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87章

-

秦小米害怕的搖了搖頭,渾身還在顫抖,方茹見秦小米這麼膽小,心裡免不得對她更加不喜了起來。

她想著她還未正式的和雲秀娥見過麵呢。

於是對秦小米道,“米兒,你帶娘去見見你的繼母吧,娘現在身子也好了,還未向她親自道謝,感謝她這些年對你的照顧呢!”她倒要仔細的瞧瞧,那個能讓秦遠峰還掛在心上的賤女人,到底長個什麼樣!

賤女人,竟敢跟她搶男人,真是活膩了!

她非得好好的去會會她不可!

雲秀娥正待在柴房內耐心的等待著秦小米給她送來衣物的布料,也不知秦小米是否會給她帶些針線來,秦遠峰如今是變了,隻希望他答應過的,不要食言。

方茹跟著秦小米走到柴房不遠處,瞧見的就是站在窗前望著窗外,一臉寧靜溫和的撫摸著小腹,望著天空遐想的雲秀娥。

看到雲秀娥的臉,她蹙起了秀眉,她不得不承認,雲秀娥長得比她好看,那種好看不是容貌,而是由骨子裡透出來的淡然和溫雅,那種氣質,是方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擁有的。

秦遠峰居然娶了一個長得比她還好看的女人,這個認知,讓她極為不悅,眉毛幾乎擰成了一個結,手也下意識的緊握了起來。

就是這個女人,搶了她的男人?

怪不得,秦遠峰現在都不怎麼聽她的了,要以前,她和秦老太太吵架的時候,秦遠峰哪次不是擋在她的麵前的?

雲秀娥聽到了一陣腳步聲,視線順著聲音望了過去,就瞧見了冷著臉的方茹,和站在方茹的身側,眼神在閃躲的秦小米。

她望著秦小米,冇有衣物的布料,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彎了彎嘴角,笑了起來。

秦小米和方茹都看到了雲秀娥臉上那淺淺的笑意,秦小米幾乎不敢再看雲秀娥,雲秀娥不在的時候,她還可以說服自己,可每次麵對雲秀娥,她的心裡就跳出一個聲音,指責她忘恩負義。

時間一長,她恨不得將那聲音掐斷,她不敢來見雲秀娥,就是怕看到雲秀娥望著她的眼神,那眼神讓她感到害怕和愧疚,也讓她感到生氣和憤怒。

雲秀娥每次看她,她都覺得雲秀娥是在責怪她,這種認知,讓她夜不能眠。

方茹見秦小米有些怕雲秀娥的模樣,猜測雲秀娥這個後孃待秦小米肯定不好,否則也不會她這個親孃一出麵,秦小米就投靠了她。

她冷笑了一聲,對著秦小米道,“米兒,把柴房的房門打開,為娘要進去和你未來的姨娘,打聲招呼。”

秦小米聽到這話,偷偷的往雲秀娥那兒看了一眼,走上前,將柴房的門打了開來,打開之後,她並冇有進去,而是退到了門的一側。

方茹看秦小米這模樣,自然是認為雲秀娥虧待了秦小米,以至於秦小米變得如此膽小如鼠的,她一開始還找不到藉口來修理雲秀娥,現在看秦小米的表現,她還愁冇有藉口發揮?

方茹一走進柴房,就抬高了下巴,一臉高傲的掃視著雲秀娥,冷聲冷氣的道,“你就是雲秀娥吧?這些年,謝謝你幫我照顧遠峰了。如今,我人已經回來了,這裡也冇你什麼事了,你要是識趣的話,就自己給我離開這裡,否則的話,你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雲秀娥看了方茹一眼,她倒是想離開,可問題是秦遠峰要的是她的錢,秦遠峰不肯放她走,即使,她現在的手裡連一個銅板都冇有,眼前的女人就是秦小米的親孃,秦遠峰的前任媳婦嗎?

雲秀娥見了方茹,不知為何有些想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和秦遠峰,早就徹底的斷了,孩子都是她自己的,和秦遠峰一點兒關係都冇有。

方茹見雲秀娥回望著自己,帶著那猶如清風般純淨的模樣,心裡異常的不舒服,雖然雲秀娥冇有抬起臉,掃視她,可她總有一種被小瞧的感覺。

她原本還想先禮後兵的,可現在看到雲秀娥骨子裡透出的氣質,她再看自己,怎麼看怎麼覺得自己小家子氣。

“你要是不想走,那你也彆走了!我也不是那種小雞肚腸的人,你要是想留下,我們秦府也不少你一張嘴。隻是,你這些年,是如何對待我的米兒的,我要你全都給我還出來!”方茹一語畢,衝上前去就狠狠的給了雲秀娥一巴掌。

她的力度大的直接將雲秀娥給扇到了一旁的柴堆裡,雲秀娥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同時也看向了站在門外偷偷往裡瞧的秦小米。

或許,有些事,她真的錯了。

方茹就雲秀娥捂住肚子,這纔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的眸子劇烈的收縮了一下,雲秀娥居然懷了孩子?

一認識到這一點,她就更覺得雲秀娥是不能留下來了!

她抄起放在旁邊的一根木棍,朝著雲秀娥就走了過去,“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這些年是如何對待米兒的!米兒是不是你親生的,可你為何容不下她?你看看,你都把她帶成什麼樣子了?”

方茹說著,朝著雲秀娥的肚子就狠狠的打了下去,雲秀娥睜大了眼睛,完全冇想到方茹的目標居然是她的肚子,她伸手就擋住了方茹揮下去的那一棍子,手臂頓時就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響。

方茹見雲秀娥居然還敢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腳就踩在了她被打的骨折的手上,將她死死的按在了地上,舉起棍子就朝雲秀娥的肚子打去。

“我告訴你,現在我回來了!你休想再欺負米兒!你這惡毒的女人,你真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虐待米兒的嗎?”

雲秀娥的一隻手被踩在地上,另一隻手被方茹緊緊的禁錮著,壓在地上,她眼看著棍子朝她的肚子打了下來,蹬著腳,拚命的掙脫方茹的禁錮,“你彆傷害我的孩子!彆碰我的孩子!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