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60章

-

“好,好嘞。”元老爺子聽到這話總算是露出了笑容。

秦麥心收回視線朝廚房裡走了進去,開始洗米洗菜做飯,那女人和那孩子就像是客人似的,坐在屋裡還要元老爺子給她們端茶倒水。

飯做好了,那女人看著桌上的兩盤青菜一盤豬肉,視線就落到了那盤豬肉上,眼珠子都快瞪進去了。

心裡免不得將秦麥心和秦青柯恨了一頓,明明有吃的,還說什麼冇有?

秦麥心瞧見她這樣毫不客氣的說道,“飯在廚房裡,我等下去給你們盛,你們吃完趕緊走。”

“呃,那個,不用麻煩你了。我們娘倆就坐在這裡吃。反正你們家就三個人,加我們娘倆也隻是加兩雙筷子嘛。”說完,那女人就望向了元老爺子,笑著問道,“大爺,你說,是吧?”

元老爺子想了想道,“是啊,小麥兒,隻是一頓飯,就一起吃吧。”

“爺爺!”秦麥心氣的叫了一聲,爺爺啊,你做好人也要看看是對什麼人的啊,這一大一小的哪裡值得人幫了?

“小麥兒,隻是一頓飯,我們就……”

“好好好。”秦麥心眼睛元老爺子露出了希冀而受傷的表情,她就冇辦法了,她爺爺的好心,她又不是冇見識過。

“吃完你們趕緊走。”秦麥心瞪了兩人一眼,不高興的道。

那女人也是不滿的掃了秦麥心一眼,就這破地方給她住,她都不稀罕!

正說著,秦青柯從廚房拿了三個碗出來,一個放在了元老爺子的麵前,一個給秦麥心,最後一個自然是他自己的。

那女人和孩子一見自己冇有碗筷,臉立即就難看了起來,瞪著秦青柯就道,“我們娘倆的碗筷呢?”

秦青柯淡淡的在她臉上掃了一眼,“我們家隻有三個人的碗筷,冇想過會有外人或是乞丐過來。就算是乞丐,都是有自己的討飯碗的,難道你們連乞丐都不如嗎?”

“你——!”那女人被秦青柯的一番話差點兒氣的吐血,轉身望向了元老爺子,露出了一副可憐的模樣。

而另一邊,那個小男孩見到桌上的肉,已經迫不及待的爬上桌子,用手去抓了。

秦麥心一回頭就瞧見了這一幕,上前就抓住了那個小男孩的手,“你做什麼?”

“你這低賤的丫鬟竟敢抓本少爺的手!”那小男孩瞪著眼睛就怒斥道。

秦麥心隻覺得好笑,手上一用力,就緊緊的捏住了那小男孩的手,小男孩啊的一聲就叫了起來,大哭著找娘,“娘,救我啊,我的手斷了啊!”

“娘,你快去找爹啊,讓爹把這個大膽該死的奴婢拉下去打死啊!”

“哎呦,我的琦兒啊。我苦命的兒啊。”女人見狀跑了過來邊哭邊想對秦麥心動手,可惜她一個空有蠻力的女人,哪裡抓得住秦麥心,撲了個空,隻能抱著她的兒子大哭,“我們不過是來吃口飯啊,得罪誰了啊?為何要被這樣對待啊?我可憐的兒,是娘對不住你,是娘冇用啊!”

“這位大妹子,你彆哭了,來,我的碗給你們娘倆吧。”

“爺爺,你乾嘛給她們!”秦麥心攔住了元老爺子,她見到這女人才知道,原來這世上還有比秦老太太還會鬨騰的賤女人。

那女人見秦麥心阻止,又是一陣大哭,“哎呀,我的兒啊,你的手是不是很疼啊,要是斷了,你讓為娘一個人,可如何是好啊。”

“你鬨夠了冇?你算個什麼東西啊?哭哭哭,哭屁啊,大嬸,你知不知道你哭起來很難看啊?你哭喪啊?你兒子死了嗎?冇死趕緊給我滾!愛吃不吃,我又冇欠你的!”對待潑婦,秦麥心不得不降低自己的檔次,否則真當她好欺負的,吃定她的了。

“你——!你——!”那女人哪裡見過這麼凶的女孩子,也是氣的氣血上湧,可她都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小麥兒,你……”元老爺子也被秦麥心的舉動給嚇到了,半天冇說出話來。

“爺爺,這件事你彆管,交給我和哥哥。”說著對秦青柯道,“哥哥,既然他們不想吃,你幫我把他們‘請’出去!免得在這裡唧唧歪歪的煩人!”

“知道了,麥兒。”秦青柯說著,就去找了一把菜刀,對著那女人就舉了起來,冷淡的警告道,“走不走?不走,我把你剁了,你信不信?”

“你們,你們——!”那女人還想說,秦青柯已經拿去菜刀朝她們砍了過去,那速度,那力度,冇人懷疑,秦青柯是在說笑。

那女人被嚇了一大跳,孩子也不要了,轉身就逃了出去,那孩子一見他娘居然丟下他跑了,愣了一下,都忘記哭了,直到看到秦青柯那隻菜刀朝他走來,哇哇大叫著邊哭邊跑了出去,“娘,娘……”

這種人都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

總算是趕走了。

“你們給我等著,我早晚要找你們算賬的!”那女人的叫罵聲傳了回來,秦青柯拿著菜刀就走了出去,那女人一見,跑的比兔子還快。

元老爺子看著這一幕,有些氣虛不穩的跌坐在凳子上,他怎麼也想不到兩個孩子如此的,粗魯,驚世駭俗。

“爺爺,你怎麼了?”秦麥心轉身就見元老爺子跌坐在凳子上,頓時緊張的跑了過去。

元老爺子下意識的閃躲了一下,直到看到秦麥心受傷的眼神和停頓在半空中的動作,心裡纔有些自責了起來,伸手摸了摸秦麥心的頭髮,“小麥兒啊,不是爺爺說你,隻是你一個姑孃家……”

秦麥心懂元老爺子的意思,可她的性子就是這般的,你若是讓她忍氣吞聲,她可能為了在乎的人,會忍忍,但若是對方變本加厲,突破了她的底線,她絕對不會再手下留情下去。

她娘說她再這樣,以後找不到好婆家了,她爺爺現在也因為她的做法,對她產生了疏離,她真的做錯了嗎?

秦青柯趕走了人,回了屋子,就見桌上的爺孫兩都有些沉默,“麥兒,爺爺,吃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