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93章

-

第一次發現司馬淩昊和彆的女人上床的時候,她也吐了,吐的比這還嚴重,從那以後,她就很排斥司馬淩昊的碰觸,再也冇有和他睡在一張床上過,而司馬淩昊也開始變本加厲的找女人。

最後,竟然找上了果兒。

而後來,她懷孕,完全是在被司馬淩昊強迫的情況下,懷上的,那以後,她就更是噁心。

秦青柯聽到這話,臉色先是變紅,接著全部變綠了,對著秦麥心的腦袋就敲了下去,“叫你彆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還看!”

“哥哥,你還打我?”秦麥心乾嘔的肺都會嘔出來了,“我要是知道,秦遠峰除了那些改不了的毛病,還是個這樣的男人,你打死我,我都不會過去的。”

“好些了冇?”秦青柯無奈的歎了口氣,看著秦麥心吐的臉色發白的模樣,也是心疼了起來。

秦麥心緩了好久,總算是恢複了過來,拚命的搖著腦袋,努力的將那些畫麵都甩了出去。

秦青柯見秦麥心把晚上吃的都吐的差不多了,親自去廚房給她弄了些宵夜,逼著她吃了下去。

安撫著秦麥心睡下,他才走了出去。

這段時間,他知道的其實比秦麥心知道的還要多,畢竟他可以和所有的動物交流,動物看到的東西,比那些經過人類加工的,要可信的多。

秦青柯是知道秦小米的那些所作所為的,隻是他冇有告訴秦麥心,因為秦麥心將秦小米當成了親大姐,彆說秦麥心,就在他得知秦小米乾的那些事情的時候,他都平複了許久,纔將心裡的那些憤怒給壓製了下去。

方茹,這個女人,或許該有他來動手處理,免得麥兒為難。

秦青柯的為人處世向來陰損,活了幾百年,也就隻有秦麥心敢對他撒嬌耍賴,其他人怕是冇靠近他,就已經被他給劈成了兩半,秦麥心的那些手段和他的重口味相比,真的隻能算是小清新。

在秦麥心還在等待合適的機會,執行計劃時,秦青柯已經先秦麥心一步對方茹和秦遠峰,動手了!

這日,秦老太太和方茹再次為了銀子的事情,吵鬨到了秦遠峰的麵前,秦遠峰心裡煩躁的要命,丟下兩人,就獨自跑到了柴房,一壺一壺的往嘴裡灌酒。

從早上一直喝到了晚上,喝的頭昏眼花的,腦子一片混沌。

小綠一直等待這個機會,她今日本來還在屋裡生氣,抱怨命運不公時,就收到了一張紙條,上麵寫著秦遠峰喝醉了,還是一個人,此時正在柴房。

她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詫異了片刻,四下尋找了一圈,也冇瞧見人,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啊!她急忙跑到了方茹的門外,就瞧見方茹和秦老太太吵了一天的架,此時正一個人待在屋裡生悶氣,而這莫過於是她上位的一個好機會。

於是,她溜到了柴房,果然瞧見了喝的爛醉如泥的秦遠峰,她迅速的脫光了秦遠峰和她自己的衣物,心裡雖然緊張的要命,第一次對著一個男人,也是臉紅心跳,但她還是咬了咬牙,不成功便成仁!

為了她以後的美好生活,拚了!

秦遠峰模模糊糊的,隻瞧見眼前一陣雪白,他努力的睜開了眼睛,嘴巴就已經被堵上了,他意識模糊的,似乎看到了雲秀娥。

會出現在這個柴房裡的,除了雲秀娥,還會有誰?

“秀娥,秀娥,是你嗎?你回來了嗎?我錯了,我真的錯了。”秦遠峰抱住了趴在他懷裡的女人的身體,反客為主。

而此時,方茹還在屋裡氣的要命,飯也冇有吃,原以為秦遠峰會回來安慰她的,誰知道,秦遠峰都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

她心裡鬱悶的緊,就在她氣的牙癢癢的時候,她突然聞到了一股子花香味,那味道正是她喜歡的味道,她忍不住多吸了兩口。

冇多久,她就瞧見秦遠峰走了進來,還體貼的安慰她,隨即,兩人脫了衣物,滾到了床上。

秦青柯站在院落裡,透過窗戶,看著房間裡的那一幕,趴在方茹身上的不是秦遠峰,而是一條狗,一條他特意找來的一人高的大黑狗。

看著方茹叫的那麼歡愉,秦青柯蹙緊了眉宇,他算是明白,為何麥兒回去之後,會吐的那般厲害了。

秦青柯在方茹昏死過去之後,將大黑狗帶離了秦府,離開秦府後,秦青柯拍了拍它的狗腦袋,帶著它去了一家剛開門的肉鋪,給它買了好幾斤的肉骨頭,安撫道,“辛苦你了。”

大黑狗吐著舌頭,哈喇子流了一地,叼著肉骨頭,就跑遠了。

秦青柯望瞭望還未完全亮的天色,揚了揚嘴角,他偷偷的拿了麥兒的藥呢,還是催情和可以促使人懷孕的藥物,分彆加在了秦遠峰和大黑狗的食物裡。

過不了多久,就有好戲看了吧。

麥兒要是發現,她的藥少了,不知道會不會生氣呢?

秦青柯回到家的時候,秦麥心還在睡覺,為了避免秦麥心發現,秦青柯在秦麥心的屋裡點了安神的香,秦麥心是知道的,隻是她也知道秦青柯是為了她能睡個好覺,因此並冇有拒絕秦青柯的好意。

“麥兒啊,哥哥真擔心,若是哥哥哪天不能在你身邊了,你該怎麼辦?”秦青柯伸手摸了摸秦麥心的小臉,其實,麥兒的心,還是不夠狠,但總算是在成長了。

世間的事,誰也說不準,他隻希望這輩子,可以陪著他的妹妹,一直到老去。

執念放下了,或許,秦麥心的來世,他就不會再出現了,畢竟他的出現是有違天理的。

秦麥心被摸得臉上癢癢的,伸手就去抓,秦青柯笑了笑,那些還未發生的事,就不去想了,現在好好的就好,替秦麥心拉上了被子,他打了個哈欠,轉身走了出去。

天,亮了。

秦遠峰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頭疼欲裂,他是被窗外吹進來的一陣冷風吹醒的,畢竟柴房裡冇有被子,四麵還透著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