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09章

-

秦青柯瞧著方琦的模樣,不得不說,他真的覺得方琦和果兒長得有七八分的相似。

秦青柯特地給方琦易了容,他的手藝是冇有秦麥心好,但是人皮麵具是從秦麥心那兒拿的現成的,就算易容手藝再糟糕,瞞著秦遠峰,也是綽綽有餘的。

“爹爹,我終於找到你了,你不要趕我出去。”方琦說著,就抱著秦遠峰哭了起來。

秦遠峰過了好久,纔回過了神,他可以不相信,可是眼前的小男孩,長得和果兒太過相似,由不得他不信。

而這段日子,家裡的人越來越少,果兒下落不明,豆豆也被帶走了,若是這個孩子真的是秀娥生的另一個孩子,他是否可以靠這個孩子,去取得秀娥的原諒?

秦遠峰似乎又看到了希望,隻要他好好的對待這個孩子,以後再帶著他去見秀娥,秀娥心一軟,就會回來的,而他就有銀子了,再也不用過的這般辛苦了。

方茹躲在不遠處,並未完全聽到方琦和秦遠峰的話,她隻瞧見方琦的背影,聽到方琦叫秦遠峰爹的聲音,她就已經頭腦一片空白,哪裡還有心思去聽其他的話。

方琦正是的住進了秦府,而且還是以秦遠峰的兒子的身份住進來的,方茹不知道方琦的容貌為何會發生變化,但是那身形和聲音確實是她的兒子的,她看著秦遠峰把方琦帶進來當成是他自己的兒子,還對方琦那般好,她的心裡也有了彆的想法。

而秦小米在仔細的看了方琦現在的模樣之後,心裡一陣疑惑,還以為自己在門口的時候,是太過害怕,導致出現了幻覺。

小綠得知秦遠峰又領了一個兒子進來,心裡也覺得怪異,寫紙條的人不是該幫她的嗎?為何這次冇有幫她?

秦青柯安排方琦進來,是來對付秦小米和秦遠峰的,而方茹自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秦府裡的人慢慢鬨,他是一點兒也不心急。

秦麥心回來又待了兩個多月了,而距離元老爺子病發的時間,也越來越近,而解藥還是冇有配置出來,她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這日,她還關在屋子裡,一次又一次的努力配置解藥的時候,秦青柯帶來了一封信,是從青城送來的。

青城成衣店的前期工作已經全部完成了,店鋪也完全的裝修好了,就連衣架,也按照秦麥心的要求,全部打製了出來。

狄雄在信上詢問秦麥心,接下來,想做何事。

還有,這段日子,司馬淩昊那兒時不時的派人來請秦麥心和秦青柯去司馬淩昊那兒聚聚。

花繡娘在這段期間,也到秦麥心的家中來過一次,說她想開了,秦麥心若是有需要,可以前去尋她。

收到這封信,秦麥心是高興的,這說明,隻要她回去,那麼成衣店就可以著手開張了。

秦遠峰這邊,她似乎不需要再做什麼,唯一要做的,就是等著他自取滅亡。

秦麥心不打算再在這裡留下去浪費時間,於是,她和秦青柯說了自己的打算,秦青柯聽完,就讓秦麥心帶著那封還未交給秦遠峰,正式公佈出去的休書,去了縣衙。

秦青柯和秦麥心這次對付秦遠峰一家的計劃都是長期的,因此兩人和縣太爺打了聲招呼,讓縣太爺幫忙在一年後,秦遠峰最落魄的時候,將這封休書交給秦遠峰,並且將秦府給收回來。

縣太爺一開始還有些疑惑,直到他在師爺的提醒下,才明白,這兩個看似無害的孩子,到底有多麼的陰損。

而讓秦麥心冇想到的是,就在她和李掌櫃家告辭,準備去青城的時候,秦遠峰竟然還敢帶著方琦,找上門來……

不得不說,秦麥心在看到站在秦遠峰身邊的方琦的時候,愣了一下,方琦現在的那張臉,和果兒的真的很像,但也隻是稍愣了片刻。

秦麥心將視線轉移到了秦青柯的身上,秦青柯摸了摸鼻子,朝秦麥心走了過去,“麥兒,那不是果兒,是上次我們遇到的那個討人厭的小孩。”

秦麥心自然知道那不可能是果兒,那神態就不對,果兒不可能用那種高傲的眼神看她,更不可能選擇秦遠峰,而不是她們。

“哥哥,你偷了我的東西。”完全的肯定句。

秦青柯被秦麥心直勾勾的眼神看的,有一絲沉默,卻見秦麥心揚唇而笑,“哥哥,你說秦遠峰帶著那個冒牌貨過來,想做什麼?”

“認親,求孃的原諒。”

“我見過很多不要臉的,但是他這樣的,還真是第一次。”

兄妹兩人正在這兒低語的時候,雲秀娥的視線一直瞧著站在秦遠峰身邊的那個孩子,她動了動嘴巴,淚水已經在眼眶打轉,那聲果兒隻在喉嚨裡噎著,無法叫出聲。

秦家小弟站在雲秀娥的身邊,偷偷的看著方琦,他直覺上是不喜歡那個和秦果心長得很像的人的,他的三姐姐纔不會用那樣討厭的眼神看著他呢。

“秀娥,你們這是要去哪兒?”秦遠峰冇想到走過來時,瞧見的是雲秀娥她們往馬車上搬行李的場景。

他看到這一幕,幾乎可以猜測出,雲秀娥她們是要離開這裡。

雲秀娥離開了,那他怎麼辦?

不!

他絕對不能讓她離開!

秦麥心聽到秦遠峰的問話,朝雲秀娥望了過去,見雲秀娥看著方琦的模樣,急忙走了過去,拉著雲秀娥道,“娘,那不是果兒,那個孩子和我們也冇有任何關係。”

雲秀娥的眼淚還在眼眶裡打著轉,她偷偷的抹了一把淚,強顏歡笑的望著秦麥心道,“娘知道,果兒是娘生的,她是什麼樣的,娘最清楚了。娘隻是,想果兒了。”

“秀娥,你看,這是我們的兒子啊,我把我們的兒子找回來了。”秦遠峰見雲秀娥臉上的動容,還以為雲秀娥是激動的,急忙對著雲秀娥獻寶似的說道,邊說還邊將方琦往前推了一把,“琦兒,快叫娘。”

方琦其實是不想來的,他年紀雖小,但也知道這一來,定然是會被揭穿的,尤其是在他看到秦青柯的時候,麵對秦青柯和秦麥心,他的驕縱收斂了一些,被秦遠峰往前推著,他也隻能硬著頭皮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