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12章

-

他似乎也有些不放心,將麥兒一個人留在這兒,畢竟接下來,麥兒要做,要處理的事情,還有許多。

“哥哥,你聽到冇有?不準離開我。”

秦青柯見秦麥心如此執著的要他再三同意,無奈的笑了笑,“傻瓜,哥哥答應你了,不離開你。”

秦麥心聽到這裡,一直吊在半空中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哥哥,回去吧,回去睡覺。”

明天起來,她要去找一找花繡娘和楊老頭,花繡娘已經答應會來幫她了,可是楊老頭還未答應。

賺錢,開展人脈,找到果兒,這纔是她最主要的任務。

翌日,秦麥心起了個大早,起來給一家人做了早飯,順便打包了兩份,拿著就朝花繡娘和楊老頭那兒走了去。

“花姨,我回來了,你在家嗎?”秦麥心走到花繡孃的屋前,就衝著屋裡叫了起來。

花繡娘很快就出現在了秦麥心的麵前,秦麥心彎著眼睛,提起手裡的東西,笑著道,“花姨,我給你送吃的來啦。我走了這麼久,你有冇有想我?”

看到秦麥心的那張滿是笑意的小臉,花繡娘一向清冷的臉部線條,也柔和了下來,但並未回答秦麥心那自來熟的話語,隻是對她道,“進來吧。”

“花姨,我義父說,你願意來幫我們了,是真的嗎?”將東西放到了桌上,秦麥心盛了一碗地瓜粥放在了花繡孃的麵前,趁熱打鐵的問道。

“恩。”花繡娘看到秦麥心光彩奪目的眸子,見她高興,也露出了一抹極淺的笑意,“你若不怕我克了你,阻礙了你的生意……”

秦麥心一聽這話,急忙插嘴打斷道,“花姨,我相信你,什麼克人的,都是彆人亂說的,你這麼好的人,能來幫我們家,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

花繡娘聽到秦麥心的這話,心裡的一點兒疑慮也是消除了,她躲在家裡躲了這麼多年了,或許真的該出去見見世麵了。

“麥兒,除了我,你是否還有其他繡孃的人選?若你們家當真要置辦成衣店,身後是否有足夠強大的勢力,還有皇上他那兒……”

秦麥心見花繡娘連老皇帝那兒都提到了,有些詫異的望了她一就收回了視線,和花繡娘說道,“花姨,我親爹是當朝丞相,我救過錦妃和小公主,皇上有同意讓我隨便開店鋪的。”

說到這兒,彎了彎眼睛,望著花繡娘道,“花姨,你聽說過糖心坊嗎?”

“糖心坊?”花繡娘自然是聽說過的,她雖然不再過問世事,可糖心坊的事情,傳的極為廣泛,整個司馬國恐怕無人不知,糖心坊這個在短短兩年之內崛起的連一家店鋪都冇有,隻有一個招牌的,製作衣物極為精美貼心的牌子。

“花姨,糖心坊是我們家創辦出來的。”

秦麥心的話,衝擊力太大,就連花繡娘聽到這話,一時間也冇有回過神來,秦麥心見狀,繼續說道,“我們家打算把糖心坊辦成實體店,所以需要您的幫忙。”

“實體店?”

“呃。”秦麥心想了想解釋道,“實體店是在一定的硬體設施,比如營業場所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地點相對固定的以營利為目的的商業機構,它的商品既可以是實物,也可以是虛擬商品。”

秦麥心的解釋還是太過現代化,花繡娘並未聽明白,秦麥心乾脆用最簡單明瞭的話,和花繡娘說道,“就是開鋪子,開個成衣店,買衣物。”

“你如此說,我倒是明白了。隻是,就算做了這些,魏家那邊,你是否和他們商量過?他們是否願意讓你們進入這個行業?”

“他們不願意。”秦麥心很直白的和花繡娘說道,“所以,花姨,我們要開這個店,可能會遇到很多困難,我可能隨時都會冇錢,到最後,可能連你都工錢都付不起,你怕不怕?”

花繡娘看著秦麥心明顯超出同齡孩子的冷靜和淡然,微微一笑,“我年輕的時候,最愛的便是挑戰。自然是不怕的。”

秦麥心找人,自然是事先打聽清楚品性的,而且是百事通介紹的,她相信百事通,冇有什麼好懷疑的,聽到這裡,也是笑了起來,“花姨,那以後就多多麻煩你了。對了,你說的繡孃的事情,除了你,我冇有找到合適的人。”

秦麥心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要是找的人不好,我怕有魏家的人,把我們的東西傳出去,也怕繡工不夠好,還怕……”

前世,她進軍服裝業的時候,魏家已經是大廈將傾了,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攻占了進去,可如今,魏家還冇有垮。

“麥兒,你身邊還有多少銀兩?若是銀兩足夠的話,舉辦一場刺繡大賽吧。”

“刺繡大賽?”

“是的,你也應該聽說了,多年前,花姨便是參加了刺繡大賽。能進入到最後決賽的人,繡工絕對不會差,你可以將她們留下來,讓她們幫你,若是不願意的,可以離開,但總有人願意留下來幫你的。”

“花姨,謝謝你,我知道了。”秦麥心聽了花繡孃的話,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

她可以用糖心坊的名義對全國進行招募,舉行一場全國大賽,隻要獎勵足夠豐厚,定然是有人願意來的,這樣還可以給糖心坊打免費的廣告。

不過,魏家得知之後,肯定也會來動手腳。

如果魏康宗真的敢來搞破壞,那她正好趁機抓他的把柄,有了把柄在手,要扳倒魏康宗,似乎來的更簡單一些。

“花姨,我先回去和義父商量一下具體的事宜,明天再來找你,到時候請您幫我瞧瞧具體的大賽步驟,和需要改善的地方。”

“好,路上小心些。”

“恩恩。”

秦麥心急著回去找狄雄商量,但還是去了楊老頭那兒一趟,楊老頭最近這段時間都冇有瞧見秦麥心,心裡還哼哼,小孩子果然是玩鬨的心性,隻這麼點時間,就堅持不住了,直到,秦麥心再次敲響他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