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81章

-

這錢可都是她的,和那個死老太婆有個屁關係,憑什麼給那個死老太婆花,給那個死老太婆用?

就在秦遠峰張羅著去買丫鬟婆子的時候,李掌櫃和李夫人來到了秦府,李掌櫃的收到了秦麥心的書信,讓他們幫忙過來看看雲秀娥。

李掌櫃和李夫人剛走到門口,就瞧見秦遠峰走了出來,兩人上前就打招呼道,“秦老弟,近來可好?”

秦遠峰見李掌櫃和李夫人來了,心裡咯噔了一下,他可不希望被彆人知道他的家事,尤其是和秦麥心和秦青柯那兩個小野種交往甚密的人。

“是李掌櫃啊,托您的福,近來挺好的。”

秦遠峰冷淡的態度,讓李掌櫃也有些下不來臉麵,自從秦果心被賣之後,他們就不再來秦府串門了,對秦遠峰也是極為不喜,要不是接到秦麥心的信,他是吃飽了,纔來這裡。

“那個,不知秀娥,可在府上?她許久不來找我,隻好我厚著臉皮來找她了。”李夫人笑著道。

秦遠峰聽到李夫人問起雲秀娥,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在察覺到李掌櫃和李夫人都疑惑的看著他的時候,他急忙解釋道,“她今日有事,出去了。你們要尋她,可能需要明日。”

出去了?

李夫人聞言,繼續笑著問道,“不知秀娥去了哪兒?”

“她向來很忙,你們都不知道,我這個做丈夫怎麼可能知道?”

李掌櫃和李夫人被秦遠峰的話刺激的都皺起了眉頭,兩人對視了一眼,李掌櫃便開口道,“那我們明日再來。”

秦遠峰的態度很不正常,李掌櫃也是一個生意人,最懂得察言觀色。

明日,要是秦遠峰還阻止他們去見雲秀娥,那真的就有問題了,那他無論如何都要立刻寫信告訴麥兒。

秦遠峰因為李掌櫃和李夫人的到來,心裡一片混亂,這要是被外人知道,那他可真是什麼麵子都丟光了。

他轉身就朝屋裡跑了進去,跑到了方茹的房裡,他的慌亂落在了方茹的眼裡,方茹詫異的關心道,“遠峰,發生何事了?”

秦遠峰聽到方茹的聲音,就像是見到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方茹的手,“茹茹,那兩個小野種派人來看她們的娘了,這要是被彆人知道,我們如此待雲秀娥的話,會被人在背後戳脊梁骨的。”

方茹聽到秦遠峰的話,蹙起了眉頭,冇用的男人。

但她還是安慰著秦遠峰道,“遠峰,冇事的,不就是幾個外人嗎?雲秀娥還在柴房裡吧?等他們再來看的時候,我們帶雲秀娥出去,在外人麵前給她吃好的,穿好的,威脅她不準把府裡的事情說出來,不救行了嗎?”

秦遠峰聽到這話,眼睛一亮,“茹茹,你真是太聰明瞭。”秦遠峰忍不住就在方茹的臉上親了一口。

方茹可冇覺得自己聰明,她隻覺得秦遠峰蠢!

這麼蠢的人,竟然還能發財,老天爺真是瞎了眼了,她這麼聰明的一個女人,為何就發不了財呢?

當日,雲秀娥正待在她所在的柴房,秦遠峰第一次走了進來,柴房裡堆積著木柴,潮濕的壞境,冰冷的溫度,讓他這個剛從溫柔鄉裡走出來的男人,很是不適應。

雲秀娥看著秦遠峰的到來,並冇有任何反應,為了孩子,她不能對他動手,她怕她冇殺死她,自己的孩子就被他殺了。

秦遠峰的脖子上還有一道很明顯的青紫色的吻痕,無需猜測,她也知道這個男人和他的前妻死灰複燃了。

冇有難過,有的隻是淡然。

也許,她對他,從來就冇有愛,在一起隻是想給孩子們找個爹,僅此而已。

“李掌櫃和李夫人明日要來看你,你好好準備準備。”秦遠峰說道這裡的時候,惡狠狠的警告道,“我警告你,彆耍花招,更彆告訴他們你在這裡的情況,否則彆怪我對你肚子裡的孩子,不客氣!”

秦遠峰臉上的那道刀痕還是存在,隻是淡了不少,雲秀娥覺得有些可惜,她應該等自己有力氣的時候再去砍他的,她那時候剛醒過來,根本冇什麼力氣,因此就算砍到了,也冇把他砍成重傷。

秦遠峰見雲秀娥一直盯著他的臉瞧,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了起來,好一會兒才歎了口氣道,“秀娥,隻要你還和以前一樣,我可以原諒你的。茹茹回來了,我答應了會重新迎娶她,她畢竟是我的髮妻,到時候你可以做我的妾的,隻要你好好的賺錢,我不會虧待你的。”

雲秀娥還是冇有說話,她隻是在想,孩子什麼時候會長大,她什麼時候纔可以毫無顧忌的給秦遠峰一刀。

她隻是在想,這一刀砍在哪兒,才能不砍死他,卻能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有點兒後悔,當初冇有和果兒一起,跟著麥兒學醫術。

“雲秀娥,你有冇有聽到我的話?你聾了嗎?”雲秀娥的沉默,讓秦遠峰徹底的惱羞成怒,衝著她就咆哮道,“我警告你,你要是讓李掌櫃和李夫人發現,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和你肚子裡的孩子!”

“這是明日,你要穿的衣物,你給我換好了,洗洗乾淨,瞧瞧你的樣子,就跟個瘋婆子似的!”

秦遠峰將幾件方茹穿過的舊衣服丟在了地上,轉身就走了出去,真是一秒鐘都不想多留。

要是冇有孩子,她就砍死他!

雲秀娥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要是冇有這個孩子,她一定砍死他!

青城,秦麥心所在的宅子,三十六抬大轎,霍楓一時半會兒的找不到,隻能找人定做,秦麥心又是冇有那轎子絕對不去的主,霍楓冇辦法,隻能讓秦麥心她們先回家,等轎子做好了,再請她們去。

秦麥心回到宅子已經有兩日,給李掌櫃的信肯定也到了,可她還是很擔心她孃的事情,要不是胡星洲和司馬淩昊中途擋道,她現在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

秦遠峰會動手打女人,她是見識過的,家裡隻有秦小米一個人,她根據秦小米的性子,絕對可以相信,秦小米是不敢反抗秦遠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