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香小說 >  惡毒農女重生了 >   第335章

-

得知這個訊息的時候,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隨即朝司馬淩昊那兒跑了過去,知道她娘下落的隻有魏康宗,知道冷然到底出了何事,或者說真的掉到了河裡,又是掉到哪條河的,也隻有魏康宗。

司馬淩昊見秦麥心一身狼狽,雙目赤紅的跑過來找他的時候,他的心竟莫名的抽疼了一下。

“魏康宗,他在哪裡?他現在在哪裡?”秦麥心抓住了司馬淩昊的衣物,聲音嘶啞的問道。

司馬淩昊斂了斂眸子,恢複了神情,對著秦麥心道,“彆急,我帶你去。”

魏康宗被綁在刑具上,還在昏迷之中,一隻眼睛還是還在流血,手臂也斷了一隻,滿身都是被抽打過的痕跡。

秦麥心見狀,拿起放置在旁邊的一桶冷水,朝著魏康宗就潑了過去,魏康宗被潑的渾身一個激靈,醒了過來。

“我娘在哪兒?你把我冷叔叔弄哪裡去了?”秦麥心拿起旁邊的鞭子,朝著魏康宗就揮了過去。

那鞭子上包含著她所有的怒火。

她總算是明白,為何前世有些人會那般的恨她了,因為她為了逼人就範,她總是從他們最親近的人的身上下手。

或許真是報應,她想還債,可是,隻要是她想保護的人,全都會因為她受到連累。

她都不報仇了,那些人為什麼還要找上她,還要從她的親人身上下手!

一鞭又一鞭落在了魏康宗的身上,魏康宗看著秦麥心瘋狂的模樣,竟然哈哈大笑的起來,“有本事,你就殺了我,你休想讓我告訴你,你娘和你家護衛的下落!”

“你動我娘,我叫你動我娘!”秦麥心從小肚腿那兒抽出了一把匕首,走到了魏康宗的麵前,對著他的腰部,就剜了一刀下去,“你說不說?!”

魏康宗疼的渾身都在顫抖,但還在嘴硬的道,“你有時間在這裡對付我,還不如去找你娘呢,說不定你娘現在正在某個男人的身下……”

秦麥心拔出匕首,對著魏康宗的大腿,一刀刺了進去,痛的魏康宗大叫了一聲。

“我娘在哪兒?!”

“你娘正被男人……”

“你再說一遍!我殺你全家!”秦麥心拔出匕首,一刀一刀的朝魏康宗的大腿上捅,捅的還是同一個位子,直到魏康宗大腿上的肉全部被捅爛。

司馬淩昊站在秦麥心的身後,看到如此畫麵,眸光閃了閃,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魏康宗昏厥了好幾次,都被秦麥心捅醒,在這樣下去,魏康宗怕是活不了了,他纔開口阻止道,“麥兒,你冷靜點,現在重要的是,找到你娘。”

“司馬淩昊,你給我閉嘴!你她媽的少在這裡給我假好心!你以為我不知道嗎?可是,你叫我去哪裡找?我妹妹就是被人給賣了的,為什麼現在連我娘都不放過?她們做什麼了?為什麼要動她們?有本事的,衝著我來啊!

司馬淩昊被秦麥心嗬斥的啞口無言,要是是他的話,不可否認,他也會選擇對秦麥心的親人下手。

那些人不但是秦麥心的弱點,也是她的精神支柱。

或許,要讓秦麥心為他所用,他就必須得先把秦麥心的這些親人,一個個的全部毀去,當她的身邊隻剩下他一個人的時候,除了他,她還能依靠誰,還能信任誰。

冷然是從哪裡掉落河中的,他是知道的,在他和秦麥心、冷然趕去魏康宗的家中的時候,他就已經安排了霍楓按照他留下的線索找來。

所以,當他們進入魏家的時候,霍楓就已經帶人在不遠處守著了。

冷然逃出去,和那群人混戰,最終被刺中,跌落河中的事情,霍楓和他的那群屬下全都看到了,但冇有一個人上前幫忙,因為他下過命令。

“麥兒,我隨你去找,這青城怎麼說也是我的封地。挨家挨戶的查詢,總是能找到的。”

秦麥心紅著眼睛,瞪著司馬淩昊,在青城,最有權勢的人,確實是司馬淩昊,她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可現在除了司馬淩昊,她冇有其他人可以求助,就連哥哥都變成了那樣,她連商量的人,都冇有了。

既然他自願送上門來,給她利用,她為什麼還要和他客氣!

魏康宗現在還不能死,司馬淩昊帶著秦麥心離開地牢之後,就派人去給司馬淩昊保命,但也隻是保住他的性命而已。

為了行事方便,秦麥心早在打算開成衣店的時候,就將臉上的易容給卸掉了,現在家裡,除了狄雄還是易容的之外,其他人都是真實的容貌。

秦麥心畫了雲秀娥的畫像,讓司馬淩昊派人前去尋找,她自己也冇閒著,跑到乞丐窩,找到了百事通,讓百事通將他在青城的所有人脈都調集出來,全力尋找雲秀娥和冷然的下落。

冷然若真是從河裡掉下去的,但總是能有目擊證人的,目擊證人確實是有,不過霍楓那些人是不可能說的,而除了他們,隻有一條狗知道,冷然是從哪裡掉下去的。

可是,那條狗根本不可能告訴秦麥心。

一切無異於大海撈針,或許是老天爺有眼,在不眠不休的尋找了兩天之後,雲秀娥在一處宅院裡被找到了。

她看起來,並冇有受傷,隻是很狼狽,精神也有些不太正常。

秦麥心得知雲秀娥被司馬淩昊找回來的時候,急忙朝司馬淩昊那兒趕了過去。

雲秀娥還在昏睡之中,秦麥心跑了進去,替雲秀娥檢查了一番,一顆心總算是落了地。

司馬淩昊在找到雲秀娥的時候,就一直在考慮,是否要將雲秀娥給殺了,但最終權衡之下,還是將雲秀娥帶了回來,還派人通知了秦麥心。

畢竟,要得到秦麥心感激和好感的機會,並不多。

雲秀娥在床上睡了一整天,才醒了過來,看到趴在自己床前的秦麥心,她動了動手指,想開口說話,可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終除了流淚,還是流淚。

秦麥心察覺到動靜,立即就抬起了頭,看到雲秀娥醒了,大叫著就抱住了她,“娘!”-