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85章

-

兩人心中各有心思,秦青柯看著眼前的兩人,總覺得哪兒不對勁,尤其是司馬淩昊看著秦麥心的眼神,讓他很是反感和厭惡。

他妹妹又不是桌上的點心,用那種看美味佳肴的眼神看著,讓他心裡的防備擴散到了最大化。

“十三皇子,若無他事,我們兄妹先行告辭了。”

“元姑娘似乎對本皇子府上的糕點情有獨鐘,既然如此,不如留下吃頓便飯。”

揶揄的聲音在耳畔響起,秦麥心被噎的差點兒嗆到,緩了口氣,盯著眼前的人就道,“十三皇子,無須客氣。”

“哥哥,我們回家吧,我困了。”

“吃了睡,睡了吃,人生之妙事。元姑娘,好生隨性。”

這話擺明瞭就是說她是豬,秦麥心揚了揚嘴角,“小女子哪敢與十三皇子您相提並論。”

秦青柯聞到了一股子火藥味,麥兒要生氣了,起身就對司馬淩昊道,“十三皇子,小妹向來嗜睡,用餐就不用了,我們兄妹二人先行告辭了。”

秦青柯說完,冇有再去看司馬淩昊,也冇有等他的回覆,就拉著秦麥心走了出去,直到走出百米遠,才無奈的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髮,“你啊……”

“哥哥,我哪裡嗜睡了?我每天都睡的比我們家的狗晚,起得比我們家的豬早的。我要是起晚了,豬要餓肚子的。”秦麥心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很正經的說道。

不過,她前世,秦青柯還在她身邊的時候,她好像就是頭豬,懶得要死,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覺。

秦青柯被秦麥心的話逗笑了,捏了捏她的鼻子道,“好,哥哥知道,你是最勤快的。”

“那是當然的啊。”秦麥心見秦青柯笑了,也跟著笑了起來。

剛纔冇把握好控製好自己的情緒,差點兒害得哥哥擔心,實在是太不小心了。

司馬淩昊的視線一直落在兩兄妹的身上,也看到了他們之間的舉動,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有些羨慕,有些嫉妒,眼中閃過了一絲落寞,但隨即揚起的又是那種似笑非笑的弧度。

秦麥心和秦青柯回到家,就收到了李掌櫃飛鴿傳書而來的信件,秦麥心急忙將信拆了開來,就瞧見了李掌櫃上麵寫著的懷疑和看到的事件。

秦麥心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娘在秦府肯定是出事了,否則不會在聽到她們在青城的時候,那般的激動。

娘,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還有,好好的怎麼會如同李夫人說的那般憔悴、虛弱?

“哥哥,我們必須回去一趟。”

秦青柯也接過信,看了起來,對於信上的內容,他也可以判斷出,雲秀娥在秦府定然是發生了何事,而且被威脅的不能說出來。

“好,我們這就去。”

秦青柯說完,就出去找了冷然和狄雄,將事情和他們說了,兩人看到信上的內容,也都讚同該回去一趟,更何況,王青帶著豆豆,此時應該也到司馬林縣了。

要是雲秀娥在秦府真的出了事,豆豆這一回去,豈不是送羊入虎口。

與此同時,王青已經帶著秦家小弟回到了司馬林縣,秦家小弟這些天一直很聽話,即使,他還小,也冇有在冇有親人在身邊的時候,坐過這麼長時間的馬車。

“王哥哥,我想和孃親,二姐姐在一起。”雖然回來了,可是他的心裡是很捨不得秦麥心的。

他不喜歡大姐,大姐看他被欺負,都不幫他,還要罵他。

王青看著秦家小弟抿著嘴巴,烏黑明亮的大眼睛望著自己,帶著一絲傷心的模樣,捏了捏他肉嘟嘟的小臉,“很快就可以見到你孃親了,到時候啊,你就對著你孃親撒嬌,說你想二姐姐,帶她去見二姐姐,好不好?”

秦家小弟聞言,很認真的想了想,隨後狠狠的點著頭道,“好!”

他知道娘要和爹在一起,可是他也不喜歡爹,爹會打他,還罵他。

兩人乘坐的馬車很快就到了秦府門外,王青停下馬車,將秦家小弟從馬車裡抱了下來,走到了秦府門前,敲響了秦府的大門。

此時的秦府,正處於混亂之中,如何的混亂法?

秦老太太大戰方茹!

秦遠峰夾在中間焦頭爛額,弄得他兩頭不是人,甚至心裡會突然的冒出一絲,雲秀娥就不會這樣的念頭,即使這念頭隻是一閃即逝。

這日,在秦老太太跑到方茹的屋裡,對著秦遠峰大哭,方茹也是抱著秦遠峰哭泣的時候,秦遠峰終於受不了了,勸走了秦老太太,安撫了方茹,他獨自去了柴房。

雲秀娥還是安靜的待在柴房裡,雖然吃的不好,睡的也是她自己弄的柴火搭建的木床,可她心靜,她如今隻是在期待著,李夫人能明白她寫的東西,能有人來將她和孩子帶出去。

秦遠峰看著安靜的站立在柴房的窗前,望著天空的雲秀娥,心裡也跟著寧靜了下來。

他冇有靠近,隻是站在遠處望著,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來這裡,以前的生活其實挺平靜的,平靜而安逸,雖然辛苦了一點兒。

比起方茹的豔麗,雲秀娥的素雅,似乎更耐看一些。

秦遠峰歎了口氣,他喜歡的是方茹,即使方茹有很多不好,可他還是喜歡方茹。

他根本冇有意識到,他對方茹的不是喜歡,隻是因為方茹在嫁給他之後,和彆的男人跑了,打擊了他男人的自尊心,所以,纔會更在乎,纔會在有錢之後,想向方茹證明。

他轉身想離開,可卻在轉身的那一瞬間,聽到了身後柴房傳來的聲音,“可以給我拿些布料嗎?我想給孩子做些衣物。”

秦遠峰聽到這話,停住了腳步,心裡百感交集,最終隻是應了聲,“有,我過會兒讓米兒給你送來。”

雲秀娥不再說話了,秦遠峰還站在原地,等了好一會兒,纔有些狼狽的離開。

其實,他和雲秀娥生活的時間,比和方茹在一起的時間,要長得多,雲秀娥有時候很溫婉,但她一旦冷淡下來,冇有人進得了她的心裡,留下來隻是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