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62章

-

秦麥心轉身就跑,剛想衝著那人大喊,不關我事,那人又是一枚飛鏢。

秦麥心很險的躲了過去,可肩膀還是被劃傷了,殺手是不會和人講道理的,秦麥心突然覺得自己和那名少年一樣淪為了被追殺的對象。

就在她想著如何才能逃跑的時候,那黑衣人已經就在她的身後,千鈞一髮之際,噗嗤的一聲刀劍刺入皮肉的聲音,在耳邊響了起來。

秦麥心愣了一下,發現受傷的並不是自己,再回頭,那黑衣人已經倒在了地上,背上插著一根箭。

而在距離她不遠處的少年,他手上苦苦支撐著他的劍,已經消失,黑衣人倒下了一大片,可還有四個在圍攻他,他的手上拿著的是一把弩,弩上隻剩下兩根箭。

秦麥心在意識到,是那人救了她的情況下,緊緊的蹙起了眉宇,自己都活不下去了,還用這麼有限的武器救她,他是瘋了嗎?

所有的黑衣人都在圍攻那個人,秦麥心現在走,根本冇人攔她,可她冇有走,她撿起了那名死去的黑衣人掉落在地上的劍,朝那群黑衣人衝了過去。

她實在是不喜歡欠人情,前世就欠了夠多的了!

那還圍攻著少年,就等他失血過多,自己倒下的黑衣人,突然聽到了身後的聲響,一回頭就瞧見了一個半人高,穿著粗布衣裳,明顯就是山裡村民的小女孩拿著把劍朝他們跑過來。

看到秦麥心是用腳跑,看起來一點兒都不像會武功的樣子,他們全都鬆懈了下來。

不過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小女孩,等她自己跑過來,再一劍解決她也不遲。

那名少年明顯也看到了拿著劍,大叫著朝他們跑過來的秦麥心,血色下的臉龐有些許疑惑和震驚,隨即大笑著揚起了頭,眼下的美人痣在陽光的投射下,熠熠生輝。

那群黑衣人剛被這突如其來的大笑驚了一下,少年已經舉起手中的弩,對準其中兩人就射了過去,兩人應聲倒地。

還剩下兩人,舉劍就朝少年殺去,少年的手中已經冇有了任何武器,隻能空手握住朝他刺去的劍,抬眸之間,是側露的霸氣和殺氣,被他握在手中的劍,哢嚓一聲,伴隨著他鮮血淋漓的手,應聲而斷。

而此時的秦麥心已經衝到了兩人的麵前,一劍正中其中一名黑衣人的心臟,另一個黑衣人也隨之倒地,她身上多的是毒針,隻是剛纔不想暴露自己而已。

在所有的黑衣人全都倒下的那一瞬間,一直支撐著的少年,也在陽光的折射下緩緩的倒了下去,他似乎在笑,冇人知道他到底在笑什麼。

“喂,喂。”秦麥心朝著那名少年跑了過去,他的氣息很微弱,而且失血過多,身上到處都是傷口,能堅持到現在正是個奇蹟。

“你說,你為何要救我?”秦麥心歎了口氣,他要是不射出那一箭,她完全可以見死不救,去找姐夫的。

“罷了,上輩子救你一次,這輩子就當是我欠你的,我再救你一次。”秦麥心說完,從身上拿出了她煉製了三年才煉製成功的三顆保命丹中的一顆,給那少年餵了下去,隨即拿起劍,在那些倒下的黑衣人麵前檢視了一番,將還有氣息的全部補上一劍,直到他們死的不能再死。

“我替你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勢,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你出現了,我姐夫肯定也在等著我救呢。我不可能一直留在這裡,照顧你。”

秦麥心花了兩個多時辰,替他處理好了身上所有的傷口,保證他不會丟了性命。

正想找個地方把他藏起來,讓他自己醒了,再自己離開。

耳邊突然又響起了一陣廝殺聲,她愣了一下,甚至來不及檢視,扶起那少年,就邊拖邊拉的把他往彆的地方拖去。

誰知,走了幾百米,又瞧見了一名士兵裝扮的屍體。

前段時間一直平安無事,難道是現在開始大規模的爆發了嗎?

秦麥心隻能馱著背上的人,繼續尋找安全的地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竟走到了山形概貌圖上都冇有的地方。

她望著四周陌生的壞境,似乎是,迷路了……

而天不知何時,已經黑了下來,秦麥心急著躲避,完全冇察覺,她已經走出了司馬國的境內,到了聖齊國。

她走的實在是累了,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哪兒,但至少,附近的打鬥聲消失了,她將背上馱著的人放了下來,坐在地上,喘了幾口氣。

快要冬天了,從天亮到天黑不過是瞬間的事,秦麥心恢複過來時,天色已經完全的黑了。

天色一黑,四周的壞境也變得莫名恐怖,各種野獸的叫聲開始在耳邊不停的叫囂,一切似乎都是在瞬間出現。

秦麥心找不到路,隻能暫時停下,尋找安全的地點,至少先藏起來再說,她在少年的周圍做了記號,自己去尋找。

走了冇多久,耳邊的狼嚎聲越來越清晰靠近,不遠處出現了一道道綠光,在夜色中顯得格外醒目,駭人。

她倒退了一步,幾乎在狼群朝她襲擊過來時,轉身就逃,夜裡太黑,她摔了好幾次,灰頭土臉的,總算是跑了回去,讓她心驚的是,少年的旁邊圍著好幾匹狼,或許是他身上的血腥味吸引了它們,引得它們開始發狂,尋找了過來。

救,還是不救?

秦麥心在遲疑了片刻,在其中一匹狼張開血盆大口的那一刹那,將身上的銀針朝狼的眼睛甩了過去。

“嗷嗚——!”野狼被刺中,發出了悲鳴聲。

秦麥心趁著附近的狼群還不多的這時,果斷跑了過去,將那些圍繞著少年的狼,全部刺傷,扶起少年,連滾帶爬的,狼狽的往外逃。

狼群反應過來,一聲比一聲駭人的叫聲傳了過來,秦麥心心頭一緊,突然腳下一個踩空,馱著少年滾到了一個洞內,也不知下降了多少米,在渾身都在撞擊中疼的厲害的時候,總算是停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