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94章

-

他對於昨晚的事情,還有些印象,正高興雲秀娥回來的時候,低頭就瞧見了那個渾身的趴在他的懷裡,陌生的女人的臉。

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了一下,一把就將小綠給推了出去,“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秀娥呢?”

小綠被秦遠峰的咆哮給驚醒了,一醒來就瞧見秦遠峰憤怒的模樣,她也委屈了,眼淚也掉了下來,斷斷續續的道,“老爺,昨晚我路過這兒,是您……是您……”

秦遠峰的頭疼的要命,他隻記得他和一個女人瘋狂,卻不知道到底是誰,明明,明明就是秀娥的,怎麼會?怎麼會這樣?

小綠見秦遠峰不想負責的模樣,她也急了,她可是把身子都給了他了,要是他不負責,那她豈不是什麼都冇有了?

想到這裡,小綠哭著就對秦遠峰說道,“老爺,一切都是小綠的錯,是小綠昨晚不該路過這裡,不該好心的進來照顧老爺。”

“老爺,您……您保重吧,小綠,小綠不活了……”小綠說著就朝著一旁的柱子撞了過去。

秦遠峰也被小綠的舉動給弄懵了,小綠就算是他買來的奴婢,可以隨意處理,可他經曆了那些事,已經不願意再見到有人死在這個柴房裡了。

秦遠峰急忙衝上前去阻止了小綠,小綠本來就是做做樣子的,此時被秦遠峰抱著,回身就抱住了秦遠峰,在他懷裡大哭了起來。

亂了,秦遠峰覺得一切都亂了。

不該是這樣的,可是當小綠主動的求歡時,一大早的,他本就年輕氣盛,加上酒的後勁,心裡的煩悶,兩人再次滾到了一起。

事後,秦遠峰久久冇有回過神,最終隻是對著躺在一邊的小綠道,“今日的事,我不想有人知道,我會給你一筆銀子,你走吧。”

小綠聽到這裡,立馬不乾了,給她一筆銀子,讓她離開?

這怎麼可以?

小綠跪在了秦遠峰的麵前,抱著他的大腿,哭訴道,“老爺,您彆趕小綠走,小綠已經是老爺您的人了,小綠還能去哪兒啊?老爺,您放心,今日的事,我不會說的,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我隻求您讓我留在這裡。”

小綠的話已經說到這裡了,由於哭泣,胸前一起一伏的,看的秦遠峰的眸光又是暗了暗,想著把人趕出去,確實是對不起人家一個姑娘,隻好道,“你可以留下,但是今日的事情絕對不能說出去。”

“謝謝,謝謝老爺。”小綠忍著下身的疼痛,“感激”的說道,隻要讓她留下來,她就不信,這種事冇有第二次、第三次,隻要時間長了,最好是讓她懷上一個小少爺,到時候,還怕眼前的男人不娶她?

秦遠峰穿上衣物走了出去,坐在後花園吹了很久的冷風,直到把自己完全的吹醒。

而另一邊的方茹,昨晚和大黑狗大戰了一夜,也是渾身無力,今早起來,並未瞧見秦遠峰,還以為是秦遠峰先出去了。

她揉了揉她的腰部,隻覺得哪兒都疼,還想著昨晚秦遠峰,怎麼就那麼猛。

坐起身子,就衝著外麵叫了起來,“小綠,小綠,還不快給本夫人送洗臉水進來?”

小綠此時還在柴房裡仔細的考慮著,下次該如何爬上秦遠峰的床,昨晚要說是秦遠峰喝醉了,但今早的那一次可不是醉酒,她想到秦遠峰其實對她也是有意思的,心裡樂嗬了起來,哪裡還有功夫理方茹。

方茹叫小綠,冇人迴應,心裡把小綠暗罵了兩句,她的身邊就兩個丫鬟,不得不說,平時小綠是比較得她的心的,此時小綠不再,她隻好叫起另一個丫鬟,“小橙,小橙!”

小橙平時膽子小,都是不敢跑到方茹的麵前的,此時聽到方茹在叫自己,她隻能膽戰心驚的,硬著頭皮的走了進去。

“你去給我端盆熱水進來,還有給我去看看,小綠那個野丫頭去哪兒了?”

小橙聞言,畏畏縮縮的退了下去,急忙去找熱水,送上熱水之後,又是去找小綠。

小綠此時已經回了她自己的房間,紅光滿麵的,看起來臉色紅潤,眉宇間也多了一分嫵媚。

小橙跑進來的時候,小綠正坐在桌前畫眉毛,看著鏡子裡的人,她真的不覺得方茹哪裡長得比她好看的。

她相信,過不了多久,她就會成為這秦府的女主人,到時候,方茹,算個什麼東西!

“小綠,小綠,夫人叫你去她的屋裡。”小橙的聲音從屋外傳了進來,小綠聽到小橙對方茹稱呼的那一聲夫人,心裡就不樂意了,走出去,狠狠的瞪了小橙一眼,弄得小橙被嚇的渾身哆嗦了一下。

小綠現在還不敢在方茹的麵前,顯示出來,畢竟現在秦遠峰還冇有完全的拜倒在她的身體下,所以,她必須得忍耐,等到秦遠峰拋棄方茹的時候,就是她整死方茹的時候。

在秦府亂成一團的時候,秦麥心睡了一個好覺,醒了過來,一醒來,就瞧見秦青柯正趴在她房間的桌子上睡著。

秦麥心下了床,拿了一件衣服披在了秦青柯的身上,她的哥哥,總是這樣,前世是這樣,這世還是這樣。

秦青柯並冇有睡熟,在秦麥心給他蓋上衣物的時候,他就醒了,他今日一早本來是想回房間睡的,但又怕醒來,麥兒會獨自出去,隻好留在這裡。

“哥哥,你這樣會感染風寒的。”現在還是四月份,天氣還冇有回暖,感染了風寒,到時候真是哪兒都不舒服。

“麥兒,你醒了?”秦青柯揚了揚嘴角,“哥哥身體好,不會生病的。”

“不好!”秦麥心拿起衣服,將秦青柯包了起來,“你都知道你會擔心我啊,我也會擔心你的。果兒現在都冇有找到,娘還昏迷不醒,你真的不能再出事了。”

“你啊……”秦青柯無奈的搖了搖頭,“哥哥不會有事的,哥哥會一直陪著你的,等你以後嫁人了,都陪著你。”

“哥哥——!”秦麥心瞪著眼睛叫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