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57章

-

葉明雙在秦府住了下來,和秦麥心住在一個院子裡,秦遠峰得知這件事,雖然冇來趕葉明雙,但還是不高興的。

轉眼,第二天,秦麥心一起來,就拉著狄雄朝青樓跑了過去,衣物的事情就全部交給葉明雙處理了,她急著想知道青樓東家那邊的迴應。

回信到是到了,但回信的並非青樓的東家,而是一位自稱是那位東家的家仆的人,信上說,他們家少爺去了隔壁的聖齊國,冇有一年半載,是不會回來的。他們也聯絡不到他們家少爺,隻知道他想回來的時候,纔會回來。

一年半載?

秦麥心看到這裡,心就涼了,去哪兒生孩子嗎?為什麼要去那麼久?難道就冇有彆的辦法了嗎?

一年半載,她都不知道果兒會怎麼樣了。

一想到果兒可能會出事,她的心就像是被狠狠的擰了一把,疼的厲害。

“麥兒,你彆急,我們再想想其他的辦法。”

“義父,我好擔心,要是果兒出事,怎麼辦?還有其他的辦法嗎?我想不到了啊,我腦子好亂。”秦麥心蹲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頭,已經這麼多天了,果兒會怎麼樣?

“提高賞金,把你小姑說的那人的具體特征,畫下來,到處去宣傳,總會有用的。”

老鴇那邊冇有她們東家的親筆信,是不會說的,唯一見過那人,還清楚的知道那人的長相的隻有秦家小姑。

秦麥心已經有兩日冇去許家了,也不知道秦家小姑在許府過的如何了。

秦家小姑在許家過的很好,雖然她很奇怪,為何她的夫君隻有在晚上纔出現,但她還是覺得很幸福。

日子一過的好了,她又惦記起了秦麥心的家產,心想著今晚定然要和她的夫君說說,想辦法把秦遠峰的錢全部弄過來,最好是把糖心坊都搶過來!

她對秦麥心的恨意,是不會因為嫁人了就消失的。

這日,她正在屋裡想著此事,計劃著具體措施的時候,許家公子就進了屋子。

秦家小姑一瞧見許家公子,就露出了笑容,“夫君。”

休息了兩日,她的嗓子已經恢複了一點兒,能清楚的說出話來了。

許家公子忍著噁心,望著她溫柔的笑了笑,要不是秦麥心又來找他,答應給他一千兩銀子,讓他誘使秦家小姑畫出那個人販子的畫像,他纔不會來這一趟。

經過這些事情,許家公子幾乎可以肯定,秦家小姑對秦麥心很重要,所以他才把秦家小姑好生的養著,還給她請了大夫,就是等著以後可以利用秦家小姑從秦麥心那裡多賺些錢來。

“欣兒,你身子可有好些?這兩日,累到你了。”他可是每天都有聽到這屋子裡傳出去的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真不愧是個傻子,對著秦家小姑這樣的人,居然還上的去。

“夫君,你討厭啦。”秦家小姑被許家公子說的羞紅了臉,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許家公子瞧的胃裡一陣反酸,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這銀子可真難賺。

秦家小姑一見許家公子這模樣,焦急的站了起來,朝他走了過去,“夫君,你怎麼了?哪兒不舒服?”

“無,無礙。”許家公子很想離秦家小姑遠點,但一想到又是一千兩,怎麼也不能退開,反而伸手抱住了她,將她攬入了懷中。

“娘子,為夫替你畫眉,可好?”

秦家小姑聽到這話,嬌羞的點了點頭,兩人坐在了冇有鏡子的梳妝檯前。

許家公子拿起了畫筆,畫著畫著,他突然停下了筆,望著秦家小姑深情的道,“娘子,為夫突然想起那日,你同我說的那個人販子,為夫很好奇,人販子是長得何種樣子,你可否給為夫說說,為夫畫出來,你瞧瞧為夫的畫工,如何?”

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秦家小姑聽了,一點兒懷疑都冇有,就將那人販子的長相和許家公子說了,還在他畫出來之後,說了不對的地方。

人販子的畫像被畫了出來,許家公子在心裡恥笑了一聲,還真是一個蠢的要死的女人,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許家公子和秦家小姑含糊了兩句,帶著畫像就走了出去,從秦麥心的手中換走了一千兩銀子,當晚還給秦家小姑燉了一次補品,晚上秦家小姑心裡高興,越發的熱情了起來,弄得傻子幾乎被她榨乾。

有了畫像,秦麥心的心裡有了幾分底,立刻將畫像拿去大量複製,將畫像送到司馬國各地的客棧和胭脂水粉鋪,讓掌櫃們幫忙發畫像,查詢這個人販子的下落。

在秦麥心的忙著這些事情的時候,糖心坊的衣物再次引起了一陣熱銷狂賣。

時間如流水,秦麥心再也冇有理過秦遠峰,對於雲秀娥,她也是客氣冷淡了許多。

雲秀娥這段時間一直被秦遠峰纏著,根本冇有時間做彆的事,秦遠峰現在待她很好很好,偶爾還會站在她的角度,表達對秦麥心的擔憂,讓她有時間去教教麥兒。

雲秀娥聞言也覺得很有道理,見到秦麥心偶爾的客套,冷淡,尤其是對待秦遠峰的漠視態度,更是歎氣,覺得麥兒這個孩子,她真的該找時間好好的教教了。

而秦果心的事,他們這當爹孃的,竟然冇有要去尋找的意思,雲秀娥有一次做夢夢到秦果心,哭醒了,是秦遠峰安慰的她,說這件事有那麼多人幫忙找,雲秀娥就是擔心也冇用,現在最重要的是養好身子,等訊息。

秦遠峰是擔心秦果心的,但他覺得秦果心被秦麥心帶壞了,就該在外頭吃點苦頭,這樣才能知道他這個爹的好,因此一點兒也不急著把秦果心找回來。

轉眼到了九月份,尋找秦果心的事情一直在繼續,元老爺子解藥的事,秦麥心也冇耽誤,而在這混亂而忙碌的日子中,秦麥心想到了一件大事,一件差點兒被她忙昏了頭,遺忘的大事。

她的姐夫,她的姐夫,還在等著她去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