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15章

-

秦麥心看著司馬淩昊此時的模樣,蹙了蹙眉,抓住了秦青柯的手,對著司馬淩昊開口道,“十三皇子,既然你有時間,小女子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的。”

“麥兒?”

秦麥心揹著司馬淩昊的視線,衝秦青柯眨了眨眼,抓著秦青柯的手也用力了幾分,她不喜歡和司馬淩昊有所接觸,但有些事是必須答應下來的。

她太瞭解司馬淩昊,狗急了還會跳牆,更何況司馬淩昊再落魄,他也還是個皇子,還是一條不叫,但會咬人的惡狗。

“十三皇子,那接下來就勞煩你了。”她不想理會司馬淩昊提出這個要求是打的什麼主意,但既然他提出來了,她是不會再那麼蠢的像前世那樣,替他省錢的。

秦麥心突然答應下來的態度,倒是有些出乎司馬淩昊的預料,他深深的看了秦麥心一眼,眼中的興致更濃,若是能拿下秦麥心,對他來說,那絕對是錦上添花的好事。

秦麥心被司馬淩昊的眼神看的心裡有些發毛,同時也有些厭惡,要是可以,她是真的不想和他有任何接觸的。

秦青柯見秦麥心如此說,也不好再去阻止,隻是看著司馬淩昊的眼神有些不善,前世麥兒就是嫁給這個男人,才死的莫名其妙的。

這輩子,他無論如何都要杜絕她們兩人在一起。

“元小姐,時間尚早,不如本皇子現在就陪你出去逛逛?”司馬淩昊站起身,微笑著望著秦麥心道。

陽光灑落,映照著他的側臉,紫色衣袂在微風中輕拂,有種奪人眼球的逆光之美。

秦麥心望著眼前的少年,搖了搖頭,“十三皇子,我餓了,冇有吃到鮑魚,我是不會走的。”

司馬淩昊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唇角的弧度越發的明顯了起來,“元小姐是怕本皇子賴賬?”

“不!”秦麥心開口否認道,“十三皇子自然是不會言而無信的。”

“隻是……”秦麥心停頓了片刻,有些羞射的道,“十三皇子,您也知道,我出門都是要坐三十六人抬的大轎子的。可是,您也知道這男女授受不親,我們身份有彆,這裡麵可冇有你的位置呢。總不能我和哥哥坐轎子,你在外麵走吧。”

司馬淩昊看著秦麥心的模樣,若非從未見過秦麥心,得罪過她,他甚至覺得眼前的人,是在故意的為難他,更甚至是在惡意的羞辱他。

他斂了斂眸,壓抑住了心底的那些情緒,笑著道,“本皇子可以騎馬與元小姐同行。”

“既然十三皇子不介意到外麵拋頭露麵的話,我自是很高興有十三皇子陪行的。”司馬淩昊要是真的在她的三十六人抬大轎旁邊騎著馬,那無疑是在對著青城所有百姓宣佈,這大轎子是他十三皇子府裡的。

而如今的老皇帝,這忌諱的就是自己的兒子有錢,在他看來,皇子有了錢,就會不安分,一不安分,就會威脅到他的皇位。

因此,他可以將全國的各大行業分配給朝廷大臣的親戚朋友壟斷,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兒子去接觸這些行業。

畢竟,壟斷之後,錢到最終還是有一大半會到他的手裡的。

司馬淩昊在聽到秦麥心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想到了這一點,他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可又無法出爾反爾。

這個小丫頭,這個小丫頭,似乎一直在將他往陰溝裡帶。

秦麥心就是要讓司馬淩昊明白,就是要看他吃癟的樣子,看到他難受,她的心情就好了。

霍楓去準備鮑魚,準備了兩個多時辰,冇有銀子,隻能去借,而在青城他認識的有銀子,還站在他家主子這邊的,也就隻有一個胡星洲了,偏偏胡星洲陪他的那個心上人逛街去了,等他把人等回來,買回來東西,再燉好,已經是兩個時辰後。

而這時的秦麥心已經讓司馬淩昊派人去找了許多價值不菲的食物代替了,在看到鮑魚的時候,秦麥心剛吃飽。

秦麥心看到霍楓和他身後端著鮑魚的婢女,打了個飽嗝道,“十三皇子,你的屬下辦事效率,好低啊。”

司馬淩昊並未說話,秦麥心就這一頓,就吃了他府邸近三個月的開銷,他似笑非笑的看著秦麥心,若是秦麥心再這般下去,他當真是懷疑,她是有意在他麵前表現的如此差勁的。

好吃懶做,嬌蠻任性,牙尖嘴利,鋪張浪費。

這樣四個詞放在一個姑孃家的身上,絕對會讓人生厭,但奇怪的是,司馬淩昊看到如此這般的秦麥心,並未生出任何厭惡的感覺,反而想一探究竟。

秦青柯和秦麥心的身份,他調查的很清楚,元丞相生養在外麵的兒女,本來這樣的孩子回到丞相府,定是受欺負的人選。

可偏偏,她一回去,就將丞相府攪了個天翻地覆,甚至還救過太子妃和錦妃。

秦麥心最討厭的就是司馬淩昊的這個表情,要笑不笑,好像抽風了似的,她站起身就走到了霍楓身後的婢女麵前,打開了放置鮑魚的盅子,隨即伸出手指,在霍楓冒火的時候,在鮑魚上麵,挨個的戳了過去。

“這鮑魚一點兒都不好。”秦麥心說著,拿起那婢女手裡的盅子,走到涼亭的邊緣,嘩啦的一下,就將裡麵的鮑魚全都倒進了池子裡。

“你——!”霍楓拔劍就朝秦麥心飛了過去,秦青柯見狀,拿起桌上的茶杯,就朝霍楓砸了過去,茶杯準確無誤的砸在了霍楓的眼睛附近,也使得霍楓的劍刺了個歪。

秦麥心見霍楓朝自己刺來,就已經想好如何躲避,順便再問司馬淩昊討點醫藥費了。

結果,秦青柯的突然出手,讓霍楓亂了陣腳,秦麥心見狀,身子一閃,順便在霍楓的屁股上踹了一腳,一腳將他踹到池子的同時,自己也裝作被撞的模樣,跌進了池子裡。

“麥兒——!”秦青柯大叫了一聲,也不顧自己不會遊泳,朝著池子就跳了下去。

司馬淩昊冇想到霍楓會如此衝動,眼看著秦麥心掉了下去,他的心也是一緊,幾乎在秦青柯跳下去的同時,也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