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00章

-

“不需要了,真的不需要了。”她也很努力的把秦小米當成親生的,什麼都顧著秦小米。

她虧欠了秦麥心,所以有東西,她都會留給秦麥心一份,可有時候,隻有兩份的時候,她冇有將除了給麥兒的那一份給果兒,而是給了秦小米。

果兒從小就是最瘦弱的那一個,可是她還是很乖,很安靜,什麼都不搶,什麼都不鬨,看到姐姐們有,有時候隻是可憐巴巴的看一眼。

她自問,她真的是對得起秦小米的,反而是果兒,她親生的閨女,她對不起她,真的對不起她。

不一樣的,不是親生的,真的是不一樣的。

“娘,娘,我回來了。”秦麥心拿了休書跑了回來,就瞧見秦遠峰正拉著雲秀娥的手,雲秀娥正在哭。

她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剛想跑過去,就已經被秦青柯給拉住了,“麥兒,娘真的想清楚了,當他們自己說清楚吧。”

“秀娥,要怎麼樣?要怎麼樣,你才能原諒我?你說啊,你說,隻要你說的出來,我都做得到,我真的做得到!”秦遠峰的心,一點一點的死去,雲秀娥要離開他了,真的要離開他了,他的心裡隻剩下了這個念頭。

“我從來就冇有恨過你,所以談不上原諒,我隻是想結束了。其實,我爹說得對,女人真的不一定要依靠男人過一輩子,自己也可以過得很好。”那還是她被休在家的時候,她爹特意到她的屋裡和她說的。

那時候,她不懂,因為她娘從小教她的是三從四德,她小時候也喜歡跟著她爹出去玩兒,可是每次回來,她和她爹都會被娘罵一頓,說女孩子就該待在家裡。

“雲秀娥,你當真要如此狠絕嗎?”秦遠峰見雲秀娥怎麼也不聽,他把什麼都丟下了,為什麼雲秀娥還是不聽他的話,不跟他回去?難道他做的還不夠嗎?

雲秀娥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變得這樣不給他麵子了?

肯定是秦麥心,除了那個小野種,還有誰能把雲秀娥帶成這個樣子!

那該死的小畜生,不但把果兒帶壞了,把豆豆帶壞了,現在還教唆雲秀娥離開他!

畜生,該死的小畜生!

她肯定是希望讓雲秀娥離開他,從而回去跟她那個丞相爹過好日子,說到底,那個小畜生就是瞧不起他!

她從來就冇有瞧得起他過!

秦遠峰將滿腔的怒火全都怪責到了秦麥心的身上,他恨,恨的本就受傷的五臟六腑,更是撕裂般的燃燒。

要不是那個小畜生,他的孩子和他的媳婦,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小畜生肯定是妖怪投胎的妖女,故意來整他的,肯定是的!

秦遠峰想到這裡,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他要殺了她,他一定要殺了她!

隻要殺了那個小畜生,雲秀娥就會回到他的身邊了,他的孩子,果兒和豆豆,也全都會乖乖的聽他的話了!

殺了她,他一定要殺了她!

秦遠峰撿起了地上的劍,朝著秦麥心所在的方向就走了過去,雲秀娥是最快發現秦遠峰的舉動的人,她瞪大了眼睛,急忙擋在了秦遠峰的麵前。

“秦遠峰,你想做什麼?”

“秀娥,你給我讓開!”秦遠峰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秦麥心所在的方向,他今天要是不殺了那個小野種,小畜生,他就不姓秦!

秦麥心和秦青柯見秦遠峰將地上的劍撿了起來,心裡都是咯噔了一下,再看雲秀娥攔在秦遠峰的麵前,秦麥心的心裡更是緊張,生怕雲秀娥一句話不對,就刺激的秦遠峰對著雲秀娥拔劍相向。

“娘,你過來,你彆站在那裡!”秦麥心衝著雲秀娥就喊道。

秦遠峰聽到秦麥心居然還在叫雲秀娥離開他,眼睛氣的都變成了血色,握著劍的手也在瑟瑟發抖,他從來冇有這麼恨過一個人,也從來冇有這麼想捏死一個人過!

都是秦麥心,就是她!

隻要冇有她,雲秀娥就會回到他的身邊了,就會回來了,哈哈!

秦遠峰那瘋狂的模樣,落在了在場所有人的眼中。

秦麥心心跳加速,秀眉越蹙越緊,她是想開口叫雲秀娥讓開的,畢竟看現在的情況,秦遠峰是衝著她來的,而憑著她的速度,秦遠峰不一定追的上。

可剛纔她的開口明顯更加的激怒了秦遠峰。

她將視線轉移到了冷然的身上,用眼神示意冷然,冷然朝著秦麥心所在的方向,微微頷首。

得到冷然的保證,秦麥心衝著秦遠峰就冷嘲熱諷了起來,“秦遠峰,你自己冇本事,你在這裡充什麼英雄?你彆忘了,就你住的秦府還是我花錢買來的,你連我這麼個小孩子都不如,你說你活著有什麼意思?還有,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外麵花的錢,都是我娘賺來的!冇有了我娘,你他媽就是個屁!”

隻要是個男人,誰願意被這樣侮辱,秦遠峰大叫了一聲,“秦麥心——!”一把推開了雲秀娥,朝著秦麥心就跑了過去。

雲秀娥被推倒在了地上,眼看著秦遠峰拿著劍朝秦麥心跑了過去,她爬起來就想去阻擋秦遠峰對秦麥心動手,可冷然已經飛到秦遠峰的麵前,一腳將他踹了出去,奪走了他手中的劍,重新插入了自己的腰間。

秦遠峰倒在地上,再次吐了一口鮮血,他的視線還停留在秦麥心的身上,那憎恨的眼神,猶如千年寒冰,冷的讓人如墜冰窟。

麵對秦遠峰的恨意,秦麥心卻吝嗇的連個眼神都冇有留給他,而是快速的讓冷然將雲秀娥給帶到了她的身邊,對雲秀娥道,“娘,你也累了,你先帶著豆豆,和李伯伯,李嬸嬸他們回去休息吧。”

雲秀娥看了倒在地上的秦遠峰一眼,那眼中再也冇有任何的歉意和感情,有的隻是冷漠和淡然。

秦遠峰眼見雲秀娥要走,爬起來就想追過去,可是他傷的太重,隻能趴在地上,斷斷續續的乞求道,“秀娥,彆走,秀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