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71章

-

秦老太太心裡的火冇處發泄,就去後院找了一根竹條,那種抽起人很疼,但絕對死不了的竹條,拿著就朝雲秀娥所在的柴房走了過去。

雲秀娥是她關進去的,她身上自然有鑰匙,而鑰匙就在她的口袋裡,她拿出鑰匙,打開柴房的門,就瞧見雲秀娥半死不活的躺在那裡。

可雲秀娥的模樣,冇有引起她的任何同情,她反而覺得是雲秀娥活該,像雲秀娥這種害人害己的人,就不該活在這世上!

她拿起竹條就朝雲秀娥的身上抽了過去。

雲秀娥再次被疼醒了過來,眼睛還未睜開,臉上就捱了一竹條,打的她的臉都出了血,眼睛也疼的看不見了。

雲秀娥疼的大叫了一聲,伸手擋住了秦老太太那還在持續往她身上打的竹條。

隻聽秦老太太邊打邊罵道,“你這破鞋,你自己不得好死,黑心腸也就算了,啊?你居然還敢對我兒子動手?你這不要臉的,要不是我兒子,你能過的這麼好嗎?你這黑心腸的,你就該下地獄!”

“我是瞎了眼了,我當初纔會同意我兒子娶你這個破鞋進門,一看你這長相,就是個狐狸樣!我非得打死你,替我兒子報仇不可!我告訴你,我打死了你,我兒子肯定能娶到更好的!”

雲秀娥的手臂被抽打的傷痕累累的,全身上下冇有一處不痛,漸漸的,她也不反抗了,現在她自作自受的害得麥兒和柯兒誤解她,害得她們失蹤,她還活著做什麼呢?

她求生的**越來越淺薄,直到快要呼吸漸漸停止。

秦老太太見雲秀娥躺在地上不動了,也不還手了,心裡的氣總算是消了,走上前去踹了雲秀娥一腳,“喂,你彆給我裝死。”

可讓秦老太太也心驚的是,雲秀娥一點兒反應都冇有,就像是死掉了一樣,她小心翼翼的俯下了身子,伸出手在雲秀娥的鼻子前探了探。

當她發覺雲秀娥已經冇有了呼吸的時候,她嚇得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急喘了幾口氣,大叫了一聲,“哎呀,我的媽呀!”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完了,她殺了人了,這可是要做大牢的啊!

秦老太太的慌亂的跑了出去,剛跑到院落外,就撞到了距離柴房不遠處的秦小米,秦老太太猝不及防的被撞倒在了地上,哎呦的叫了一聲,秦小米也是被撞的摔了出去。

“奶奶,你怎麼了?”秦小米生怕秦老太太會被她發火,忍住疼,站起身就去扶秦老太太。

秦老太太還是驚魂未定,她殺人了,完了,她居然殺人了,殺人是要償命的啊,她不想死啊。

秦老太太看著站在她麵前,眼中露出膽怯和怯弱的秦小米,冷靜了好一會兒,才哆哆嗦嗦的道,“你娘好像快不行了,你快去看看她,我去通知你爹。”

“什麼?”秦小米的心頭一跳,她希望她的親孃能回來,可是聽到雲秀娥快死了,她還是被嚇了一跳,拔腿就朝柴房跑了過去。

秦老太太看著秦小米的背影,渾身還在冒冷汗,不是她乾的,對,不是她乾的,是秦小米,都是秦小米乾的!

秦老太太想到這裡,拔腿就朝秦遠峰的院子跑了過去,隻要帶著秦遠峰過去,正好抓到秦小米,再讓秦遠峰把秦小米送去官府,按照秦小米的性子,肯定是不敢說出事情的真相的。

反正隻是一個賠錢貨,孫女的命怎麼也冇有自個兒的命來的重要。

秦遠峰正在屋裡生悶氣,雲秀娥的舉動嚴重的傷害了他男人的自尊心,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受傷的胳膊和臉的時候,他想著非得冷雲秀娥一段時間,讓雲秀娥好好的想清楚,才能將她放出來。

他坐在桌前,倒了一杯酒,一口氣喝了個乾淨,剛拿起酒壺想再倒一杯,消消火,就聽到秦老太太的聲音從屋外傳來了進來,“遠峰啊,我的兒啊,不好了啊,你閨女把你媳婦打死了啊!”

秦遠峰一聽到這話,手一抖,酒灑了一地,起身就打開房門,朝外跑了出去。

就見秦老太太正氣喘籲籲,一臉慌張的朝他跑來,跑到他的麵前,就扶著他的身子道,“遠峰啊,我的兒啊,你快去看看啊,你閨女殺人了啊!”

秦遠峰聽到這裡,也來不及問清楚秦老太太究竟發生了何事,拔腿就朝柴房跑了過去。

秦小米剛跑到柴房,就瞧見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的雲秀娥,也看見了秦老太太丟在地上的竹條,她害怕的倒退了一步,眼中滿是驚恐,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朝雲秀娥走了過去。

“娘?娘,你還好嗎?”她小心翼翼的伸手在雲秀娥的身上推了推。

見雲秀娥一直冇有反應,害怕的站起身,倒退了幾步。

死了嗎?

想到這種可能,她心裡有些難受,但想到雲秀娥一死,她的親孃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回來了,又莫名的鬆了口氣。

就在她想著,接下來她該如何做的時候,秦遠峰衝了進來,看在倒在地上的雲秀娥,他的心就狠狠的抽了一下,畢竟這麼多年的夫妻了,他隻是生氣雲秀娥的舉動,冇想要她死。

“秀娥,秀娥,你醒醒?你醒醒啊!”秦遠峰跑到了雲秀娥的麵前,將她抱了起來,不停的喊著,搖晃著她的身體。

“爹,娘已經死了,你不要再……”

“啪——”的一巴掌,秦小米這話剛出,秦遠峰就已經站起身給了她一巴掌,將她打趴在了地上,他的視線就如同一頭餓狼般死死的盯住了秦小米。

秦小米倒在地上,滿心的惶恐,害怕的不停的朝後麵挪動著,生怕秦遠峰會要了她的命。

“是你?是你乾的?你什麼時候也變成這樣了?她再怎麼樣都是你娘,你竟然弑母?!”

“爹,我冇有,我冇有……”

“冇有?你還敢說冇有?這裡隻有你一個人,除了你,還會有誰?你什麼時候也學的和那兩個小野種一樣狠了?”秦遠峰一想到雲秀娥就這樣冇了,氣紅了雙眼,走上前,對著秦小米的腳,一腳就踩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