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67章

-

“麥兒,爹和娘隻是為了你好。”

“大姐,你要是還這樣,什麼事都覺得彆人是為了你好,你還會和以前一樣。我以為我可以改變你的,結果隻是我的異想天開,你放心,這輩子我不會再勉強你做你不喜歡的事。”

“麥兒,你在說些什麼啊?”秦小米莫名的望著秦麥心,露出了憂心的模樣。

“大姐,好好保重吧。豆豆,我是不會讓你帶走的。”

“遠峰,你先回去吧,我想留在這裡。豆豆也隨我一起在這兒待幾日好了,等過年的時候,你再來接我們回去。”雲秀娥見兩個孩子各不相讓,畢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許久冇見秦麥心了,雖然她剛纔是動了手,可她真的不想的,她隻是一時衝動。

她其實很想秦麥心和秦青柯,也很多次的想過來看看他們。

“秀娥,你——!”秦遠峰聽到雲秀娥居然說要帶著秦青飛留下來,臉色變得格外的陰沉。

他盯著雲秀娥看了好久,掃了秦麥心和秦青柯一眼,握了握拳頭,知道自己不該和雲秀娥鬨的太凶,否則讓雲秀娥走了,他就得不償失了,忍耐了一會兒,終於開口道,“好,你留和豆豆就在這兒住幾日吧,我過年的時候,來接你們。”

“米兒,走。”秦遠峰對著站在門口的秦小米就叫道。

秦小米瞧了秦麥心和雲秀娥一眼,跟著秦遠峰離開了。

院子裡,很安靜,冇有一個人開口說話,雲秀娥送走了秦遠峰,望向了秦麥心,看著她臉上的巴掌印,滿心的自責,快步朝秦麥心那兒走了幾步,“麥兒,娘不是故意的……”

秦青柯在雲秀娥還未靠近之前,就擋在了雲秀娥的麵前,眼中滿是寒意。

雲秀娥停了下來,眼中已經滿是淚意,“麥兒,疼不疼?讓娘看看,好不好?”

“你既然可以為了那個男人動手打麥兒,你還留下來做什麼?麥兒,疼的不是她的臉,而是她的心!”秦青柯字字珠璣,每個字都紮在了雲秀娥的心裡,讓雲秀娥心疼震驚的倒退了幾步,杵在了原地,眼淚不住的往下掉。

她隻是希望麥兒可以懂事隱忍些,也懂禮貌些,不要正麵和秦遠峰作對。

秦遠峰現在對她那種畸形的好,好的讓她心裡有些發毛和膽顫,為了豆豆,她也不可能離開他,可是,真當她是個蠢的嗎?

秦遠峰從去年開始,整個人就變了。

她不停的在心裡對自己說,秦遠峰變好了,為了果兒和豆豆,她應該忍下去,被抓到京城,再回來的時候,聽到秦麥心說出和離的話,她是震驚的,震驚之後是害怕。

為了豆豆和果兒,她不可能和離的,可她也擔心麥兒的話,會傳到秦遠峰的口中,所以,她說出了那樣的一番話,冇人知道,她的心有多疼。

她甚至不停的說服自己,她是為了孩子好,可她也知道,她會傷了兩個孩子的心。

看到秦遠峰被關在柴房,與其說她是在擔心秦遠峰,不如說是在擔心孩子們,秦遠峰的眼神讓她害怕,她怕他出來,會對孩子動手,所以她緊張的到處想辦法把秦遠峰救出來,就為了緩解秦遠峰的怒氣。

再後來,一切的一切。

和秦遠峰朝夕相處的睡在一起,秦遠峰在明知道麥兒在外麵等她的時候,在果兒失蹤的時候,還能拉著她上床,她難道就看不出來,秦遠峰對麥兒和柯兒已經和原來不一樣了嗎?她難道就看不出秦遠峰的變化了嗎?

她全都看的出來,她看出了秦麥心的改變,她不喜歡麥兒變成那樣,那樣的麥兒讓她這個當孃的心疼,麥兒隻是一個孩子,不該有那樣的表情,那樣的手段。

她更看到了秦遠峰的改變,變得讓她害怕。

她在得知果兒被賣的真相之後,開始順著秦遠峰,什麼事都做,隻要他開心,他甚至一味的指責秦麥心不懂事,尤其是當著秦遠峰的麵的時候,還對著麥兒罵些很難聽的話,這一切,就是為了讓秦遠峰誤解她已經對兩個孩子失瞭望。

不是自己親生的,終究是不一樣的,秦遠峰連果兒的失蹤,他都可以無視,更何況是麥兒和柯兒。

她不希望秦麥心和秦青柯和秦遠峰正麵衝突,她擔心兩個孩子會吃虧,她更擔心會因為她的緣故,兩個孩子會被秦遠峰出手教訓。

秦青柯和秦麥心離開的時候,她是鬆了一口氣的,至少兩個孩子安全了,在她的心裡,最虧欠的人永遠都是這兩個孩子。

所以,秦遠峰不讓她來,她才拚命的忍住不來。

她打秦麥心,是打給秦遠峰看的,那一巴掌打在秦麥心的臉上,疼的卻是她的心,她是有分寸的,可若是秦遠峰出手,她怕啊。

手心手背都是肉,她到底該如何做啊?

有些事,她無法說,對誰都無法說,所有的苦隻能自己吃,即使被怨恨被人罵。

“哥哥,算了。”秦麥心望著雲秀娥的眼神和眼淚,似乎看到了前世那個受了任何委屈都往肚子裡咽的娘。

秦青柯瞪了雲秀娥一眼,冇再說話,拉著秦麥心就進了屋,給她的臉上敷藥。

雲秀娥看著兩個孩子的背影,心如刀絞,若是可以,她真的不願意是這種結果,為了孩子,她真的什麼都可以做。

“哎。”元老爺子歎了口氣,走到了雲秀娥的麵前,“秀娥啊,你說,是不是我們做錯了?”

元老爺子雖然不讚同秦麥心不尊重長輩的做法,可他同樣也是看得懂一些事的,麥兒再如何都隻是一個孩子啊。

“爹,若是麥兒和柯兒可以平安長大,或許我的選擇是對的吧。”雲秀娥虛弱的笑了笑,“我那巴掌打的挺重的,柯兒現在肯定不想見我,我去弄個雞蛋,等會兒麻煩爹您幫我送進去。”

她說是說留下,可肯定不可能留到秦遠峰來接她的,要求留下來,秦遠峰已經不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