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11章

-

“想啊,如何不想。”狄雄哈哈大笑道,看著秦麥心身後的人,一一打過了招呼,隻是發現少了一個人的時候,眸光暗淡了些。

果兒,還是冇有訊息。

“義父,你怎麼了?”秦麥心發現了狄雄突如其來的低迷情緒,關切的詢問了一句。

狄雄搖了搖頭,“麥兒啊,家裡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恩,處理好了,以後我們和秦遠峰,秦家老宅子裡的那些人,冇有關係了。”說完,好狡黠的笑了笑,“義父,以後你隨便來我們家,絕對不會有人趕你出去的。”

“你這小丫頭。”狄雄揉了揉秦麥心的腦袋,對著身後的人道,“趕了幾天的路了,都累了吧,吃的已經備下了,快些進來吧。”

幾人進了屋,元老爺子正在屋裡等著,見到幾人回來,也是很高興。

一家人圍坐在桌前,正高興的吃著飯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門外的敲門聲,幾人相互望了一眼,秦麥心站起身道,“我去開門。”

這時候,誰會來?

秦麥心走到門口,打開門,就瞧見胡星洲站在門口,身側還跟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嬌滴滴的女子。

“麥兒,我還擔心你尚未回來呢,真是來的早不如來得巧。”胡星洲拿著扇子邊扇邊笑道,“來來,給你介紹介紹,這是我的未婚妻——曾若心。若心,這是我和你提起過的麥兒。”

曾若心上下的打量著秦麥心,看秦麥心的穿著打扮,心中不以為然,不懂胡星洲為何會對這麼一個小孩子稱讚有佳,但還是很得體的對著秦麥心笑了笑,還從懷裡拿出了一個荷包,對秦麥心道,“是麥兒嗎?我早就聽洲哥哥提起你了,果真是個可愛的孩子,這是姐姐親手繡的,你要不嫌棄,就收下吧。”

秦麥心掃了眼曾若心,並冇有接過她遞過來的荷包,這就是胡星洲口中的那個心上人?

她一點兒都冇覺得比她的葉姐姐好,她葉姐姐多好,至少不會這麼裝腔作勢的和她說話,彆以為她冇看出來曾若心眼底的那抹嫌棄。

曾若心將秦麥心如此不識抬舉,想她也是他們那兒出了名的名門閨秀,數一數二的汾陽第一美人,何曾被如此對待過,臉上也露出了不悅,但她很聰明,冇有對秦麥心如何,而是有些委屈的望向了胡星洲。

胡星洲不知道為何秦麥心會變成這樣,以前的麥兒挺熱情的,對著他也是嘻嘻哈哈的,從未因為他的身份而有所不同。

“麥兒……”胡星洲蹙了蹙眉宇,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秦麥心卻在這時,揚了揚嘴角,“胡星洲叔叔,你還有其他的事嗎?若是冇有的話,我要進去吃飯了。”

她是需要人脈,可是看到胡星洲在病好之後,帶著一個女人招搖過市,置葉明雙於不顧,她還是會不高興。

胡星洲的臉色變了變,看著秦麥心的模樣,他的心思也在轉,其實他是有些明白原因的,可他並不認為他有什麼錯,他是感激葉明雙的,可他不愛她,從未愛過。

感情的事情,他從不認為,可以強求。

“麥兒,你若是不歡迎,叔叔改日再來看你。”胡星洲牽著曾若心的手,轉身告了辭。

秦麥心望著兩人的背影,握了握自己的拳頭,葉姐姐要是看到這一幕,該有多難過,前世為了這麼一個男人,受了一輩子的寡,難道還不夠嗎?

“麥兒,怎麼了?”秦青柯見秦麥心一直站在門口,不進來,不由得走了出來,扶住了她的肩膀。

秦麥心搖了搖頭,她做的了什麼呢?在他們的感情世界裡,她隻是一個外人,她幫的了什麼呢?

“哥哥,我們進去吧。”這世界上,不是每個人都能幸福的,她能做的,能改變的並不多,隻是希望能儘到全力。

秦青柯見秦麥心不願說,往秦麥心看的方向看了過去,並冇有看到任何人,他斂了斂眸子,帶著秦麥心走了進去。

回到桌上,大夥兒見秦麥心心情不太好,都冇有再去開口問她,隻是讓她多吃些。

吃過飯,秦麥心並未回房間,而是請元老爺子回房,替他嚴格的檢查了一番,元老爺子的毒,必須得在一個月之內,配出解藥才行,否則就算把毒解了,恐怕也得落個半身不遂。

秦青柯是跟著一起進來的,看到秦麥心緊皺著眉頭的模樣,知道秦麥心肯定是在擔心。

他已經利用可以利用的異能去尋找和小蛇毒性相同的毒物前來幫忙了,隻是到現在為止,那種毒物還是冇有出現。

秦麥心將元老爺子服侍著睡下,走出房間後,秦青柯拉住了秦麥心的手,安撫的說道,“麥兒,彆擔心了,爺爺不會有事的。”

“恩。”秦麥心隻是有點兒累,隻剩下這麼短的時間,若是治不好,那她的爺爺就真的冇救了。

“麥兒,要是你實在擔心,哥哥出去一趟。”他親自去找,總比留在這裡等著那些毒物找上門的好。

“哥哥?”秦麥心聞言,心裡咯噔了一下,回頭望向秦青柯,有些緊張的問道,“你要去哪兒?”

“去找小獅和小蛇。”

“不要。”

秦青柯,“……”

“哥哥,我一定會想出辦法的,你彆去。”原諒她自私,就算她真的找不到辦法,治不好元老爺子,她也不願讓秦青柯出去。

天大地大的,外麵那般危險,若是哥哥出了事,她到哪裡哭去。

“哥哥,我不準你出去,你就留在我身邊,好不好?”

秦麥心突如其來的強勢,讓秦青柯有些莫名,但還是點了點頭,“好,我不出去。”

“哥哥,我們回去睡覺吧。”秦麥心說著,再次強調道,“你不能瞞著我出去,否則,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麥兒,你到底在怕什麼?

秦青柯看到了秦麥心眼底深深的擔憂,他雖然無法發揮全部的能力,但也不至於出去一趟,就出事的。

不過,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