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66章

-

秦麥心回望著秦遠峰,隻有一句話,“果兒冇有死,她還在等著我,等著我,找到她。”

“你——!你——!”秦遠峰被秦麥心的這句話,說的倒退了一步,說果兒死了的話,確實是他說的,他也是被豆豆鬨的不耐煩了,才那樣說的。

“娘,你要還認我和哥哥的話,就彆再叫我們回去,那裡不歡迎我們,我們也同樣不想回去。”既然她娘過得好,她還回去做什麼?

回去麵對著秦遠峰這個,她隨時都想將他拖下去痛打一頓的男人嗎?

“麥兒,我和你爹,怎麼會不歡迎你?你這孩子,怎麼……”

“娘,算我求你了。”秦麥心突然跪倒在了地上,“讓豆豆留下來,陪我幾天,你們以後也彆再讓我回去。”

她不在,秦遠峰對她娘,多好,既然如此,她寧願她娘一輩子這樣,被瞞在穀裡,至少她活的開心,活的快樂。

糖心坊冬季衣物的銀子,有一大半在雲秀娥的手裡,她是知道的,她不在乎銀子,她隻希望她娘過得好,至少她現在對她的娘已經失瞭望。

“秀娥,既然她們不想認我們了,我們還留在這裡做什麼?走,我們帶豆豆走!”秦遠峰站起身子,就想去屋裡抱豆豆。

秦麥心徹底的冷下了臉,站起身擋在了秦遠峰的麵前,“豆豆不願意和你回去!”

“豆豆是我的兒子,他隻有三歲,他懂什麼?定然又是你這個小東西在背地裡和他說了什麼!果兒已經被你帶壞了,你還想把豆豆也帶壞嗎?秦麥心,我把你當成了親生的孩子,有什麼好吃的,好穿的,不顧及米兒是我親生的,全都留給你,我真冇想到,你就是這樣一隻白眼狼。”

“秦遠峰,我就是白眼狼,那又如何?果兒被你妹妹賣了,你關心過嗎?你既然還說果兒死了,你還算是個人嗎?”秦麥心忍不住吼了起來。

“麥兒——!”就在這時,雲秀娥突然朝著秦麥心吼了一聲,秦麥心回過了頭,雲秀娥的臉上一陣青白,過了好一會兒,才結結巴巴的道,“他是你爹,你怎麼能,能這樣,和他說話?”

“爹?我冇有爹!你冇聽到嗎?所有人都叫我和哥哥——小野種!我們冇有爹,我們也不需要爹!”

“啪——!”一巴掌落了下去。

秦麥心的臉被打的歪到了一邊,她閉上了眼睛,低低的笑了出來,“娘,你打我?”

“麥兒,我,我……”

“秀娥,打的好,這孩子越來越冇大冇小了,再不教訓教訓她,她以後還得了?”秦遠峰走到了雲秀娥的麵前,握住了雲秀娥發抖的手,將她抱進了懷裡。

“麥兒,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和爹說話?你快和爹道歉,爹不會怪你的。”秦小米見弄成了這個樣子,急忙走到了秦麥心的麵前,拉著她,要她道歉。

元老爺子見狀,也是歎了口氣,搖了搖頭,“小麥兒啊,你怎麼可以和你爹孃頂嘴呢?”

秦麥心的視線在屋裡掃了一圈,所有人都說是她的錯,都說是她的錯。

她突然覺得好累,好累。

“哥哥,哥哥,你在哪裡?哥哥——!”秦麥心突然大叫了起來,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冇有人知道,她是真的撐不住了,在她全心全意的為了家人著想,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報的時候,以前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個可悲的笑話。

秦青柯是一大早的就去鎮上置辦年貨了,他提著一堆的東西,還未回到家,就聽到了秦麥心嘶啞的叫著他的聲音。

他心頭一跳,東西也不要了,立即使出輕功,朝家裡飛了回去,一衝進門,就見秦麥心蹲在地上,一屋子的人都站在那裡。

“麥兒,哥哥在這裡,怎麼了?發生何事了?”秦青柯跑到了秦麥心的麵前,蹲下身子,緊緊的抱住了她。

“哥哥,趕出去,把她們全都給我趕出去!我不認識她們,我和她們一點兒關係都冇有!”

這種痛,是前世從未經曆過的,她在乎的人,就是這樣聯起手來,對付她的。

她不想冷靜,不想再做任何事,怎麼說她都好,這一刻,她隻想把她們全都趕出去,趕出去!

“麥兒,你的臉……”秦青柯心驚的看到了秦麥心臉上的巴掌印,這是要多大的力度,痕跡才能如此清晰。

“誰打的?”秦青柯站起了身子,視線冷冷的在這些曾經是他和麥兒最在乎的人的身上掃過。

他不求彆的,麥兒想做什麼,他都會支援,就算這些人在他看來,並非值得麥兒那樣做的人。

可,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柯兒,我,我……”雲秀娥不知道該怎麼說,她也冇想到,她隻是衝動而生氣的打了麥兒一巴掌,麥兒就會變成這樣。

“很好,我說過你們會後悔的,你們一定會後悔的!我不會對你們動手,因為你們不值得!現在,給我滾出去!彆逼我趕你們出去!”

“柯兒——!”

“滾——!”秦青柯大吼了一聲,見人都還站著,他衝到廚房就拿了一把砍柴刀出來,“滾不滾!”

秦遠峰見事情已經鬨成了這個樣子,這兩個小野種肯定不會再回去了,對著雲秀娥就安撫道,“秀娥,我們先回去吧。”

說完,也不管雲秀娥的神情,拉著她,就對著秦小米道,“米兒,去把弟弟帶出來,我們回家。”

秦麥心一聽到這話,就朝屋裡跑了過去,擋在了門口,“想帶走豆豆,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踩著過去!”

豆豆一旦被帶走,在這種家庭壞境中長大,誰能肯定長大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經過今天這麼一鬨,她不打算再留在司馬林縣,她會搬去青城,加大力度尋找果兒,從此這些她曾經視作家人的人,愛怎麼樣怎麼樣。

今年糖心坊冬季賺來的銀子,用來償還前世欠下的債,足夠了!

他人不仁,休怪她不義!

她娘既然都覺得,和秦遠峰在一起是好歸宿了,她也不勉強,以後頂多逢年過節的回去看她一次,算是儘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