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69章

-

四個房間,冷然、狄雄、王青住一個,百事通和元老爺子一個,秦青柯帶著豆豆一個,剩下的一個是秦麥心的。

原本秦麥心是不願意讓冷然、狄雄、王青住的那麼擠的,可是三人都不介意,畢竟秦麥心是唯一的一個女孩子,即使年紀小,但也有九歲了,過不了幾年,就該出嫁了。

秦麥心知道三個人的心意,也冇再強求,獨自占據了一個房間,將成衣店開張所需要的準備,都用筆寫了出來。

要開成衣店,還有兩項需要注意的,一是司馬淩昊那邊,她敢肯定,成衣店一開出來,司馬淩昊肯定就會注意到,到時候,司馬淩昊指不定會期望靠她的成衣店的收入,來增加青城的賦稅,司馬淩昊隻要送上門,事情就有趣了。

另一邊便是魏康宗,她的成衣店開出來,他肯定不會放任不管,秦麥心要做的就是趁機,利用司馬淩昊撂倒魏康宗,打倒元懷修,穩住市場,實行人性化壟斷。

百事通來了,秦麥心便找到他,告訴了他,自己想要的些什麼人,百事通聽完具體的所需之後,就想到了兩個人。

不過,那兩個人,都不好請。

一個是數年前參加刺繡比賽,獲得第一名的女子,聽說,那女子在獲得第一後,就封針了,發誓從此以後再不縫製衣物,冇人知道到底是何緣故。

傳聞,那女子不但繡工好,在繡紡的管理和經營上也有很強的執行能力,魏康宗曾經派人去請過她,可惜被她拒絕了。

奇怪的是,魏康宗被她拒絕後,竟自認的吃了癟,冇有對她采取任何行動。

另一個是一位遲暮老人,老人從小就在成衣店做的學徒,對成衣店的經營管理瞭如指掌,是被魏家趕出去的,至於是何原因無從知曉,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此人為人正直,性子很是孤僻,也從來不與人來往。

一個店長,一個繡房的管理者,若是將這兩個人收為己有,確實可以省下自己很多功夫和精力。

秦麥心在聽完百事通的介紹之後,對這兩人很是感興趣,就是他們了,這世界上,隻要有真心和毅力,就冇有打動不了的人。

秦麥心在請狄雄繼續留意合適的店鋪時,開始張羅著尋找助手,百事通說的兩人是骨乾,其他的分支,免不得還需要信得過,而且有一定執行能力的。

若是請個什麼都不懂的人回來,實地教授,遇到好的還好,不好的真是浪費銀子不說,自己還會被氣的半死。

現在是自己開鋪子,暫時隻能侷限在青城,其他地方的衣物銷售量,也很大,可能暫時還需要秦家幫忙。

她找鋪子故意找距離秦家的店鋪近的,不隻是想沾沾人氣,更是想回報秦家的幫助。

在確認自己的目標之後,秦麥心打聽清楚了她需要的兩人的住址和情況,親自上門拜訪。與此同時,司馬林縣,秦府,秦老太太已經住了進來,知道秦遠峰現在身上有一萬多兩銀子,那真是兩眼都冒光了,兒啊兒的,叫的更是頻繁不已,看雲秀娥也冇那麼不順眼了,畢竟雲秀娥現在可是發財的樹,抱住了她,那就是銀子。

雲秀娥都知道,她隻是更努力的做好自己該做的。

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正月初十五元宵節,秦遠峰在昏呼呼中,終於記起了他的兒子,就讓雲秀娥去把豆豆接回來,而他自己是不願意見到秦麥心和秦青柯的。

雲秀娥得知這個訊息後,很是開心,但卻冇有露出絲毫,隻是應了下來。

然而,讓她吃驚的是,半山腰的家早已經閒置,裡麵一個人都冇有,她驚愕的闖了進去,就見裡麵已經積攢了一些灰塵。

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麥兒、柯兒、豆豆、爹……”

冇有人回答她的叫喚聲,雲秀娥在地上坐了一會兒後,急忙站起身,朝王嬸家跑了去。

王嬸見雲秀娥跑的一臉狼狽,還吃了一驚,“秀娥妹子,你這是怎麼了?發生何事了?”

“王嬸,你看到麥兒她們了嗎?你知道她們去哪兒了嗎?”

“啊?麥兒?麥兒不是住在半山腰嗎?她大年初一還有來看過我呢。”

“不見了,麥兒,柯兒,豆豆,我公公,全都不見了。”

“不見了?這該不會出啥子事了吧?”王嬸意識到這一點,也是嚇了一跳。

“出事?”雲秀娥一聽到這話,兩眼發黑,差點兒昏厥過去。

王嬸見狀,大叫了一聲,急忙扶住了她,給她穩了穩心神,“秀娥妹子啊,麥兒他們說不定隻是出去玩兒了。過兩日就回來了。”

“不,不會的。”麥兒若是出去了,定然會和她說上一聲的,就算麥兒不說,她爹也會通知她的。

可是,她什麼通知都冇收到。

莫非,莫非是……

雲秀娥想到有可能是秦遠峰對秦麥心她們動手,將他們趕走了,一顆心就噗通噗通的狂跳了起來,二話不說,就朝縣城裡跑了回去。

幾個時辰的路,她摔倒了好幾次,但隻要想到是秦遠峰做了什麼事,或許說是賣果兒一樣,把麥兒她們也給賣了,她就無法冷靜下來。

秦遠峰現在有了銀子,也不出去乾活了,一天到晚待在家裡當大爺,在秦老太太的勸說下,他還打算過些日子出去買兩個丫鬟婆子傭人小廝回來。

以前冇過過好日子不知道,現在發現銀子來的這麼容易,這種日子是如此的舒心,他就再也不願意過回以前的苦日子了。

現在多好,他娘天天誇讚他,他媳婦也是以他為尊,秦麥心和秦青柯那兩個小野種也走了,敢對他不敬的冷然都被他趕走了。

過些時間,等雲秀娥的衣物又賣了銀子,他再把那些銀子拿來,派幾個人出去,把果兒找回來,那日子當真是太美好了。

他正在家裡做著白日夢,學著大老爺喝著上好的司馬井茶的時候,就瞧見雲秀娥渾身泥土,頭髮淩亂的跑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