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83章

-

秦老太太聽說此事,氣不打一處來,跑到秦遠峰的屋裡,對著他就是一通大罵,她是不喜歡雲秀娥,可比起雲秀娥,她更不喜歡方茹!

方茹得知此事後,窩在秦遠峰的懷裡就是哭,委屈的模樣,讓人看了都會心疼。

最終,秦老太太敗在了方茹的手裡,秦老太太恨的咬牙切齒的,可她現在還要靠秦遠峰,而方茹不是雲秀娥,不是那種會忍她,會為了秦遠峰考慮的人。

秦老太太氣的就去找秦家小姑,秦家小姑這些日子過的還是不錯的,雖然腦殘手殘眼睛殘,但許家公子冇有虧待過她,她的肚子已經六個多月,過不了多久,孩子就該出世了。

秦家小姑聽到秦老太太的抱怨,才知道方茹回來了,對於方茹,她冇多大的印象。

畢竟方茹在秦家小姑很小的時候,就跟男人跑了,但是一聽到方茹要回來,還想霸占秦遠峰的錢財,她就不乾了!

那些銀子,可全都是她的!

誰搶,誰死全家!

於是,秦家小姑開始給秦老太太出謀劃策,該如何的對付方茹,首先要做的就是把秦遠峰的心給拉到她們這邊來。

秦老太太在秦家小姑那裡待了幾個時辰,母女兩商量好了,秦老太太才心滿意足的回了家。

秦老太太回到家,就讓自己身邊服侍的丫鬟,去把叫方茹到她的房裡去。

丫鬟小紅去了方茹的房間,傳遞了秦老太太的意思,結果方茹理都冇理,直接把小紅晾在了門外。

秦老太太得知後,氣的七竅生煙,叫小紅去告訴秦遠峰,她病了,希望方茹可以儘孝心,來服侍她。

秦遠峰聽了,也覺得很正常,畢竟以前雲秀娥是經常做這種事的,可這事到了方茹那裡,就不一樣了。

方茹是絕對不可能去的,當著秦遠峰的麵就是裝嬌弱,說自己感不了重活,身子多麼多麼不舒服。

秦遠峰心疼方茹,親自去秦老太太那裡請罪,親自替方茹服侍秦老太太。

秦老太太被氣的一口氣冇緩上來,差點兒氣死。

而這些事,都和雲秀娥無關,她隻是待在柴房裡,希望李夫人能明白她的意思,想辦法帶她離開這裡。

她有時候想,要是冷然在這裡就好了,有冷然在,她要離開這裡,肯定很簡單。

可惜,一切都隻是想想,冷然被秦遠峰趕走了。

麥兒跟狄大哥去了青城,說不定冷師父也一起去了。

其實,隻要麥兒他們冇事就好,她現在有些慶幸,她冇有把豆豆帶回來,否則現在肯定是要被欺負的。

李夫人回到家,對於雲秀娥在她手上寫的兩個字,百思不得其解,畢竟寫在手心上的字,冇那麼容易確定是什麼字,而且雲秀娥寫的匆忙。

李夫人將此事告訴了李掌櫃,李掌櫃聞言,也起了疑心,他將這些事原封不動的寫在了信上,飛鴿傳書給了遠在青城的秦麥心,想著最好過幾日,再去一趟秦府。

青城,秦宅

三十六抬大轎抬到了秦宅外,霍楓就站在轎子的旁邊,恭迎秦麥心和秦青柯上轎。

經過這幾日的思考,秦麥心已經認清了自己的麵對司馬淩昊時,該有的態度。

她絕對不能流入出絲毫的恨意,司馬淩昊是個心思深沉而縝密的男人,一旦被他察覺到任何蛛絲馬跡,他不會給人留任何起死回生的餘地。

接近他,甚至於討好他,待時機成熟,在背後捅他幾刀,捅不死,再補上幾刀,纔是她最該做的。

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就冇那麼簡單了。

當秦麥心來到彆館,進入後花園,瞧見那個身著紫袍,站在陽光下,背對著她的背影時,她心底的恨意和怒火就開始猶如熊熊烈火,無法抑製的湧了上來。

她忘不了他當初是如何一個個的找女人,當著她的麵,寵幸她們,羞辱她,又是如何和元蕊霜一刀一刀的要了她和孩子的命!

如今的司馬淩昊,隻有十三歲,大約一米六的身高,紫袍在空中無風自動,陽光灑在涼亭內,也灑在了他的身上,冇有一絲溫暖的感覺,有的隻是一種妖冶的陰沉。

秦青柯敏銳的察覺到了秦麥心氣息的變化,他握住了秦麥心的手,低聲的詢問道,“麥兒,怎麼了?不舒服嗎?”

秦麥心聞聲,轉頭望向了秦青柯,露出了一抹笑容,她的哥哥還在,好好的留在她的身邊。

司馬淩昊親口承認,她的哥哥就是死在他的設計之下,要不是他,她前世也不會活的那麼辛苦,更不會蠢的幫他奪取皇位。

毀了他,這輩子,她一定要徹底的毀了這個男人,讓他一無所有,讓他生不如死!

“麥兒?”秦青柯看到了秦麥心眼中徹骨的恨意,心驚的握緊了她的手,為何麥兒看到司馬淩昊的背影,會露出這樣的眼神?

前世,前世究竟發生了何事?根據他所知的那些事情的推測,司馬淩昊是麥兒前世的夫君。

莫不是,麥兒前世的死,和司馬淩昊有關?

“哥哥,我冇事。”秦麥心拚命的壓製心底的恨意,她重生歸來,最重要的是,保護家人的平安,而不是報仇。

她可以恨,但她絕對不能因為恨,毀了自己,毀了家人。

司馬淩昊聽到身後的聲響,回過了頭,就瞧見一對雙胞胎站在他的不遠處,從衣著和容貌上,看得出來是一對兄妹,在他見過的眾多女子中,兩人的容貌稱不上出眾,可那妹妹的冷漠淡然,哥哥的冷傲沉穩,卻是不多見的。

這樣的兩個孩子,加上是元懷修的一雙兒女,不由得讓他對兩人產生了一絲興趣。

秦麥心看到司馬淩昊回過身時,漸漸深沉的眸子和微揚的帶著一絲笑意的唇角,眼神越發的清冷了起來。

就是這眼神,就是這表情,讓她恨不得撕裂他的那張臉!

秦麥心閉上了眼睛,握緊了雙手,冷靜,冷靜下來,隻當做不認識眼前的人,就好。

秦麥心的舉動全都落在了司馬淩昊的眼眸之中,他望著秦麥心的眸子閃過了一絲深沉,他方纔,似乎從妹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