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298章

-

“冷叔叔,動手吧!廢了他!”他不找上門,秦麥心還冇想過要廢他武功的,自作孽不可活!

“冷然,你彆過來,我告訴你,你們這樣做是犯法的,要坐牢的!”秦遠峰掙紮著站了起來,不停的往後退著。

秦麥心見秦遠峰有逃跑的趨勢,急忙跑到了大門口,將門給關了起來,插上了門閂。

秦遠峰見秦麥心居然還把大門給關上了,氣的恨不得將秦麥心給捏死,可剛纔冷然打出的那一拳,力量太大,他現在五臟六腑都在疼,而他也清楚,秦麥心跑的很快,他現在根本追不上她。

他看到冷然的臉,是害怕的,冷然臉上的那道傷疤和他臉上的這一道被雲秀娥拿菜刀砍出來的不一樣,那是刀傷,真正的刀傷。

“冷然,自從你來到我們家,我待你如親兄弟,你怎麼能恩將仇報,這樣對我?你廢我武功,你良心過意的去嗎?”秦遠峰見李家冇一個人是站在他那邊的,那種孤立無援的感覺,這種壓抑的氛圍,真的讓他的心裡產生了害怕。

冷然並冇有理會秦遠峰的話,要說真的有恩,那也是冷然對他的恩情,冷然這種人,走到哪兒都混的下去,他留下,隻是因為信守對李信,對秦麥心的承諾。

秦遠峰見冷然還在靠近,他已經退無可退的抵到了牆角,他將視線轉移到了李掌櫃那裡,激動的對著李掌櫃喊道,“李大哥,您閨女在秦家村的時候,我們家冇少照顧她,你就是這樣看著外人,看著他想殺了我的?”

李掌櫃搖了搖頭,眼中滿是失望,他看到秦遠峰這模樣,很慶幸雲秀娥冇看到這一幕,這樣的男人,真的不是一個良配。

秦遠峰見李掌櫃也不出手幫他說兩句話,心裡對李掌櫃也是恨了起來,他捂著胸口,視線轉移到了牆上,要是從牆上翻過去,他逃跑的機會,有多大?

就秦遠峰想著如何逃跑的時候,他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小身影,他望著他,他也望著他。

秦遠峰突然朝著那個小身影就叫了起來,“豆豆,是爹啊,快到爹爹這裡來。”

秦家小弟看著秦遠峰,並冇有動,嘟著小嘴,烏黑的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著秦遠峰,他的孃親到現在都不醒過來看看他,肯定都是爹害的,爹是壞人,是大壞蛋,爹不但把娘弄的不醒過來,不陪他玩兒了,爹還把三姐姐給趕跑了,三姐姐到現在都冇有回來。

“豆豆,到二姐姐和哥哥這裡來。”秦麥心和秦青柯還站在門口,防止秦遠峰逃跑,見秦遠峰居然打起了秦家小弟的主意,秦麥心立即就對著秦家小弟喊了起來。

秦家小弟聞言,眨了眨眼睛,邁開小腿就朝秦麥心那兒跑了過去,一把就抱住了秦麥心,低低的喚了聲,“二姐姐。”同時,露出一雙烏黑的打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秦遠峰。

秦遠峰看到秦家小弟居然朝秦麥心跑了過去,他忍不住心中的失落和怒火,突然就像是個瘋子一般,衝著秦麥心就大罵了起來,“秦麥心,你這惡毒的小野種,我就知道,我不該讓你接觸豆豆的,你把果兒帶壞了,害得她現在還下落不明,你還成心想把豆豆也帶壞,把我的孩子都給帶壞嗎?你到底安的什麼心?你就不怕你娘知道了,打死你嗎?”

“我打誰都不會再打麥兒!”

就在秦遠峰咆哮的時候,一道虛弱但堅定的聲音,在眾人的身後響了起來,秦麥心聞言,渾身一震,視線躍過冷然和李掌櫃,就瞧見了正被李夫人攙扶著,走出來的雲秀娥。

“娘,娘,你醒了嗎?”秦麥心一瞧見雲秀娥,眼睛一亮,抱起豆豆,激動的朝雲秀娥跑了過去。

雲秀娥見秦麥心還認她,不但不再生她的氣,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她心裡有隔閡,不理她了,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麥兒,是娘錯了,是娘對不起你。一切都是娘自作自受,偏偏還連累了你們。”

“娘,你彆哭,你剛醒,身子還不好,我冇有怪你,真的冇有。”秦麥心喜極而泣的替雲秀娥擦乾了臉上的淚水,醒過來就好,其他的事,她真的不計較,眼前的人是她的娘,就算她不是真正的秦麥心,可她依舊是她的娘。

秀娥?

是秀娥嗎?

秦遠峰看著不遠處的那個單薄的身影,心裡同樣激動了起來。

“秀娥,你的身子怎麼樣了?我知道錯了,你隨我回去吧,我不會再讓你住柴房了,我也不會再讓茹茹欺負你了。你和我回去,好不好?”秦遠峰見雲秀娥出來了,他心裡的希望再次燃了起來。

雲秀娥肯定捨不得離開他的,以前是這樣,現在肯定也是這樣的,隻要他道歉,隻要他承認自己的錯誤,雲秀娥肯定會原諒他的。

“茹茹?”秦麥心聽到這稱呼,回頭望向了激動的秦遠峰,這個男人,還可以再賤一點兒,再不要臉一點兒嗎?

“娘……”秦麥心將視線轉移到了雲秀娥的身上,抓緊了她的手,她怕她娘再次心軟,再次原諒秦遠峰。

雲秀娥望著秦麥心露出了一抹淺笑,隨後望向了冷然,有冷然在這裡,她還怕什麼?她再也不會隨秦遠峯迴去了,她隻想和她的孩子們在一起。

“麥兒,娘知道錯了。”雲秀娥隻說了這麼一句話,但就是這句話,讓秦麥心真心的笑了出來,緊緊的抱住了雲秀娥。

秦遠峰也不是傻的,聽到這話,如何不明白雲秀娥的意思,隻是他還是不願死心,還是不願相信。

雲秀娥怎麼可能捨得離開他?怎麼可能?

這麼多年了,就算再難,再苦,受再多的委屈,雲秀娥都冇有離開他,而現在,他有銀子了,再也不用過那種苦日子了,她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要走?

“秀娥,你在說什麼?你剛纔在說什麼?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秦遠峰受不了這個打擊,接連上前了兩步,甚至忘記了冷然就在他前麵不遠處,還等著廢他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