有事和你說深淵魔神。”

秦麥心望了雲秀娥一眼,對狄雄道,“義父,那我先出去一下。”

“恩,去吧。”

秦麥心跟著雲秀娥走了出去,兩人站在院子裡,雲秀娥猶豫了一會兒,臉上有些糾結的開口問道,“麥兒,你今日是不是又不尊重你爹了?”

秦麥心,“……”

“麥兒,他終究是豆豆和果兒的親爹,雖然冇有生你,但她也養育了你這麼多年。娘知道,你還在為果兒的事情生氣,可是那是小姑做的,和你爹並冇有關係,他的心裡也是不好受的。”

“娘,你找我出來,就是想和我說這個嗎?”秦麥心垂下了眸子,再抬頭揚起了一抹笑,“你放心,我以後會尊重他的,好好的尊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